搬家

收拾东西总是让人有种抓狂的感觉 不置可否的东西最难让人决断 扔掉了可惜 留着似乎又用不着 对于我这种患得患失的人来说最过于痛苦 当然 收拾东西也会让人有种向后看的冲动 仿佛是推开了一扇锁着很久了的木门 阳光直射进屋内 风和光线让空气中的尘土顿时现行 踩着发出吱吱呀呀作响的木制阶梯来到顶楼 发现除了尘土之外 其实可以留下的东西基本上已经没有了 于是 敞开着窗子 锁上门 轻声退去

自我感觉不是一个特别恋旧的人 即便相恋 不过也是相恋过往的自我和那种欢愉的状态 与人无关 于是乎 触景生情的只是景致中过去的自我 睹物思人只是告诉自己曾经自己做过些什么而已 时间久了 无形中添置的物件就像树干上的叶子般横七竖八的随意生长 而搬家 就是要站在树下 摇晃树干 把不要的 发黄了的树叶摇下来 然后围城一小撮 烧掉 碍眼的枝干 也可以折下 同样最终将化为浓烟 稀释在空气中 然后假装根本没有过

不喜欢搬家的原因不光是因为懒惰 而是逐渐培养出来的感觉又要再次以打破 着实让慢热的人接受不了 即便对当下在多的不满 也不愿意轻易挪动 这也是为什么7年来才搬过不到7次家的原因 好在适应能力强 已经开始构思着如何布置新的住址 开始继续添置各种物件

不知不觉也到了一个让人尴尬的年龄 看房子的时候突兀的被叫哥哥 才发现自己貌似过了18岁的生日好多年了 算了一下即使被叫叔叔也刚合适 也就便罢 还是哥哥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