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堂春慢 · 慶祝澳洲昆華作協成立二十五週年

文/江哲彥

昆海東風,金沙水爍,
天高碧洗明暉。
展翅鯤鵬留羽,萬里芳菲。
憶昔日詩文彩,滿樹花蝶蜂飛。
異域揚漢典,肇筆中元,丕柱辭禕。

逸華傳神人物,譯文煌曉蒂,瑰麗奇稀。
還有鐘宏飄緲,老呂葩緋。
新燕呢喃報喜,廿五載、留賦聲蜚。
醉看韋鋼寫意,佳繪藍湘,錦繡光輝。
(2017-11-5)

七絕 · 布村初夏午後即景

文/ 江哲彥

風輕日麗白桉揚,老樹新枝佇鳳凰。
碧宇纖雲情切切,芳菲滿苑任徜徉。
(2017-11-13)

七絕 · 布村暮奇景

文/ 江哲彥

鳳凰張翼暮雲青,小樹枝疏鵲躍庭。
逐日紅霞歸隱逸,仙人把酒對天星。
(2017-11-15)

五絕 · 布村葉茂

文/江哲彥

林間生紫氣,山鳥覓雲蹤。
溪淺無人見,幽然若夢憧。
(2017-11-14)

七絕 · 布村郭府仙歌

文/江哲彥

紅黃翠綠滿園菁,晨鳥低飛向日鳴。
鶴逐河邊魚躍水,仙人飲露唱天明。
(2017-11-14)

七絕 · 繁菲溢彩

文/江哲彥

春風化雨潤西山,萬紫千紅澗水潺。
引頸高鳴歌一曲,天花墜此我欣還。
(2017-11-13)

七絕 · 讚李純先生

七絕 · 讚李純先生
文/江哲彥

摩天泰嶽沐霞光,大典觀瞻正氣昂。
一覽千山雲底小,南洲愜憶夢悠揚。
(2017-11-13)

《风动石》(英文短篇小说译文)江哲彦 作/译

《风动石》

江哲彦 作/译

淡黃色的粗砂和奇形怪状的礁石在鼓浪屿的海边荡涤着太平洋的波浪,历经数百万年。岛上東北角的海滩上有一块圆礁石,當有人推它的时候,它就会滚动,很有意思。当地人称它风动石。

1908 年秋天一个美丽的日子里,停泊在厦门港口的美国海军阿肯色号军舰上,一个水手托马斯 · 西尔弗曼与舰上其他十二位水手,吃了欢迎午餐后,划着小艇上了鼓浪屿。舢舨和褐帆船上的人看着这些白种人,并向他们挥了挥手。托马斯和他的袍泽也挥手回应。

 

“汤姆,我们能找些喝的和这里的女孩吧,” 吉米说道。

“我不知道,”托马斯回答说。他们登上花岗岩的长码头,这时,当地一个穿褐色丝绸衣服的人阿民,就在那里。他脑后留着一条辫子,手拿写有汉字书法的纸扇,讲着洋泾浜英语,“哈喽!”

“哈喽!喝的有?” 托马斯说着,竖起拇指朝嘴上比了比。

“OK!跟我走,”那个人说着带他们到一幢地中海风格的房子,这是西方人去的俱乐部。托马斯和其他十二人喝了很多当地米酒。

“你这么还在这里?” 托马斯说。

“你还没有付钱给我!”那个留辫子的说道。

一些英国警察轻蔑地盯着他们, 从他们小小的杯子呷着乌龙茶。一旁的钢琴正弹奏着《绿袖子》。

“你能给我找些女孩子吗?” 托马斯给了阿民一块钱纸币,手上挥着另外一张。

“不,先生,” 那人低声地说,“找不到女孩子,”他偷看了一下那些英国警察。

“这个小岛上有什么可乐趣的?”

“如果你给我那张,我会带你去看那个风动石!”

“风动石?去看吧!” 他们跟着他,不久就看到了那礁石。

“哈!我可是大力神!” 托马斯推了推那礁石,和他的同伴轮流推了推那礁石。

突然间,他说,“我要把它推到海里!”他推了推,可是推不动。他非常生气。

“我要把——这——王——八——蛋——推——到——水——里!”他的脸上、手上和胸前都红了!

大家都笑了!一些海鸥受到惊吓,朝厦门岛飞去。

“我付你十块钱,去给我拿一些绳索来 !” 他告诉那个当地人,那个人拿了钱就跑了去,拿了一些大的黄麻绳子回来给他们。

他们水手绑住了那个风动石并使劲拉它,一直拉。哗!那礁石滚入海水中。那些水手欢叫了起来!

突然间,那块礁石原先所在的地方露出一个洞,洞里爆出一股黑气,黑色的云雾从中涌出,蔓延向地平线去,一条黑龙从那沙洞里飞了出来,张牙舞爪地扑向那些水手。他们喊爹叫娘,夺路而逃,跑向他们的小船。舢板和帆船上的人都抱着头喊救命。

眼看那条龙快要抓住托马斯,这时候,一个道士来救他了。道士口中念着咒,手中一把桃木剑一指那条龙,龙就变成一团黑气。那道士拿出一个葫芦,把那黑气引入葫芦里。大地在颤抖,乌云笼罩了整个岛屿,大雨倾盆而下。

托马斯和他的袍泽跑到他们的小船上,使劲划着,溜回他们的阿肯色号军舰,全身湿漉漉的,倒在甲板上,打着哆嗦。不过,从那个时候起,那块风动石就沉入水底,没有见证中国的革命,或是鼓浪屿的变迁。

Rocking Rock By George Jiang

Rocking Rock

By George Jiang

Yellowish coarse sand and strange rocks stood in the Kulangsu’s washing waves from the Pacific for millions of years. One rock on its northeast beach funnily rocked when someone pushed it. The locals called it the Rocking Rock.

One beautiful autumn day in 1908, Thomas Silverman, a sailor from USS Arkansas warship moored at the entrance of Amoy harbour, came with twelve of his mates to the Kulangsu islet after a welcome lunch. People on sampans and junks with brown sails gazed at and waved to these Caucasians. Thomas and his mates waved back.

‘Tom, we can find some drinks and girls here,’ Jimmy said.

‘I’m not sure’, Thomas answered. They landed on a long granite jetty, and Ah Min, a local man in dark brown silk dress with a pigtail braid, was there. He took a paper fan with calligraphy in his hand, speaking Pidgin English to them, ‘Hello!’

‘Hello! Drink?’ Thomas said, putting his thumb towards his mouth.

‘OK! Follow me,’ the guy said, taking them to a Mediterranean style house, a club for westerners. Thomas and the other twelve drank lots of local rice spirits.

‘Why are you still here?’ Thomas said.

‘I have no pay from you!’ The pigtail said. Some British policemen stared at them scornfully, drinking Oolong tea from their tiny cups. A piano played ‘Green Sleeves’.

‘Can you find me some girls,’ Thomas gave Ah Min one dollar note, waving another in his hand.

‘No, sir,’ the man said quietly, ‘no girls here,’ peeping at those British policemen.

‘What’s fun here on this islet?’

‘If you give me dat, I’ll take you see deh Rocking Rock!’

‘Rocking Rock? Let’s go now!’ They followed the guy and saw it not long later.

‘Ha! I am Hercules!’ Thomas rocked the rock, and his fellows took turn rocking it. Suddenly, he said, ‘I am gonna rock it to the sea!’ He tried but couldn’t. Very angry.

‘I’m gonna rock – this – shit – to – the – water!’ His face, neck and chest went red!

All laughed! Some seagulls were frightened, flying toward Amoy island.

‘I pay you ten bucks, go to get some ropes for me!’ He told the local guy, who took the money and ran to get some huge jute ropes back for them.

The sailors tied the Rocking Rock and pulled it, hard and persistently. Splash! It rolled into the sea water. The sailors cheered!

Suddenly, the hole where the rock had been exploded with a strong lash of air, and dark clouds emerged, spreading into the horizon, and a dark dragon flew out from the sandy hole, gnashing its teeth toward the sailors. They cried and run, toward their boat. People in sampans and junks all held their heads and cried for help.

The dragon almost caught Thomas, and a Taoist Master came to his rescue. He invoked a secret incantation, waving a peach-wood sword to it. The dragon became a dark air. The Master took out a bottle gourd, and put the dark air into it. The earth was shaking, dark clouds covering the whole islet, with big rain pouring down.

Thomas and his mates rushed to row back into their USS Arkansas warship, all wet, shivering on the deck. But since then, the Rocking Rock had gone deep into the bottom of water, without witnessing the revolution of China, or the changes of Kulangsu.

為江顯南先生鼓浪嶼寫實記憶畫題(舊作修訂十三首)江哲彥 作

去年幾首拙作,現修訂後分享

為江顯南先生鼓浪嶼寫實記憶畫題

江哲彥 作

題廈鼓海峽

鷺江帆舊憶當年,八卦樓光亦爍鮮。
小嶼眾懷常有夢,名傳廈鼓世遺篇。

題昔日鼓浪嶼渡口

浪花躉岸歷滄桑,疍艄恍惚煥昔光。
依稀榮景時人憶,畫裡常新看洋窗。

題鼓浪嶼三一堂

歸正聖靈父子同,主懷播愛佳音洪。
海天萬里恩典沐,變幻人間亦福崇。

題毓德幼稚園

得益童齡毓德齋,中華首拓啟蒙懷。
學洋為有中興日,強國當需育幼佳。

題大道公宮

懸壺醫聖救蒼生,小嶼民風亦虔誠。
日久焚香成聚會,悠然歲月憶舊楹。

題美華與安獻樓

安懷主悅福音時,獻愛新鄉奏聖詩。
樓望海天因舊憶,好聞朗朗誦書兒。

題龍頭商業區

人來人去夢華空,各異供需赴市同。
求卜購茶尋食用,中西合璧亦樂融。

題番仔球埔

英人邁足帶球東,小嶼茵坪競技功。
無意開迎華夏首,投緣百載望常紅。

題日光巖

舊似駝峰名譽世,日光常詠海天詩。
鄭公水戰操兵熟,始發台灣克殖夷。

題八卦樓

西洋樓宇映華天,離坎乾坤附閣沿。
若缺堂皇紅瓦耀,嶼間空有石礁田。

題菽莊花園

怡紅小築逸波天,浪擊礁棱白沫綿。
嬉戲孩童猴串洞,隱龜橋上歇神仙。

鷺海疍女

漂洋鼓浪海波間,蕩漾飛舟魚躍前。
秀麗手扶搖櫓穩,女兒收得網籮鮮。

鼓浪漁歌

早起樵夫上茂山,疍民出海下前灣。
雲騰浪嶼明熙日,港泊漁舟滿載還。

渡江雲 喜聞鼓浪嶼申遺成功暨讚江顯南鼓浪嶼寫實記憶畫作

渡江雲 · 喜聞鼓浪嶼申遺成功暨讚江顯南鼓浪嶼寫實記憶畫作
文/ 江哲彥

秀雲聽鼓浪,丕庭毓悅,內厝澳鷗翔。矯燕飛碼頭,對鷺江呢喃,八卦古樓昂。西林雞石,一曲欣、柔訴蕭邦。懷國姓、昔收臺島,載史冊輝煌。
琴莊。花紅仙苑,宇碧波橋,日昇高巖晃。思海壇,家宅悠路,年幼時光。今徘徊陋居吟詠,夢故里、西樂軒堂。簪閩越,明珠瞱泉漳。
(2017-7-9)

七絕 祝賀鼓浪嶼申遺成功

七絕 · 祝賀鼓浪嶼申遺成功
文/ 江哲彥

萬里波濤久別船,
晃巖暉耀有琴仙。
新僑老淚聞佳訊,
雅嶼雲鄉夢當年。
(2017-7-9)

《余教授和她的發明》英文科幻小說《永远年轻》第一章 江哲彥 著、譯

《余教授和她的發明》

江哲彥 著、譯

 

兩個月了,余教授變得很不一樣。首先,她女兒結了婚,搬去跟她女婿住在一套豪華的公寓。接著有人說,“她常常花了很長時間看著窗外。”

 

星期五下午晚了,她去買東西,帶回很多食品和草藥材到家裡,拿到工作室關了門。

 

工作室冒出了一些有意思的氣味。然後,她來來回回穿梭在工作室和廚房之間一直持續了幾個小時。她從蒸鍋裡拿出了黏糊糊的東西。她嚐了一下,皺皺眉頭,吃了下去。

 

“你在煮什麼爛東西?”她丈夫抱怨道,“都酸了!”

“你不懂,”她回答說。

“我今晚怎麼睡在這樣的腐蝕性氣體裡?你可能已經瘋了!”他又開腔了,搖了搖頭。

 

吃飽飯,她丈夫電視也不看話也不說就跑到另一個房間了。好奇怪。平常他是要看些電視劇才睡的。顯然,他仍然對這些奇怪的氣味不高興。

 

余教授打電話給她在加利福尼亞做高科技的老同學“晚上好!噢不,應該說你那裡是早上好!我是中國的老余啊。”

“晚安,早安,都可以,老余,哈哈!”麥克· 佘博士回答道,“有事要幫忙嗎?”

“我發現了有趣的東西,可能你會幫我忙的。”余教授說。

“哪方面的東西?”麥克問道。

“我發現了有趣的東西。你可能要幫我在美國申請專利。我們合作擁有。”

“沒問題。發個電郵給我,”麥克回答說。

“其實我要再看看結果,”余教授略有所思地說。

“隨時都可以。晚安!”

 

第二天早上,余教授上洗手間。她丈夫非常驚訝,“你是誰?”

“什麼?”她問道,走進洗手間,看著鏡子,她哭了。

“我怎麼變得這麼年輕啊?”她發現自己差不多與她剛結婚的女兒一樣年輕!

“這是我的發明!”她差一點喊了,第三克制住了,放低聲音說。

她的丈夫認出她的聲音,跑了進來,“天啊,是你吃了那個東西讓你變年輕了?”

“我想是啊,”她回答說,“我等一下要發個電郵給麥克。”

“什麼?”

“我們現在太美好了!”她回答著,就擁抱著她丈夫。

Prof. Yu and Her Invention (Science Fiction ‘Forever Young’, Chapter 1)by George Jiang

Prof. Yu and Her Invention

 

For two months, Prof. Yu had been different. First, her daughter married and moved out to live with her son in law at a magnificent apartment. Then, someone said, ‘She spends a lot of time looking out her window!’

It was late on Friday afternoon; she went shopping, and brought back many foods and herbs, carrying them into her study room with door closed.

There were interesting smells raised from the study room. Then, she went back and forth between the kitchen and the room until few hours later. She took out some sticky stuff from the steam cooker, looking at the ‘food’ carefully. She tried some with frown, and finished it.

‘What the heck are you cooking?’ Her husband complained, ‘it smells sour!’

‘You never know it,’ she replied with a smile.

‘How can I sleep tonight in such a corrosive air! You might have been crazy!’ He said again shaking his head.

After dinner, her husband went to another bedroom without watching TV and saying anything. It was strange. Normally he would watch some soapy programs before going to bed. Obviously, he was still not happy about the funny odors.

Prof. Yu called her old schoolmate who was a hi-tech researcher living in California. ‘Good evening, or no, it should be good morning there to you! It’s me, Prof. Yu from China.’ ‘Good evening, good morning, anyway, Ha-ha!’ Dr. Michael Shuh replied, ‘how can I help you?’

‘I found something interesting, maybe you would like to cooperate with me.’ Prof. Yu said.

‘In what aspect?’ Michael asked.

‘I found something interesting. You may help me to lodge an application for patent in USA. We can jointly own it.’

‘No problem. Send me an email,’ Michael responsed.

‘In fact, I need to see the result later,’ Prof. Yu said thoughtfully.

‘Any time. Good night!’ ‘Good night!’

The following morning, Prof. Yu was on the way to the toilet. Her husband was shocked, ‘who are you?’

‘What?’ She asked and went to the toilet, looking at the mirror, and she cried.

‘How could I become so young?’ She found that she was almost as young as her newly wedded daughter! ‘It was my invention!’ She was about to shout but controlled herself in a low voice.

Her husband recognized her voice and rushed in, ‘goodness, was it the stuff you ate make you young?’

‘I think it was,’ she replied, ‘I am going to send an email to Michael later.’

‘What?’

‘We are wonderful now!’ She replied, hugging her husband.

Declutter By George Jiang

Early in the summer of 1938, drums and bamboo trumpets roared in the Tungken Village of Cloud County, when twelve funerals were held in the village within ten days. The deaths and casualties of lychee farmers were caused by bombings of the transport river boats from three Japanese air raids.

Fears of Japanese invasion spread around the County. ‘To our north, Amoy was occupied by the Japs! They killed hundreds of soldiers and civilians,’ one said in the street.

‘To our south, Swatow will be the next, I reckon,’ said the other.

‘The bloody iron birds will come to drop the deadly eggs again. I will take my family to the mountainous western Fukien.’

‘You need to have money to survive, or you’ll all become refugees,’ said the other with a sigh, ‘and even die.’

 

The conscription office in the County was empty. Two sparrows were pecking grains in front of the office. In some popular places they would have been caught and cooked. The Chief Officer of the County came to see the headmaster of the primary school in the town.

‘Good afternoon, Mr “Swordsman”. How have you been recently?’ he said to the headmaster.

‘I am pretty well, Chief. How can I help you today?’

‘I need your help. You are the only one who can take this particular job. You know, the conscription office could not fulfill its task to enlist young men to join the army. I’m now appointing you as the Director of the Office.’

At this moment, the headmaster’s wife came in with their three-year-daughter in her arms, ‘Good afternoon, Chief,’ she greeted him.

‘What a gorgeous girl you have! She’s dressed in a western frock, it’s beautiful.’

‘Darling, I can’t be a teacher from now on,’ the headmaster said to his wife.

‘He is still a teacher. He will teach not only children, but young men now,’ the Chief replied with a laugh.

‘What? How come?’ The wife was surprised.

‘Darling, you know our motherland is invaded by the Japs. I need to do more for it.’

‘Are you joining the army? What will our daughter and I do?’

‘Yes, and no,’ the Chief interrupted. ‘He is appointed as the new Director of the Conscription Office. You need to say congratulations to him.’

‘Huh?’ the wife first looked worried, but soon turned firm and satisfied, ‘I support you, darling. I’ll follow you.’

‘Good. You can start your work tomorrow. I’ll go to tell your deputy to take up your job as the acting headmaster,’ the Chief said to him before leaving, ‘and you are still the headmaster.’

 

The following day, Mr ‘Swordsman’ started to work. He went to his hometown Hsinlow Village where many families had the same surname – they were from the same ancestor. ‘My beloved relatives, you all know China is now invaded by the Japs. If we do not do something, we’ll become another place like Amoy. Then we’ll become refugees, just like those from Swatow when there was a typhoon,’ he said loudly in his new grey army uniform at an open air conference in the Village.

‘War will bring death, Son,’ said one elder of the Village, ‘a proverb says, good iron will not be made into a nail, and a good man will not be a soldier.’

‘Grandpa, I understand this proverb. But now the Japs sent their iron birds and dropped the iron eggs killing many of us.’

‘We can destroy the roads to stop the Japs coming,’ the elder said.

‘But that’s the last resort. Besides, the Japs will send their boats to our docks, bringing killers here. We really need to fight them back.’

‘You sound right,’ the elder sighed after a while. ‘Go and serve our nation, boys!’

 

Mr ‘Swordsman’ was very pleased to find a few dozen youngsters stepped out and walked towards him. ‘Headmaster, take me! I’m healthy,’ many shouted out. Mr ‘Swordsman’ opened a register book, writing down all the names. The young men followed him to the Office. They saw some grey uniform officers waiting for them. It was a very good start from this village.

 

That evening, the Chief hosted a dinner for the new enlisted young men, and, of course, for Mr. ‘Swordsman’, too. After some toasts to the new soldiers, he came to the Headmaster, ‘Thank you Mr. “Swordsman”. You have done something to declutter.’

《临危受命》(英文短篇小说译文) 江哲彦 作/译

1938年初夏,云县东铿村鼓竹齐鸣,人们在为十二位死难者举行葬礼,这几个人是村里在十天里遇难的。日本鬼子的空袭投下的炸弹造成了河上运荔枝船上多人死伤。

全县笼罩着对日本侵略的恐惧。“北边,厦门被日本仔占领了!他们屠杀了几百个当兵的和老百姓,”街上一个人说。

“我想,南边,轮到汕头了,”另一个人说。

“那些死铁鸟会再来下蛋的。我要带家小去闽西山区。”

“你要有钱,不然你会变成难民的,”另一个人叹了口气说,“而且还会死的。”

 

县里的招兵股空无一人。办事处前两只麻雀在地上啄米粒。要是在一些人多的地方,它们早就被抓去煮了。县长来到镇里的小学找校长。

“午安,‘剑仙’。最近好吗?”他对校长说。

“我挺好的,县长。能为您效劳吗?”

“我要你帮我一把。你是唯一可以负责这特殊任务的人。你知道吗,招兵股没有办法招募年轻人当兵。现在我委任你为招兵股长。”

这时候,校长的太太来了,她手里抱着他们三岁的女儿,“午安,县长,”她向他问好。

“你们的女儿真可爱啊!还穿着洋装裙,漂亮。”

“孩子她妈,现在起我不能当老师了,”校长对他太太说。

“他还当老师。他现在不仅要教孩子,还要教青年人,”县长笑着回答。

“怎么啦?为什么?”校长太太吃了一惊。

“孩子她妈,日本鬼子侵略我们祖国。我需要为国效点力。”

“你要从戎了?女儿和我怎么办?”

“也是,也不是,”县长插话说道,“他受命担任招兵股长。你要恭喜他才是。”

“啊?”校长太太用担心的眼光看着他,不过很快露出坚定和满意的神色,“我支持你,孩子她爸。我要跟着你走。”

“这就好。明天你就开始就任。我要去告诉副校长来担任代理校长,”县长离开时对他说,“你仍然是校长。”

 

第二天,“剑仙”开始上任。他到老家新篓村,这是宗族聚居的地方,同宗同祖的人在这里。“各位前辈,各位宗亲,大家都知道现在中国遭到日本鬼子侵略。若是我们不尽点力,这里就会像另一个厦门。到时候,我们就会成为难民仔,就像汕头闹台风的难民一样,”他身穿崭新的灰色军装,在村上开阔地的大会上大声说道。

“打仗会死人的,” 村里的一位宗亲老前辈说,“俗话说,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

“伯公,我知道这个俗语。不过现在日本鬼子派铁鸟来扔炸弹,炸死了我们很多人。”

“我们可以把路掘掉,让日本鬼子来不了,”老伯公说道。

“不过掘路挡鬼子,那是最后的办法。还有,日本鬼子还会派船载杀手来这里。我们真的必须打退他们。”

“你说得有道理,”老伯公过了一阵子,叹了叹气说。“年轻人,去为国效力吧!”

 

看到几十个年轻人站出来向他走来,“剑仙”非常高兴。“校长,要我吧!我很健康,”很多人喊道。“剑仙”打开登记本,记下了每个人的名字。这些年轻人跟着他到招兵股去了。他们看到几个身穿灰色军服的军官在等他们。从这个村子开始,是个好开头。

 

那天晚上,县长为新兵们接风,当然也为“剑仙”接风。敬过新兵后,他走到校长跟前,“多谢‘剑仙’。你为收拾乱局做了点事。”

 

Refugees By George Jiang

An American teacher in Kai’s kindergarten, asked the children to go home, because the kindergarten was full of refugees from Amoy. Before she made her announcement, she stopped playing the gramophone to the children, who were enjoying Handel’s ‘Water Music’, when some yellow uniformed Japanese soldiers accompanied by two policemen wearing Sikh scarves came into the campus, searching for suspects.

Kai saw the glare of the soldiers’ bayonets. He ran home. Although he was only three years’ old, he used to run around this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 islet actually controlled by British.

‘Mum, what are refugees? Why did so many of them come to stay in our school? When are they leaving Kulangsu?’ Kai asked

‘Go ask your father,’ his pregnant mother said to him impatiently, touching her belly. ‘Your baby brother’s coming soon.’

Kai got no answers from his mother, so he ran to his father in their grocery store in commercial street corner of Dragon Head. He was about to ask his father the same questions, when he saw the bayonets pointing to one man tied up, stumbling in front of those Japanese soldiers. He hid behind his father immediately.

‘Sons of b..th Japs!’ His father clenched his teeth and muttered.

The Japanese bashed the man from time to time to keep him going ahead. The man moaned bitterly, sometimes loud. ‘Ah! …Ah! … Ah!…’

‘What are refugees?’ Kai asked, knowing the Japanese were taking the man to the ferry for the occupied Amoy.

‘Boy, they are homeless poor fellows from the other side of the sea. Japs killed many of their relatives. They had to come up to this side,’ his father answered, taking some silver coins from the drawer behind the counter. ‘I’m going to the Chamber of Commerce meeting to give the money for settling the refugees. Come with me, boy.’

Kai went with his father to Gospel Church. When they passed the dragon and golden bottles ornamented roofed Wudao Temple, his father said to him ‘Son, many of us respect and worship Doctor Wudao as a charitable and merciful god to poor people. We need to learn from him.’

They saw many people gathered in front of the Temple shouting ‘Down with Japanese Imperialism!’ Many students from Anglo-Chinese College stopped playing or watching soccer, shouting similar slogans.

Kai and his father found the venue of the meeting for settlement of refugees was transferred from the Church across the street to the open space of the Temple. People normally watched local operas or religious rituals there. But today, a meeting to help the refugees was held here. Many donated their silver coins to the organisers. They paid some of the money to barge and junk owners, who would carry some refugees to the nearby mainland counties. The rest of the donated money was used to pay foods for those who remained on the islet.

 

On a winter day in the following year, the headline of Kulangsu Bulletin was ‘Pearl Harbour was bombed yesterday!’ Janpanese yellow uniforms appeared like ghosts in streets on Kulangsu that day. When the day dawned, those yellow uniforms raided Chaoho Soy Sauce workshop. Bang! Bang! Bang! Shootings were heard for few hours.

‘They confiscated many weapons, and burnt the workshop,’ one in the street said in low voice. ‘Did they find anyone there?’ the other asked.

‘Two died, and many were arrested, and some escaped in their barge to Haitieng,’ the former one said quietly.

In the following days, Kai saw many westerners, who were bashed, being chased to American Consulate near Sanchiutien Wharf. They were locked up there. He saw more bayonets flash under the bloody setting sun that afternoon. He ran to his father’s store. Someone was talking with his father.

‘They will be sent to a concentration camp in Shanghai soon,’ Kai heard the man told his father in the store.
His father saw him listening to their conversation, and said to him with worries, ‘Go home to read, son. Don’t ask any more questions.’

Kai ran home, touching his younger brother Nam’s head, ‘I fear we’ll become refugees soon, brother,’ he cried, while his one-year-old brother reaching out his tiny hand holding a half chewed candy, giggling at him.

 

One day three years later, two fellows in plain clothes came to the store. They handcuffed his father suddenly.

‘What are you doing?’ his father shouted in surprise.

‘Ha ha, we found you finally. You are arrested for your anti-Great Japanese Empire movement in Taiwan. It took us seven years to get you finally!’ One of the men said in Japanese accent.

The store closed.

Now, Kai’s mother had to take Kai, his two younger brothers and his new born baby sister to Chuanchow, which was still in control of Chinese army. It took them two days and two nights of a fearful journey, because some pirates or Japanese patrol boats often fired at many other sailing junks with refugees on them.

‘Look, OUR national flag!’ Kai pointed at the flag for Nam. ‘Marco Polo left this harbour back to Italy!’

Kai and Nam were excited to see some Chinese soldiers on the wharf with a Chinese national flag flying on a pole when they got off the sailing junk.

‘We are refugees,’ Kai told Nam in tears.

‘You are free, boys! Welcome to OUR zone!’ One of the off-duty soldiers said to them with a smile, handing them a cooked crab to eat.

‘When I grow up, I’ll become a general, fighting Japs!’ Kai said, eating a half of that crab.

‘I’ll follow you, firing a machine gun!’ Nam said, too, while eating another half of the crab.

《難民》(英文短篇小說譯文)江哲彥 作/譯

阿凱幼兒園的美國老師叫他們回家去,因為園裡到處都是廈門来的難民。她在宣佈此事之前,正在放留聲機給孩子們聽。孩子們剛才在欣賞著亨德爾的《水上音樂》。這時候,幾個身穿黃色軍服的日本兵在兩個頭扎錫克教頭巾警察的陪同下,在難民中尋找著可疑的人。

阿凱看到刺刀的光影。他跑了回家。雖然他衹有三歲,可是他以前一直在這個實際上由英國人控制的萬國租界小島上跑來跑去。

“媽媽,什麼是難民?為什麼他們呆在我們學校?他們什麼時候會離開鼓浪嶼?”

“去問你父親,”他懷孕的母親不耐煩地對他說,一邊摸著肚子。“你的寶寶弟弟很快要來了。”

阿凱從他母親那裡得不到答案,就跑去龍頭商業街角落的雜貨店找他父親。他正要向他父親問那些問題,這個時候,他看見那些刺刀押著一個五花大綁的人,那人跌跌撞撞地走在那幾個日本兵前面。阿凱趕緊躲到他父親的背後。

“婊生的死日本仔!”他父親咬著牙,低聲罵道。

那些日本兵時不時地打著那個人,讓他往前走。那人痛苦地呻吟著,有時候聲音很大,“啊!… …啊!… …啊!… …”

“什麼是難民?”阿凱問道,他知道那些日本兵正押著那個人往輪渡走去,要到被佔領的廈門。

“我兒,難民是些可憐的人,他們從海那邊過來。日本仔殺了他們很多人的親戚。他們不得不來這邊,”他父親回答,隨手從櫃檯後面的抽屜裡拿出一些銀元。“我要去商會開會,捐錢給那些難民。跟我去,我兒。”

阿凱和他父親走向福音堂。他們經過大道公宮,這宮宇的屋頂上妝點著飛龍寶物。他父親對他說,“我兒,很多人膜拜大道公,他是慈悲心腸疼窮苦人的神祇。我們要效法他的慈悲心腸。”

他們看到大道公宮前聚集了很多人,高呼“打倒日本帝國主義!”英華書院的很多學生在踢球或看踢球,都停了下來,高呼同樣的口號。

阿凱和他父親發現開會的地點已經從福音堂移到大道公宮前的小廣場。人們通常在這裡看戲或參加法事道場,但是,今天一場賑濟災民的大會就在這裡召開。很多人捐了很多銀元,交給組織者。他們付給駁船和帆船的主人一些錢,讓他們把一些難民載到臨近的大陸上的縣鄉去。其餘的捐款則為留在小島上的難民買食物。

第二年冬天的一天,《鼓浪報》頭條標題寫到“昨日珍珠港被炸!”那天,身穿黃色軍服的日本兵像鬼一樣地出現在鼓浪嶼的街道上。日暮時分,那些黃軍服的襲擊了內厝澳的兆和醬油廠。砰!砰!砰!槍聲大作好幾個小時。

“因查得真多槍跟槍仔,給醬油廠燒了了,”街上一個人低聲說道。

“因有找得人無?”

“兩個死啊,真多個給因捉去,夠有兩個走去大沽船擱去海澄,”第一個人悄悄地回答道。

第二天,阿凱看到很多洋人被打,趕到三丘田碼頭旁邊的美國領事館。他們被關在那裡。那天下午,阿凱看到在血色的落日餘暉裡更多的刺刀閃閃發著寒光。他跑到他父親的雜貨店。有人和他父親正在說話。

“他們很快會被送到上海的集中營去,”阿凱聽到那個人在店裡對他父親說道。

他父親看到他在聽他們談話,顯得很擔心,“回家去讀書,我兒。不要再問七問八啦。”

阿凱跑回家,摸著他弟弟阿楠的頭,“我怕,我們很快要成為難民了,弟弟,”他哭了,這時候,他一歲的弟弟伸出小手,手上拿著咬了一半的糖果,咯咯地笑對他著。

 

三年後的一天,兩個身穿便衣的人來到雜貨店。他們突然把阿凱的父親銬了起來。

“你們做什麼?”他父親驚叫起來。

“哈哈,我們終於找到你了。你在台灣參加反抗大日本帝國的活動,你被逮捕了。我們花了七年才找到你!”其中一個人帶著日本口音說道。

雜貨店關門了。

這時候,阿凱的母親不得不帶著他、他兩個弟弟和剛出生的妹妹去泉州。泉州在中國軍隊的手裡。他們花了兩天兩夜,一路上驚魂不定,因為海盜和日本巡邏艇常常向一些載著難民的帆船開火。

“看啊,我們的國旗!”阿凱指著那面旗子對阿楠說。“馬可波羅是從這個港口回意大利的!”

他們下了那帆船,看到碼頭上有幾個身穿灰軍裝的國軍戰士,旗杆上飄揚著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阿凱和阿楠非常高興。

“我們成了難民了,”阿凱哭了起來對阿楠說。

“孩子,你們自由了!歡迎到我們的地方!”一個不執勤的戰士微笑著對孩子們說,遞給他們一隻煮熟的螃蟹給他們吃。

“是的,我叫阿凱,凱旋的凱。我長大要當將軍,去打日本兵!”阿凱說著,吃起了那隻螃蟹的一半。

“我要跟著你,打機關槍!”阿楠也說道,吃起了那隻螃蟹的另一半。

 

《翻身》(小說)

《翻身》小說

(澳洲)江哲彥 作
一、難忘初戀的人

 

1975年5月,林小秋的媽媽退休了,她在將軍祠的橡膠製品廠醫務室工作了許多年。本來,家裡準備讓他大哥林小春回城補員,因为小春是在很遠的閩西武平縣插隊的。不過,小春在當地小學當了代課語文老師,而且教學成績突出,後來,他轉正成了那個小學的骨幹,又入了黨,學校這可不放小春回城呢!

 

所以,才插隊不到一年的小秋居然補了員,而且,他还是從插隊的郊區海防前線人民公社黃厝大隊,回到深田路家裡的!

 

這時候已經七月份了,知了們在木棉樹上縱情歌唱。他推開窗戶眺望著對面的樹木蔥蘢的白鹿洞山,心裡挺高興的。

 

這個海島城市有一個曾經揚名於世的公園,叫做中山公園,深田路是到第一中學的最直接的道路,由於它交通方便,居民密集,中段的重工局、化工局和二輕局的樓舍,解放後曾經是市委的辦公地點,一直到文革前市委遷到公園南門辦公。

 

這時候,小秋心想,今後不用再唱《社員都是向陽花》的什麼“常青藤”了!他情不自禁地把自己想象成海邊的一隻海鷗,哼起了從他朋友阿全那裡抄來的《海鷗》,“… …飛得越高,看得 – 越 – 遠,它在找尋理想。我願像海鷗一樣,那麼勇敢堅強!”

 

那阿全並沒有告訴他,這是從敵台“自由中国之声”的《为你歌唱》节目偷聽來的。不過他知道,阿全的那個收音機是有一天凌晨到萬石岩水庫偷漁的時候,在草叢裡發現金門放過來的一個氣球底下撿來的。

 

小秋在中學讀書的時候,長得還有點斯文,不過前排的牙齒有點暴,看書多了視力有些退步,同學給他取了個綽號叫“麵條”。他們家裡中午沒人做飯,所以曾經到重工局食堂買飯菜和家裡人一起吃。有一次,他放學回家遲了,食堂只剩最後的一盤兩角錢的炒瘦肉片,他與一個有點老到的、穿著一件磚紅色的確良襯衫的女孩子進行了劇烈的爭奪戰。最後還是食堂的負責人出來說,“好男不跟女鬥啊!”小秋才作罷。

 

不過,就在小秋和那個杏眼圓睜的女孩子四目對視的一剎那,兩個人仿佛都發生了一種難於言表的感覺。從那以後,小秋總會“碰巧”和那個女孩子排隊排得很近,一直到有一天中午,食堂的菜全部賣完了,廚師只好炒些米粉來買給遲來的食客。這時候,小秋就乘機和這個女孩子搭訕起來。

 

她原來就住在他家的隔壁一幢樓,叫王愛敏,她媽媽是面廠倉庫的主任,也在將軍祠。小秋畢業以後下鄉插隊,愛敏卻能夠到白鐵廠做學徒工人,生產水桶。可惜,小秋去了黃厝大隊做農民兼基幹民兵,每天都要下地勞動,特別是要挑肥、施肥。黃厝與大、小金門島隔海相望,離小金門島只有四公里。他們民兵在太陽下山的時候,還要的沙灘上把沙灘抹平,  並且全副武裝,挎著一種舊式的衝鋒槍和刺刀,在海邊巡邏,以便防範蔣軍水鬼在夜裡偷偷爬上來,破壞社會主義建設。因此,他就沒機會再與愛敏進一步卿卿我我了。而且人也變得像個農民的土樣子,頭髮像雞窩,鬍子茬茬的,皮膚黝黑,年紀輕輕,背就駝了,“麵條”恐怕已經變成“鏽鐵絲”了。

 

那天晚上,小秋心神不定地到隔壁樓的找愛敏。他敲了敲門,昏暗的過道滿是灰塵和蛛絲的15瓦電燈下,一張娟秀的白臉帶著些許雀斑露了出來,兩個杏眼反射著天花板上的燈光,亮亮的兩點在跳躍,“小秋,聽你媽說你回城啦?”

 

小秋一直認為愛敏命好,留城當工人不用下鄉,又可以每個月拿18元人民幣,雖說工廠是集體所有制的,可是又不用上夜班,真的是像天堂。他暗暗地想著,如果能到白鐵廠和愛敏一起上班,這輩子就算翻身了!

 

小秋有點結巴地說,“是。你… …你吃飯了嗎?我們到… …文化宮看電影吧?”小秋不敢提中山公園裡的影劇院,因為公園的草地到了晚上是青年男女談情說愛的地方,也許他認為,這樣比較容易約愛敏出來看電影。

 

愛敏說,“這兩天是不是在演羅馬尼亞的《多瑙河之波》,我們去看吧?”小秋沒想到愛敏這麼爽快就答應了,反倒不好意思地說“走吧。”

 

炎熱的夏天晚上,文化宮寬闊的電影院裡,好幾隻從天花板上吊下來的電風扇嘩嘩地轉著,小秋和愛敏靠得很近。這四層紅磚樓的文化宮是建在閩南道臺衙府舊址上的,其實它的全稱是“工人文化宮”,是這個城市的一個地標。但是,人們都叫它文化宮,因為有沒有其它的文化宮了。

 

銀幕上,安娜偶然從艙門上摔了下來,托瑪用寬大的臂膀接住了她,可是這一幕讓安娜的丈夫米哈依船長起疑心,露出了不快的表情。這時候,小秋下意識地拉住了愛敏的手臂,愛敏居然沒有掙開,默默地讓他拉著。

 

電影快結束了,米哈依受了重傷,快要斷氣了,他對托瑪說,“安娜是個好姑娘,你要好好照顧她。”說完就咽了氣。小秋看得很入戲,居然想象自己已經是托瑪同志了,得寸進尺地把手臂饒過了“安娜”–愛敏的肩膀,這時候,愛敏輕輕地把他的手臂推開,“旁邊都是人啊!”

 

散場了,他們回到了公園南門。本來有一個很壯觀的門樓,而且門內有一個漂亮的地球。這門樓和地球幾年前被當成“四舊”給炸了。小秋在那裡用以前大隊的工分換的人民幣買了兩條芋頭冰,和愛敏一起吃了起來。

 

他們穿過草坪,草坪上坐滿了納涼的人,扇著扇子。來到了旗桿下的臺座,找個沒人的地方坐了下來。公園周邊的白玉蘭燈沒亮燈,只有公園東路幾盞昏暗的路燈。天上沒有月亮,一些星星眨著眼,仿佛在說,“嘻嘻,又來了一對!”微風從南邊輕輕地吹來,帶來了一絲的涼意。小秋已經吃完了芋頭冰,愛敏把她吃剩的冰棒遞到小秋的嘴邊。小秋并沒有吃,卻突然抱住愛敏,并吻了她。就在小秋的嘴唇接觸到愛敏的嘴唇時,他覺得愛敏的身體在顫抖。這時候,她手上的芋頭冰也掉在地上。

 

他們正要纏綿在一起的時候,突然遠處有人騷動,有人已經開始在跑了。“司令臺的民兵來了!快走吧!”愛敏緊張地低語道。他們趕緊各自整理了凌亂的衣服,迅速爬起身來,若無其事地朝深田路走去。那個時代,經常有民兵晚上出來巡邏查階級敵人,順便抓些露水鴛鴦。小秋送愛敏到家門口了。她轉過身來,若有所思地說,“分配到哪個單位要趕緊讓我知道。”說完,他們就道別了。

 

小秋的老爸在市設計院工作。設計院就在中山公園南門對面。小秋很羨慕設計院的工作,因為他小時候曾經跟他老爸到單位去參加政治學習,他看到了一本英文版的橋樑設計與建造的書,裡面有世界上許多橋樑的照片。這是他終生難忘的書,他一直夢想著長大做橋樑設計師,為這個海島城市設計、建造幾座橋樑,多神氣啊!

 

小秋的老爸替小秋走後門到市建設系統。但他爸爸沒有能力再為他謀到像市設計院這樣的好單位。於是,局裡的勞工科就把他安排在市環衛處,小秋很沮喪。
當時,市環衛處的人員編制已經飽和了,這是因為前幾年闽西三縣知青回城都佔滿了,而且不少人都去拉“泵箱”。石主任對小秋語重心長地說,“你到廣闊天地鍛煉才一年多,時間不能算長。另外,也要利用你所熟悉的工作,把我們單位的事業結合起來。我們還考慮到你父母年紀也大了。所以我決定照顧你到公園東服務隊工作。你明天上午就去報到。”

小秋心裡忐忑不安,他不知道石主任究竟會讓他去做什麼。於是,就跟石主任打了哈哈,轉身告辭,離開了辦公室。

 

小秋來到了愛敏的家,她媽媽說,愛敏出去了。還問小秋,是不是分配到環衛處?小秋心裡想,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他說,“是啊,沒辦法。”他心情不太好,也就沒有追問愛敏和誰出去了。

 

二、分配去拉“泵箱”

 

第二天上午,小秋來到坐落在百家村的公園東服務隊。還沒進門,他就聽到一個好像中學宣傳隊裡有裂紋的定音鼓一樣的男聲,“老劉風濕性關節炎又發了,請了病假。是建設局醫院醫生開的病假條,明天這‘泵箱’不知道誰來拉?”

 

小秋只知道有個什麼局的醫院在中山路,黃則和甜品湯店對面,很舒服的地方,還可以有機會去吃炸蒜、喝花生湯。他也跟老媽學唸了些湯頭歌訣,可是他到郊區黃厝大隊修地球的時候,想當個赤腳醫生都因為家庭成分不好,沒辦法背藥箱做“春苗”。最後只好等老媽“病退”才補員回城。

 

她老媽說,“城市戶口很重要,但畢竟要找個有海外關係的,去香港定居最好。我看那個面廠倉庫員的女兒就算了吧。”

 

小秋還在邊做白日夢,邊一腳踏進辦公室,黑暗的辦公桌後面,坐著一位粗眉環眼的五短漢子,他猜這就是大名鼎鼎的外號“李逵”的李貴偉書記了。他對李書記微微低了下頭說:“師傅,我是勞工科讓我來報到的,這是介紹信。”“李逵”掩住喜出望外的心情,故意假裝嚴肅,咳嗽一聲,“少年的,你坐下,我打個電話。”

 

他霍地從一張多次修理過的靠背椅上跳起來,轉身蹭到墻邊,急猴猴地對不緊不慢的接線員叫到“給我接一下143。…喂,給我叫勞工科鄭科長,鄭正科長,對。鄭科長,你們調個人到我這裡嗎?我是李貴偉啊!好,林小秋,好啊,是補員的噢?好,再來喝茶!”李書記放下電話,“小秋來來來,明天你就上班,反正你以前有勞動過,這工作很簡單…而且一天只幹三五個小時,你這個少年家子賺到了!”

 

第二天,家裡的破鬧鐘上的小錘子居然真的在三點九個字打了鈴,小秋的妹妹亦文在飯廳的地鋪“呀”了一聲,罵了幾句又睡了。小秋只好爬起來穿了件哥哥小春去武平下鄉前留下的破工人裝,爬起來,在尿桶裡撒了泡尿,從水缸裡舀了杯水,隨便抓了枝卷了毛的牙刷,在口中搓兩下,漱了漱口。就去熱水瓶倒了些溫吞水喝了。他把門扣上,對面老陳家的公雞比較有經驗,還沒有開啼。

 

小秋一面走著,一面在想,“李逵”昨天還對我說我翻身了,從貧下中農上升到工人先鋒隊,明明是讓我拉“泵箱”,沒辦法,高中畢業只能下鄉,現在能回城翻不了身也不能遊手好閒。他來到了中山公園西門的斗西路工作車停放場。當年在這個城市,市政單位一直為人民服務,為廣大沒有廁所的提供糞便收集人力車,這種車一般人都叫它“屎車”,一直到有個知識青年為了入黨,在文化宮前貼大字報說“修地球好,拉泵箱光榮”,這屎車在人民群眾中從此站起來了!據考證,這泵箱的原意是電影院才有的音箱,工人們都叫它“蹦箱”,文化宮裡的那組“蹦箱”算全市最好的之一。由於這屎車裡有液體,所以那個知識青年就找到了“泵”字,真是活學活用,急用先學啊!

 

每天早晨幾百部“泵箱”就浩浩蕩蕩地分散到市裡的每條街道。小秋就拉著其中的一部。到了回收的時候,小秋拉了部滿載的“泵箱”,拉著拉著,這“泵箱”裡,夾雜著新鮮的腥臭和氨氣味的尿臊臭,洋洋灑灑地揮發起來。小秋側眼一看,黃綠色的尿糞漿液中,一團團上下浮動的屎條段。這臭氣味是與黃厝的那種臭氣味很不同的,因為農村的那些糞便是腐熟的,聞起來是腐敗的人和豬糞便混合的腐酸臭味,沒有“泵箱”裡面這樣的猛烈。頓時,當了一年多農民的小秋居然吐了,把胃裡的酸水苦水全倒出來了!

 

儘管市政單位提供的這種服務,但還是遠遠滿足不了廣大人民群眾的日常生活需要,引得一些郊區的貧下中農,天未亮一早就到糞便收集車不能到的小巷子,用好像捏著鼻子的奇怪音調叫喚“倒粗尿哦!”

 

下班以後,他又找愛敏去了。這次,愛敏告訴他,她已經和同工廠的電工小郭領了結婚證,小郭比愛敏大了八歲,他的父親在香港做無線電器件廠的資本家,要他去繼承財產生產電阻器件,做老闆。原來今天上午,她一聽說這個小眼睛瘦猴拿到香港定居批文,就立即主動向他提出結婚的要求。

 

小秋感到震驚和無奈,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到了家裡。腦海裡總有一張帶著些雀斑的杏眼白臉,可是他覺得她說得很現實,“其實我并沒有對不起你,你說現在我就是嫁給你,我們要住在哪裡?再說你的工作…”

 

這時候,這個世界上,沒人理睬他,家裡的鍋裡只剩一點點稀飯,一些鹹蘿蔔乾,他一口氣吃了。脫了衣服和鞋子躺在床上。

 

小秋感到要是能去香港多好,翻身不用說,至少還可以收住愛敏這樣的女孩子的心。人生不能泡在這工作上。現在沒有其它路可走,只好認真工作。

 

從那天起,小秋就拉了一年多“泵箱”,他一開始回家嘔吐,心儀的女孩子和其他幾個朋友都與他絕交了,心情沮喪。到了後來,慢慢地恢復了信心,感到自己必須有成為光榮的工人階級的高尚境界。他並且信心滿滿地向“李逵”這個支部書記遞交了入黨申請書,沒想到居然“李逵”都沒有回音。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有一天… …

 

三、救人未活

 

一天早晨,天蒙蒙亮。小秋就拉著“泵箱”來到了深田路和共和路交界的少年宮後門,剛把它停下來,就聽到有人慌慌張張跑過來。他連忙問,“出什麼事了?”那人哆哆嗦嗦地說,“有人,…有人…掉到公園的河子裡了…”

 

小秋一聽,連忙撒腿跑向公園河邊,過馬路時,正好一部“躍進牌”的卡車開得很快,急急忙忙地剎車,司機口中罵罵咧咧。小秋也不顧這一切,看到河水映襯著彩雲,雲影子裡,有個東西一浮一沉,“是一個人!”旁邊有個練南拳三戰腳的年輕人說。“已經有人去重工局值班室打電話叫人來救了”,他又補充一句。

 

小秋喊了一聲,“來不及了!”他脫了工作衣褲就跳到河裡,在臭水裡游著,一直到了落水者的旁邊。那個練三戰腳的年輕人也跑到靠近他的河岸邊,伸出了肌肉結實的雙臂,兩個人配合著把落水的人拉了上來。年輕人又把小秋也拉上岸。

 

那個落水者已經停止了呼吸,蒼白的臉,有一種超脫了的樣子。小秋趕緊把落水者背朝天地翻過身來,撅起大腿,把落水者的腹部撐住。這時候另一個拉“泵箱”的工友老于也過來了,站在旁邊乾瞪眼,嘴裡還沒完沒了地念叨著:“沒有救了,沒有救了!”

 

二十多分鐘以後,遠處響起救護車警笛聲,引得公園東路的居民都跑出來看。警笛聲越來越大,最後不響了,一個醫生,穿著白大褂,裡面穿著洋裝短褲。他跳下救護車,來到落水者跟前。小秋起了身,并讓開了。醫生摸摸落水者的脈搏,看了看他的眼睛,對周圍的人,“他沒救了。”

 

一個老漢說,“嗨,農曆七月普渡才第一天,就‘叫交替’了!”他拿了一張黃褐色的破草蓆,蓋在落水者身上,唸了一句拜佛人說的“出世好人家翻身去吧!”

 

四、地球化妝師

 

小秋下河救人的事,那個嘮嘮叨叨的工友對“李逵”說了,“李逵”臉上的皺紋笑蹦了,大聲說,“好啊,好啊,我可以向局裡匯報。今天晚上黨支部開會,大家議論一下。表揚好人好事。”

 

晚上,黨支部開會了,“李逵”先讓大家學習《人民日報》社論,佈置今後學習揭批“四人幫”的一些文章。他喝了口水,咳嗽一聲,“今天我們還要討論一個問題。林小秋同志到組裡工作了幾年了,我看他勤勤懇懇,沒有怨言,現在應該考慮他入黨申請的事情了。”他說完,房間裡一片寂靜。這時候,關節炎恢復了一些的支部委員老劉,清了清嗓子,說道:“我們單位很多同志都在工作崗位上默默工作了很多年,大家都是一樣的。而且,這次小秋雖然救了人,可是也沒有救個活人過來。組織上的進步是一個嚴肅的問題,我覺得。”

 

“李逵”原來可能想要做個好人,在小秋入黨方面幫一把,沒想到老劉有不同意見,他就趕緊說,“那好吧,這個問題留在下一次組織生活在討論吧!”他又接著說,“明天又要來個小夥子,我想也得讓新同志鍛煉鍛煉。他就接小秋的工作。小秋到公園東路去‘刷大筆’,做‘地球化妝師’吧!”從這件事看,“李逵”這人其實是個論功行賞的爽快人。

 

小秋覺得自己稍稍翻了身,不用再去拉“泵箱”了,而是要在每天清晨到深田路去掃馬路了,這又有個雅號叫“掃大筆”的“地球化妝師”!重工局對面有個垃圾箱,他還得把垃圾箱裡的垃圾鏟到垃圾車上,拉到垃圾場去倒了。

 

到了木棉花開的時候,垃圾箱隔著巷子的大院子裡幾棵高大的木棉樹上經常掉落很多花,行人踩過,車輛碾過,成了爛泥團,這是他最頭痛的事。

 

“手揮大筆掃不清,無奈起塵落花情”,

“道路化妝非凡事,工人师傅最先行!”

 

這時候,兩個小夥子手裡拿著羽毛球拍要去重工局大院,居然用對詩來揶揄他。他認出是兩個同在重工局食堂買飯菜的中學生,一個住在垃圾箱旁邊的大樓裡的小帥哥,另一個住在深田路口少年宮對面的、買飯菜有時候還在讀英語單詞的白臉楞小夥。可是,小秋心裡卻很高興,因為現在工作的時候可以戴口罩,連鄰里的人都很少人能認出他了。

 

現在,雖然工作起來沒有那麼臭了,但小秋還存在著僥倖的心理,幻想著愛敏和她的丈夫能像閩南俗話說的夫妻“七(歲)成,八(歲)敗”那樣分手,回到他身邊,并把他帶到香港定居。不過,他想,說到底,地球化妝師這個行當,也不是長久之計,還是得找個機會翻身。

 

五、插班補習

 

幾年前,小秋下鄉前,他老爸對他說,“你爸沒有用,你的命該到農村做農哥一枝桿。不過,你要找機會去香港,當然是正規的途徑。你自生自滅吧!”老爸還說,“香港是英國人管的。鼓浪嶼那個老杜,只是照顧英國領事館的館舍,人家每個月照給他寄錢,照起工來的,講道理的。你不要把中學英語課本丟了,多複習會有用的”。

 

他到黃厝大隊幹活的時候,田裡的有線廣播還在中午快要睡著時,播送福建人民廣播電臺的英語教學節目。他硬是忍著瞌睡,收聽了這節目。他還把一些課文都記得很熟。 比如,A Great Life, and a Glorious Death(生的偉大,死的光榮),A Rooster Crows at Midnight(半夜雞叫)。

 

回到城裡之後,有一次阿全出問題,要去參加“鬥私批修”學習班。阿全怕廠裡的政工組派人來家裡搜查,就把那個台灣的收音機寄在小秋這裡。小秋晚上有時間在家,一下子世界開闊多了,可以插上破耳機偷聽很多短波電台節目了。

 

“(男聲)這裡是自由中國之聲,現在播送《為-你-歌-唱》。(一個溫柔的女歌手唱道)我要為你歌唱,唱出我心裡的悲傷,只因為你離我去遠方。我若是失去了你,就像那風雨中的玫瑰… …”這時候,他眼前突然出現了愛敏的形象和自己破碎的玻璃心,就趕緊把旋鈕調到別的電台:

 

“美國之音,現在播送何麗達主持播講的《英語九百句》。目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還買不到這個教材。聽眾可以寫信到本臺索取。來信請寄香港郵政信箱第66號英語教學部。”

 

小秋又想到那愛敏了,要是她能幫他弄一套教材來多好。可是她已經名花有主,去了香港,怎麼可能再與他來往呢?不過,他想來想去,最後還是通過朋友的親戚,從海關圖書館借到六冊《英語九百句》課本。這些課本可是海關從那些寫信到香港郵政信箱66號索書的冤大頭那裡沒收來的!他花了幾天硬是把內容抄了下來,努力學習英語。他夢想著有朝一日能夠讀那種英文版的橋樑設計學哩!

 

1977年8月底,他突然聽他妹妹亦文說“我們一中開始分班複習高考了!我分到了理科快班!二哥,你這個地球化妝師不也來我們班插班聽聽嗎?”

 

“真的嗎?”小秋驚訝地問道。

 

“老師在動員大會上對我們說,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科學的春天來了,我們要學習陳景潤,做科學家。葉帥都說‘科學有險阻,苦戰能過關。’”

 

小秋想,這也許是一次我可以真正翻身的機會了,一定要去考個橋樑設計師!於是,他到學校問清了情況,辦了手續到高二理科班去插班。

 

他到班上一看,原來那兩個打羽毛球的小夥子也在班上,小帥哥叫汪海剛,學英語的楞小夥叫金文彥。在英語課上,老師說金同學是全年段英語摸底考試第一名。他在下課時還與金文彥說英語,金同學一直誇獎他英語太好了,居然有美國腔!

 

小秋真的挺開心的。他還發現班上的女生很漂亮,足以使他忘記了愛敏,尤其是坐在前排數理化都很出色的邵小玲和小巧玲瓏活潑的女孩汪麗晴。

 

不久,他發現他的數理化雖然在中學的時候非常好,可是才過了兩三年,數理化的基礎居然一塌糊塗,什麼電子物理學啦,數學化學怪題啦,讓他完全崩潰了!

 

回到家裡,妹妹亦文譏笑地說,“嗨,你這個地球化妝師,太笨了!”她突然眼珠子一轉,“誒,媽媽不是要你找有香港關係的女朋友嗎?那個住在公園照相館旁邊的汪麗晴就是了!他父母都在香港開餐館的哦。我哪一天約她來家裡一起複習好吧?”

 

小秋的心裡,還停留在“地球化妝師”上,滿腦子亂哄哄的,就氣呼呼地應道,“去、去、去!”說著自己一溜煙跑到中山公園裡的動物園去看動物去了。他看到,被關在籠子裡的獅子,咆哮著,無奈地在鐵籠子裡面踱來踱去,時而,用壯實的前爪刨擊緊鎖的小鐵門,時而,用尖利的鋼牙,咬拽著獅子籠鐵條之間的鐵絲網,好像覺得,我今天怎麼落到這個地步。小秋覺得自己真的像那隻非洲野獸!

 

他想,雖然這兩個新的青蔥美女讓他這個“鏽鐵絲”不能釋懷,但是,他深深地預感到,這兩個美女將來是做大事的人,不是他這種卑微的人可以追求到的。於是,他還是決定選擇到文科班去旁聽。

 

亦文知道了後,笑著對他說,“二哥,看你這個花心的人!我初中有幾個同班的同學,在文科快班。你可不要讓她們來對我說,‘你哥哥怎麼上課不上課老是轉過頭來看我們?可不要像我們班的團幹部黃金生,每天騎著自行車,眼睛到處放電,把幾個美女同學迷得都互相不說話了,哈哈,你看可惡不可惡!’”

 

他真的發現,文科班也有美麗的女生,特別是學校團幹部、住在廣播電台旁邊洋房的任萱麗和中山公園妙釋寺對面的曾秀兩位美女。他還真的悄悄地與亦文確認,是不是這兩個女生。不過,小秋深深地認識到只要翻身的日子到了,世界到處有芳草!於是,小秋收斂了春心,花了大力氣,不僅認真學習語文和政治,還記住了以前沒有學過的中外歷史地理內容。他自我感覺政治這門課在農村學多了,可以在高考中十拿九穩的。

 

六、千載難逢,高考過關

 

才三個月,高考來了!這段時間,他通過熟人,把老家晉江親友捎來的幾斤魷魚乾送給局醫院的醫生,開了張病假條,說是腰部椎間盤突出,需要休息治療,才能脫產複習高考。

 

考試那幾天天寒地凍,雖然是祖國的東南沿海,可是北方冷空氣南下,讓他冷得直發抖。進到考場,他心裡發毛,突然想到了荊軻要刺秦王辭別燕太子那樣的感覺,“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不過想到美麗的女生們,想到一定要超脫地球化妝師這個身份,他必須勇往直前。就這樣,他的心漸漸地,安了下來。

 

第一天上午考語文,考題裡有默寫偉大領袖的詩詞《蝶戀花·答李淑一》,居然把“吳剛捧出桂花酒”寫成“吳剛捧出槐花酒”,後來才聽說這題被扣了5分!高考作文題,《我在這戰鬥的一年裡》,他居然把響應偉大領袖的號召“工業學大慶,農業學大寨”的英文In Industry, learn from Daqing. In Agriculture, learn from Dazhai也附在作文裡!想必那改考卷的語文老師一定蒙了。數學幾乎全軍覆沒,基本上不會做。

 

考完了,他又帶著忐忑的心情出了考場。每天清晨又去給地球化妝了,一直到1978年春節前,高考結果出來了。他居然過了錄取線!他英語分數最高75分,地理69分,語文68分, 歷史65,政治考試分數出乎意料只考了59分,數學分數就更可憐了,連文科卷都才考得15分!總分高於文科錄取線的350,達到351分。於是他填報了英語專業的志願。只是,他老爸在一旁無奈地說,他已經無能為力,沒有辦法再為他跑好學校了。沒多久,他收到了市外語大專班的錄取通知書。

 

亦文的高考總分更高,上了本科線被福大建築系錄取。她告訴他,理科的美女都到遠方去上大學了,文科的在本地,讓他努力努力。

 

“你知道嗎?這次我們快班才幾個人上了高考分數線,其它班的更是哀鴻遍野!我們都是先進突擊手啊!”亦文心滿意足地對小秋說道。

 

小秋沒有回答。他推開窗戶,望著遠處白鹿洞上頂上的小亭子,他記得上中學放假的時候,曾和同學一起到那亭子上玩,還在亭子上刻著“我們要做無產階級革命事業的接班人”。他歎了一口氣想,這人生真像一齣戲,這下子不用再回來拉“泵箱”了,追個美女應該有條件,有機會了!“我願像海鷗一樣那麼勇敢堅強,”他又唱起來了!

 

春節前,“李逵”組織了告別茶話會。生性耿直的“李逵”說,“我們這個公園東服務隊看來是個好地方,還出了個狀元!”他站起來,拍著小秋的肩膀,“小秋啊,你翻身了!祝你小子前程似錦!”

七絕 廈門大霧

七絕

廈門大霧
江哲彥 作

作法蚩尤催大霧,
霎時海島變蓬萊。
鼓浪渡水難帆展,
銀鷺翔飛望日開。
(2016-11-14)

七絕 和春之韻

七絕
和春之韻
江哲彥 作

微信過洋剎那間,
歸雁舞翅苦飛翩。
心思欲往熒屏觸,
萬里詩揚到九天。
(2016-11-13)

七絕 閬苑漢裝媚

七絕
閬苑漢裝媚
江哲彥 作

仙袂飄然傍海嫣,
笛吹一曲忘春眠。
雪梨浪起金沙逸,
尋夢依稀閬苑前。
(2016-11-13)

七絕 答方白先生埃及文明論

七絕
答方白先生埃及文明論
江哲彥 作

獅身人面映天光,
古代文明見燦煌。
回首悠悠千古事,
平心展望旭東方。
(2016-11-13)

七絕 和詩友滕晓熠暨題美照

七絕
和詩友滕晓熠暨題美照
江哲彥 作

美女妙詩留禪意,
池蓮南寺恨遲開。
新州氣象雲天好,
靚照怡人喚夏回。
(2016-11-13)

七絕 香港柏克山午景

七絕
香港柏克山午景
江哲彥 作
翠谷雲低遠閣臺,
行山小犬飲瓶杯。
天光日隱閒情在,
近海無風暖氣回。
(2016-11-13)

七律 為老友遊神戶助興

七律
為老友遊神戶助興
江哲彥 作

東瀛萬樹映碧空,神戶怡人過竹風。
小徑幽然迎遠客,白樓愜意夢紅楓。
石階庭院閒雲靜,蒼嶺車邊逸木躬。
水影天光欣日耀,與朋渡海喜遊東。
(2016-11-13)

改賈寶玉酒令為“漢字悲、愁、喜、樂”

改賈寶玉酒令為“漢字
悲、愁、喜、樂”
江哲彥 作

漢字悲,小頭土底難塵歸。
漢字愁,齊天大聖變孫猴。
漢字喜,拼音輸進電腦裡。
漢字樂,書圖仍見舊本拓。
(2016-11-12)

漢字悲,好像臺灣憂鬱眾烏龜

漢字悲,好像臺灣憂鬱眾烏龜
江哲彥 作

六十年前,並且從那個時候起-

劉備、關雲長、張飛、趙雲被修理成:
刘备、关云长、张飞和赵云;
孫權、魯肅、蔣幹也成了:
孙权、鲁肃和蒋干。

水滸傳,被剃成水浒传;
時遷,這鼓上蚤一躍成了 时迁!
时过境迁啊!

魯達提轄提拳欲打鎮關西,
霎時間定格在
镇关西!

豹子頭風雪山神廟,
雪下了,
頭成了头,
廟成了庙。

齊天大聖,
掐頭剁尾,
祗有不變的美猴王!
南海龍王鰲廣只能鳌广,
壽星還能长寿否?
彌勒也只好弥一下勒。

紅樓夢悲金悼玉啊,
龍鳳寶貝兒,
大觀園哦,
榮寧國府,
變成了
红楼梦龙凤宝贝大观园,
荣宁国府。

世人都曉神仙好,
唯有繁體忘不了。
簡化漢字大躍進,
龍飛鳳舞都不曉!
差一點“龙飞凤午”了。

黛玉林妹妹早就知道
“仙境別紅塵”了!

唯有曹操、董卓、高太尉,
他們還在字裡睡。

探春說“奉命何慚學淺微”,
人啊!
有探春姐姐這感覺嗎?
(2016-11-12)

七絕 南洲夏夜彤雲

七絕
南洲夏夜彤雲
江哲彥 作

夏夜雲蒸半褐彤,
林枝鵲鳥夢榆榕。
人家老犬呼成吠,
摩托輕煙竟聚濃。
(2016-11-11)

七絕 澳洲總理致電川普重申澳美親善

七絕
澳洲總理致電川普
重申澳美親善
江哲彥 作

川普神奇取白宮,
回彈股市一天紅。
驚惶美國遊街鬧,
澳相譚波電話通。
(2016-11-10)

七絕 讚中國發射一火箭 帶五個脈衝星試驗衛星

七絕
讚中國發射一火箭
帶五個脈衝星試驗衛星
江哲彥 作

浩宇巡天恃夜空,
五星小巧妙玲瓏。
集登一箭飛高處,
雲底游仙逐日穹。
(2016-11-10)

七絕 美國大選點人頭

七絕
美國大選點人頭
江哲彥 作

克林頓敗失頭籌,
川普居然競上游。
入主白宮真得意,
蕭條股市遍全球。
(2016-11-9)

七律 平安起居– 讚昆州中國人協會邀請容主任警官介紹警民聯防知識

七律
平安起居–
讚昆州中國人協會邀請容主任警官介紹警民聯防知識
江哲彥 作

昆警親民授錦囊,
鎖門藏鑰固金湯。
樑君就怕人燈響,
網盜專欺意恐惶。
車駕速超遭罰易,
酒酗度過受虧常。
面臨緊急三零撥,
報案從容口譯幫。
(2016-11-9)

七絕 南洲夏夜夢鼾長

七絕
南洲夏夜夢鼾長
江哲彥 作

凌霄電閃驟雲光,
立夏南洲暑氣昌。
夜色稀微林鳥靜,
鄰家老漢夢鼾長。
(2016-11-8)

七絕 水仙瑤琴浮綠音

七絕
水仙瑤琴浮綠音
江哲彥 作

天光綠漏灑萍茵,
疑是仙工染錦新。
鏡水浮妍紅倩麗,
才聞異曲撫絃真。
(2016-11-7)

七絕 南洲鶺鴒鳴

七絕
南洲鶺鴒鳴
江哲彥 作

鶺鴒鳴翠醉人音,
日麗風和悅眾心。
山野春欣芳菲色,
吟詩入夢睡蟲侵。
(2016-11-6)

七絕 月夜池波

七絕
月夜池波
江哲彥 作

春風又起意還童,
明月清光染皓翁。
池水微瀾凝夜色,
撫琴一曲煮茶紅。
(2016-11-6)

七絕 郝氏甘藍卷

七絕
郝氏甘藍卷
江哲彥 作

翡翠甘藍肉末瓖,
青蔥又搭靚膏湯。
細絲蘿蔔紅丁脆,
天晚欣然有菇香。
(2016-11-6)

七絕 二兄弟香港聚會

七絕
二兄弟香港聚會
江哲彥 作

王李香江聚首欣,
佳餚素菜愜微醺。
四方好友皆稱譽,
擇日相逢酒兩斤。
(2016-10-27)

為大學同學助興

為大學同學助興
江哲彥 作

今夜有朋又相聚,
杯中美酒更宜人。
勸君莫負空樽枉,
斟滿金香度良辰。
(2016-11-5)

七絕 題郝同學篔簹夕照

七絕
題郝同學篔簹夕照
江哲彥 作

金風一縷花間刺,
湖水微瀾映夕輝。
聞說故鄉冬返暖,
篔簹吐翠夢芳菲。
(2016-11-5)

七律 讚黃金海岸梁鐵先生(藏頭詩)

七律
讚黃金海岸梁鐵先生(藏頭詩)
江哲彥 作

梁師繪畫煥丹青,
鐵羽呼風顯物靈。
藝影天仙飛廣宇,
術光塵侶接輝星。
收筆時耀驚凡眾,
藏鋒屢熙喜馥馨。
中展千花融世界,
心昇海岸拱金屏。
(2016-11-5)

七絕 譚伯林鎮酒吧即景

七絕
譚伯林鎮酒吧即景
江哲彥 作

酒肆門前望峻山,
牛車舊日煥重關。
羊駝初夏毛堪剃,
譚鎮遊人自樂閒。
(2016-11-4)

七絕 錢伯斯低窪即景

七絕
錢伯斯低窪即景
江哲彥 作

浮雲蔽日映青天,
草沃牛歡嚼地鮮。
水甸茵茵風送爽,
南洲鬱鬱又豐年。
(2016-11-4)

七絕 鬧市春園

七絕
鬧市春園
江哲彥 作

春葉欣然嫩夕暉,
茵坪學女伏青依。
讀書喜有天高爽,
林鳥鳴枝懶躍飛。
(2016-11-3)

七絕 依普綏茨市布熱莫河邊春色

七絕
依普綏茨市布熱莫
河邊春色
江哲彥 作

蔥蘢棧道漏斜陽,
綠意春欣瀲滟光。
依市河間橋岸聳,
東風送暖鳥啼崗。
(2016-11-2)

七絕 布里斯本春河夜色

七絕
布里斯本春河夜色
江哲彥 作

舟渡春河水冷舷,
遲鶯樹底晚啼天。
時人無意觀燈色,
卻見高樓影耀鮮。
(2016-11-1)

七絕 榮榜易失– 墨爾本杯賽馬

七絕
榮榜易失–
墨爾本杯賽馬
江哲彥 作

好馬奔騰令賭迷,
賽場起落似檀溪。
褐駒一躍欣圓夢,
爭冠群雄卻緩蹄。
(2016-11-1)

七絕 夢茗香

七絕
夢茗香
江哲彥 作

靜臥山廬意念高,
化蛟雲海竄波濤。
林邊暗夜尋茶飲,
得品香茶賞糯糕。
(2016-10-31)

七絕 凡間春夜

七絕
凡間春夜
江哲彥 作

南洲春夜鳳來儀,
飄逸仙卿婉柳眉。
月色皎潔禽眠樹,
輕歌曼舞若縈詩。
(2016-10-31)

七絕 吾廬南山下

七絕
吾廬南山下
江哲彥 作

南山菊隱竹籬東,
吾愛新廬結果紅。
枝尾海棠花艷麗,
詩書數卷逸天風。
(2016-10-30)

七絕 海棠嬌艷

七絕
海棠嬌艷
江哲彥 作

春秋一任海棠風,
自古名花借蕊宮。
仙羽啼天歌婉轉,
隔窗秉火蠟欣紅。
(2016-10-30)

七絕 月下佳人淚霑巾

七絕
月下佳人淚霑巾
江哲彥 作

楊柳依依月影新,
佳人淚灑繡花巾。
天星遠爍蟾宮夢,
夜犬林邊吠黑真。
(2016-10-29)

七絕 孫中山與中國近代文明座談會有感

七絕
孫中山與中國近代
文明座談會有感
江哲彥 作

長江滾滾浪奔流,
辛亥新聲醒九州。
偉岸規圖強國夢,
東方首屹共和求。
(2016-10-29)

江城子 憶春雪

江城子
憶春雪
江哲彥 作

麥園春雪覆新橋。
曠山迢。夢雲潮 。
鼓浪青天,白鷺日光韶。
車緩輕舟初上島,逾夏夜,賦詩聊。
(2016-10-28)

七絕 秋 思

七絕
秋 思
江哲彥 作

娥眉顰蹙懶梳妝,
落葉秋風雁塔黃。
日暮鴉啼愁客遠,
江流逐絮夢帆揚。
(2016-10-27)

七絕 仙 道

七絕
仙 道
江哲彥 作

禪心向善若糊塗,
歸隱山林勝仕途。
野鶴閒雲松宇歇,
天風海浪煮茶壺。
(2016-10-27)

七絕 二兄弟香港聚會

七絕
二兄弟香港聚會
江哲彥 作

王李香江聚首欣,
佳餚素菜愜微醺。
四方好友皆稱譽,
擇日相逢酒兩斤。
(2016-10-27)

七絕 神舟歸來

七絕
神舟歸來
江哲彥 作

神舟倏下落帆平,
老景陳冬斂翅誠。
回首天宮仙羽界,
唏噓不勝弄蠶縈。
(2016-11-19)

七絕 神舟別天宮

七絕
神舟別天宮
江哲彥 作

神舟錨起別天宮,
老景陳冬醉日紅。
大地飄然仙侶返,
飛蠶吐錦可揚虹。
(2016-11-18)

西施、貂蝉、王昭君和杨贵妃她们真的很美丽吗?(杂文)

西施、貂蝉、王昭君和杨贵妃她们真的很美丽吗?(杂文)

江哲彦 作

人们一般认为,中国古代的四大美女按照年代的顺序排列是:西施、王昭君、貂蝉、杨贵妃。不过,人们常常却把美女的名次按西施、貂蝉、王昭君、杨贵妃的顺序来排。为什么?没有人能知道。

这么多年来,没有看到任何美女们生前的画像,只有一些文学作品对四大美女的描写,而且这些文学作品,也不见得描写得非常详细,好像最出名的要算白居易的《长恨歌》对杨贵妃的描写,“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如此等等。

现在要谈谈西施与貂蝉,她们分别是先秦和汉末的女子。她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以色相去完成政治任务!王昭君的美丽,更加让人难于相信。她可以说是深宫怨妇,自告奋勇,远嫁塞外,也是要完成睦邻友好的外交使命。

这样一来,一个女子的美丽就是能惊动权势人物,麻醉他们,直至工作的对象精神上被瓦解,让派遣她们的人达到政治目的。这些权势人物,有的掌握千军万马,有的武艺高强,天下无敌。他们要什么样的女子应该说都可以办得到。就凭这点,她们就让人相信了,是历史上最美丽的女子。不过,原来人们口碑的美人,好像都是让人相信必须牺牲某些宝贵的东西才能达到的!有一点必须提一下,富态的杨贵妃真的美丽到“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的程度吗?年纪大的唐玄宗会不会看走眼了?她会不会是后世人们以为“安史之乱”而被杀才让人混入最美女子群里的“掺沙子”分子?

(于2017年1月5日)

七絕 恭祝郝秀麗同學回遷之喜

七絕
恭祝郝秀麗同學
回遷之喜
江哲彥 作

金風送爽適回遷,
喜事臨門萬好全。
悅目賞心家務重,
萱花秀麗盡歡姸。
(2016-10-27)

七絕 哀悼澳洲黃金海岸夢幻世界遊樂園四殞命者

七絕
哀悼澳洲黃金海岸
夢幻世界遊樂園四殞命者
江哲彥 作

尋趣生悲本不該,
黃金海岸出奇災。
樂園夢幻騰渦浪,
喪母兒童命可哀。
(2016-10-26)

讚陳蔡二同學小聚

讚陳蔡二同學小聚
江哲彥 作

秋風過英倫,
又聚同學情。
小哥見阿姨,
越來越聰明。
(2016-10-25)

七絕 彩虹鸚鵡南洲春暮

七絕
彩虹鸚鵡南洲春暮
江哲彥 作

雲稀日暮疏枝歇,
暗影春光啄木須。
仙羽彩虹高梗悅,
人家有酒滿杯壺。
(2016-10-25)

七絕 再讀聖經之約翰福音

七絕
再讀聖經之約翰福音
江哲彥 作

施洗約翰傳主意,
耶穌基督救恩馨。
神垂世界人皆福,
聖道天成肉喻銘。
(2016-10-24)

五絕 江亭月色

五絕
江亭月色
江哲彥 作

江月耀山空,
聞郎踏歌中。
凴欄歎寂寞,
猶歎一葉紅。
(2016-10-23)

五律 南洲蘆舍和友詩

五律 南洲蘆舍和友詩
江哲彥 作

故園易生愁,新郡自悠悠。
野鶴鳴春喜,閒雲逐飛舟。
綠卉伴花好,林間葉藏幽。
午眠懶身起,獨自品茗優。
(2016-10-23)

七絕 墨海金城鷗

七絕
墨海金城鷗
江哲彥 作

烏雲重染滲金城,
逐浪群鷗喚春驚。
細雨騰波魚淺躍,
揚帆愜意醉航情。
(2016-10-23)

七絕 西式早餐詠

七絕
西式早餐詠
江哲彥 作

鹹肉番茄抹黃油,
蛋黃雙鮮麵包酬。
春晨餐飽精神爽,
吟詩作對更風流。
(2016-10-23)

七絕 墨海金城鷗

七絕
墨海金城鷗
江哲彥 作

烏雲重染滲金城,
逐浪群鷗喚春驚。
細雨騰波魚淺躍,
揚帆愜意醉航情。
(2016-10-23)

真相太贵了!(杂文)

 真相太贵了!(杂文)

江哲彦 作

2017年元旦前,罗辑思维的罗振宇在深圳为人们描绘了几只“黑天鹅”。其中一只就是“后真相时代”,因为真相太贵了!

是啊,曹雪芹就曾提到,“真事隐去,假语村言”,甚至是“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历来如此,君不见司马迁记历史也有偏颇?不然,西施的结局怎么没有明确呢?

西施是华人心目中最美丽的女子,可是又有谁见过呢?能描述西施的美丽,恐怕就是通过“东施效颦”来反正了,因为有人要模仿她心口疼的美丽模样,并没有提到西施的身高是多少,三围是多少,痣在脸上的坐标,皮肤的色度,腿有多长,… … 这一切的一切,造成了海内外华人,自有电影、电视以来拍出了多少部不同形象的西施,一个个都美若天仙,其实又有谁见过美丽的天仙呢?

就在罗振宇在凭空描绘 “黑天鹅”之前,微信群里有个老同学问了我两个问题,一是说为什么华人很早到达澳洲却不侵占澳洲?据我所知,华人的沉船是在现在的北澳领地海域,所以我就说,应该是他们上了岸,发现到处都是鳄鱼和毒蛇,所以离开了,真的运气不好。她又说为什么郑和下西洋的时候中国人不对外殖民?不知道她是在谴责西方帝国主义殖民,还是要褒扬中华民族是不欺负弱小民族、爱好和平的民族。我当时只想到,应该是永乐大帝朱棣为了追查朱允炆的下落,才派郑和出国的。

过了几天,我仔细一想,应该不仅仅是因为明帝国这个国家机密吧?首先,皇上派遣一个太监出海,没让他殖民,他若是殖民了岂不是犯了欺君之罪吗?郑和是太监啊,皇上没叫他殖民,他敢吗?

华夏文明高度发达,幅员辽阔,资源丰富,不像英国,气候不好,只能养几只羊,又没有茶喝。还有,外国的伙食那么难吃,郑和一帮人肯定要回中国。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分析,郑和本人看到外国美女也无能为力。

中国人在周边的缅甸、泰国可以住些人,其它地方就住不了,阿拉伯那么干燥,非洲那么炎热,怎么受得了呢?

还有啊,人家皇上给的钱不够,就是发现金矿银矿,也没办法修路建基础设施,把宝贝运回来,那就没戏了。

再说,中国人智力不够,没达到英国人那样统治人的能力。你跟人家讲仁义道德,人家又不懂,把你杀了,是不是?看看周边的高丽、交趾,只能靠武力。

还有啊,英国人认为他们是把文明传到世界各地。中国人比较实在,没必要吃饱撑着,而且皇上深谙“治大国如烹小鲜”,火候刚好最好。

另外,中国人不重视科技,武器落后。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读书干什么?考个官做。搞科研干什么?虽然有四大发明,但是,当时工业革命还没有在神州大地发生。

再说,英国人是有宗教的精神支柱,还认为他们是传扬上帝的福音,拯救野蛮人。中国人没有统一的宗教,儒释道三合一,皇上就信自己。

更重要的是,中国皇帝从明朝起就禁止对外贸易,如果陶朱公多了,民间藏富了,是要造反了吗?

郑和到底是为什么到印度洋转了几圈就又回去了?不清楚,嗨,真相太贵了!咱老百姓,还是洗洗睡了。

 

(于2017年1月4日)

七律 華夏霜降南洲穀雨

七律
華夏霜降南洲穀雨
江哲彥 作

北國霜降已三秋,穀雨春欣至南洲。
鵲起鳴天尋食逸,鴉啼啄地覓餿留。
雲遮日影人眠懶,風輕花倩水盈流。
故園俗有時進補,新郡歡嚐肉羊優。
(2016-10-23)

七絕 香港花園

七絕
香港花園
江哲彥 作

庭院石階下秋池,
涓涓水注湧新詩。
滿園日色金風熱,
綠葉依然曳盈枝。
(2016-10-22)

七律 南洲閒暇樂

七律 南洲閒暇樂
江哲彥 作

蘆舍幽居伴春深,陋廳獨賦仿唐吟。
身輕聚氣緩筋骨,詩禮存俗入怡心。
暢詠南洲賞山月,閒吹口哨勝撩琴。
功名利祿何人有,本欲逍遙唱華音。
(2016-10-22)

七絕 時裝女模

七絕
時裝女模
江哲彥 作

獨坐門前望春風,
山雨欲來伴新紅。
鳥語林間傳婉意,
浪貓如醉草坪中。
(2016-10-22)

七絕 江橋新霧秋

七絕
江橋新霧秋
江哲彥 作

煙波江上立白橋,
兩岸猿聲杳成寥。
雨後三峽朦朧意,
官人自在賞天驕。
(2016-10-22)

七絕 野貓饑臥春

七絕
野貓饑臥春
江哲彥 作

浪貓棄主到新家,
白日怡然臥閒暇。
春雨欲來踱青野,
飢腸轆轆覷鳴蛙。
(2016-10-22)

七絕 海馬颱風襲粵

七絕
海馬颱風襲粵
江哲彥 作

風風雨雨大洋生,
海馬狂飆掃鄉城。
香港懸球逾八號,
堪憐老少難出行。
(2016-10-21)

七絕 緬懷周健博士

七絕
緬懷周健博士
江哲彥 作

英年早逝天妒才,
防疫先鋒世人懷。
婦女生命萬千好,
歸功周健疫苗佳。
(2016-10-21)

七絕 鷺島秋雲

七絕
鷺島秋雲
江哲彥 作
漫天雲舞似花容,
出岫婀娜躍青峰。
秋色金風西山起,
英華不遜亦藏龍。
(2016-10-21)

七律 讚神舟十一號對接天宮二號成功暨進行科學實驗

七律
讚神舟十一號對接天宮二號成功
暨進行科學實驗 / 江哲彥 作

廣宇神舟泊天宮,秋豐白玉出絲籠。
飛蠶皓雪鑽桑葉,雲錦青霄吐馨虹。
老景扶搖日輝星,陳冬漫步月凌空。
擬南芥好花開易,仙界舒筋健身嵩。
(2016-10-21)

七律 讚美國義父母收養中國殘疾兒童

七律
讚美國義父母
收養中國殘疾兒童
江哲彥 作

蜾蠃蛉螟本無稽,上帝垂福有恩誼。
華夏殘兒得收養,美國父母孵情齊。
人間真義感民眾,天上憐憫觸心啼。
四海凌波連萬里,五湖良善貫東西。
(2016-10-21)

七絕 倚燈喜鵲

七絕
倚燈喜鵲
江哲彥 作

春來喜鵲望天歌,
雲海留情忘蹉跎。
日暮蒼穹青洩底,
倚燈好過踏飛鵝。
(2016-10-20)

七絕 讚廈門國際茶產業博覽會

七絕
讚廈門國際茶產業
博覽會
江哲彥 作

海堤茶葉久仍新,
滾水紅湯回味真。
渣末汲甘微澀苦,
華夏飲品會提神。
(2016-10-20)

七絕 贈官大人聊慰公務滯楚地

七絕
贈官大人聊慰
公務滯楚地
江哲彥 作

山雨蒸騰落江天,
雲澤滋潤遠林煙。
官人公務門前滯,
暮色怡景似嫡仙。
(2016-10-20)

七絕 桉林暮影

七絕
桉林暮影
江哲彥 作

桉林野鶴暮驚飛,
遠客停足歇池磯。
倒影漣漣迴人語,
仙翁逸緻喚霞歸。
(2016-10-20)

七絕 南洲西霞

七絕
南洲西霞
江哲彥 作

西霞鳳尾染林顛,
小苑欣橋現池蓮。
春夜鏤廊香花夢,
蛙迎遠客自鳴鮮。
(2016-10-20)

七律 廈大代表團訪 布里斯班

七律
廈大代表團訪
布里斯班
江哲彥 作

紫楹綻放為迎賓,
母校來人恰逢春。
布市河歡日熙妍,
昆州雀躍樹叢新。
成就卓榮拓海外,
科研光彩耀華閩。
奮進育才工程浩,
九十余載治學真。
(2016-10-20)

雨後春晨

雨後春晨
江哲彥 作

一夜春雨急,
蛛絲竟撲面。
鳥驚棄食飛,
瓦瓴自啼眄。
(2016-10-18)

七絕 鷺島鴨湯好味

七絕
鷺島鴨湯好味
江哲彥 作

昨夜鴨好飽秋風,
佳湯燒酒作金夢。
平明鷺島日旭處,
猶憶新胗味難同。
(2016-10-17)

七絕 南洲春夜夢詩卿

七絕
南洲春夜夢詩卿
江哲彥 作

月皓春雲似怡翁,
玉盤迎絮照塵空。
嫦娥姣好倚何處?
靜夜佳卿詠詩夢。
(2016-10-17)

七絕 題神舟十一號飛船翱翔太空

七絕
題神舟十一號
飛船翱翔太空
江哲彥 作

酒泉醉夢放神舟,
老景陳冬太空遊。
平步天宮嫦娥訝,
吳剛歇斧亦回頭。
(2016-10-17)

七絕 餡餅萬里香

七絕
餡餅萬里香
江哲彥 作

糰麵和妥餡成香,
烤焙爐勻現油黃。
肉末薑蔥調雞蛋,
飄然四海盡流芳。
(2016-10-16)

七絕 藍瘦香菇

七絕
藍瘦香菇
江哲彥 作

藍鈴紫焰屹春風,
瘦秀曦明曳長空。
香艷無機臨高處,
菇翎喜鵲傍枝叢。
(2016-10-16)

七絕 橋棧春月照南洲

七絕
橋棧春月照南洲
江哲彥 作

月皓春明海怡風,
橋棧依稀夜燈融。
浪緩微聲聽濤逸,
鷗眠沙岸似仙翁。
(2016-10-16)

七絕 布里斯班中央商務區春時即景

七絕
布里斯班中央
商務區春時即景
江哲彥 作

警馬維安市街間,
巡查巨細可疑斑。
雲遮日耀人怡道,
脆緩蹄聲鶴行閒。
(2016-10-13)

天仙子 憶鄧麗君

天仙子
憶鄧麗君
江哲彥 作

天籟繞梁縈幽夢,
小村之戀鳴翔鳳。
風花雪月麗君歌,
雲起虹。梅花弄。
萬里知音懷君眾。
(2016-10-12)

漁歌子 南洲鷓鴣鳴

漁歌子
南洲鷓鴣鳴
江哲彥 作

春色撩人鳴鷓鴣,
百花爭艷日西途。
雲彩蔚,海風吹,
仙翁唱舞若輕飛。
(2016-10-11)

長相思 南洲春到

長相思
南洲春到
江哲彥 作

綠樹紅,院角紅,
紅耀春光媚艷梢,
鶯歌燕舞嬌。
人逍遙,鶴逍遙,
鶴上雲間山月韶,
澳洲銀海潮。
(2016-10-11)

七律 紹興頌

七律
紹興頌
江哲彥 作

蘭亭遺墨歷來新,
天下書楷右軍神。
黃酒飄香逾萬里,
越王嘗膽臥柴薪。
大禹功勞千古讚,
知章享譽賦詩真。
秋瑾巾幗英烈傳,
神州滄海出名人。
(2016-10-11)

七絕 大河浪淘沙

七絕
大河浪淘沙
江哲彥 作

野鶴雲飛看神州,
黃河入海魚爭游。
巍巍秦嶺西江月,
不盡長江滾滾流。
(2016-10-10)

七絕 辛亥革命一百零五週年有感

七絕
辛亥革命一百零
五週年有感
江哲彥 作

歲月悠悠炮聲隆,
武昌起義伴秋風。
煙雲渺渺觀滄海,
變幻桑田閱無窮。
(2016-10-10)

七律 春日往布村紐絲黛區再觀賞《皆大歡喜》

七律
春日往布村紐絲黛區
再觀賞《皆大歡喜》
江哲彥 作

莎翁借戲演人生,
世界旖旎舞台棚。
男女紛紛登獻藝,
各人總有角噓鳴。
情侶終究成佳眷,
冤家竟畢釋嫌聲。
布村今日雲雖厚,
再展舊劇若新菁。
(2016-10-9)

七絕 南洲一日暑氣

七絕
南洲一日暑氣
江哲彥 作

纖花綠草映春昌,
日午薰風醉人長。
海宇無雲青天杳,
明朝又復好時光。
(2016-10-8)

七絕 春薰郊野貓

七絕
春薰郊野貓
江哲彥 作

一日薰風忘春深,
野貓鳴怨有殍音。
嶙峋流浪棲郊野,
看似雄威卻微喑。
(2016-10-8)

七絕 今夜微信又荒唐

七絕
今夜微信又荒唐
江哲彥

微信荒唐又出包,
之前訊息暫遺拋。
敬請親朋存原諒,
也許明天就回捎。
(2016-10-7)

七絕 春晨布村 Spring Morning in Brisbane

七絕
春晨布村
江哲彥 作

良晨美景何處尋,
小道旭陽映春深。
隔葉黃鸝歌婉轉,
東風贈暖撫仙襟。
(2016-10-6)

Spring Morning in Brisbane
by George Jiang

Where can such a wonderful scenic morning be found?
Just in this small lane so deepen by spring morning glow.
Orioles among the trees keep singing melodiously,
while east breeze is warmly brushing clothes of merry people.

七絕 美人之最竟謎縱

七絕
美人之最竟謎縱
江哲彥 作

西施范蠡隱江湖,
雪夜風花逐仙鳧。
歲月如歌無人曉,
美人畢竟偎商賈。
(2016-10-5)

五絕 南洲春暖

五絕
南洲春暖
江哲彥 作

春鬧夏來臨,
已然送金風。
繁花錦簇簇,
昆州似仙宮。
(2016-10-5)

七絕 為官大人捕鼠獻計

七絕
為官大人捕鼠獻計
江哲彥 作

久居市內鼠來侵,
智捕毒殺未決心。
無貓可勸官大人,
堂木追擊就宜擒。
(2016-10-4)

五絕 布市春光

五絕
布市春光
江哲彥 作

美女與朦朧,
愛思傾無窮!
旗袍喚族穎,
文俊詩意濃。
(2016-19-4)

七絕 春花開昆州之二

七絕
春花開昆州之二
江哲彥 作

紅紫花開映天光,
金城有樹耀春煌。
魚鷹不見飛歡樹,
應顧蝦腥繞沙長。
(2016-10-4)

七絕 春花開昆州之一

七絕
春花開昆州之一
江哲彥 作

花前月下有人來,
論道彈琴樂盈懷。
無雪昆州晴天碧,
布村春夢鳥啼階。
(2016-10-4)

七絕 伊麗莎白二世 誕辰假日休閒

七絕
伊麗莎白二世
誕辰假日休閒
江哲彥 作

皇家御誕庶民暇,
陋舍閒吟漢詩佳。
素飯飽餐聽仙曲,
春風化雨隱天涯。
(2016-10-3)

五絕 讚文俊兄愛國詩

五絕
讚文俊兄愛國詩
江哲彥 作

華僑望祖國,
歲月自如梭。
北天朝陽盛,
南土立巍峨。
(2016-10-3)

七絕 讚黃金海岸女詩人毛毛

七絕
讚黃金海岸女詩人毛毛
江哲彥 作

怡然自得釀美詩,
清照如凡懶妝遲。
南海金城吟仙賦,
朝陽鳴鳳雲天馳。
(2013-10-3)

七絕 讚靈通巖佳境

七絕
讚靈通巖佳境
江哲彥 作

靈通巖險有奇峰,
咫尺天涯望塵紅。
祗在近鄉平和境,
經年未識玉仙風。
(2016-10-3)

七絕 路邊見警執勤

七絕
路邊見警執勤
江哲彥 作

假日輕車雨淋行,
紅藍燁閃路沿迎。
原來巡警拴洋女,
手銬雙加按頭平。
(2016-10-3)

七律 讀于鍾宏先生悼馬思聰詩有感

七律
讀于鍾宏先生
悼馬思聰詩有感
江哲彥 作

南洲春雨落連綿,
滿樹花蕾待明鮮。
故里秋風吹落葉,
桃源白露澍成煙。
斯人妙樂享華譽,
異域懷鄉怨秦絃。
若苦紅塵多煩鬱,
陶朱省卻咒邪言。
(2016-10-3)

七絕 春雨假日談業務 業主失約

七絕
春雨假日談業務
業主失約
江哲彥 作

春雨朦朧鳥鳴喧,
遊人寥落鴉語昏。
輕車賞曲行程暢,
業主未歸兒應門。
(2016-10-3)

七律 春日於布里斯班伯林巴區觀莎士比亞喜劇

七律
春日於布里斯班
伯林巴區觀
莎士比亞喜劇
江哲彥

四百年前逝莎翁,
佳劇依然悅東風。
布市清新曦光照,
伯區戲舊旌旗紅。
《皆大歡喜》怡人樂,
《終成眷屬》令仙衷。
劍舞如花鏗鏘響,
原來祗為好結終。
(2016-10-2)

七絕 春日荷蘭公園見聞

七絕
春日荷蘭公園見聞
江哲彥 作

布村回暖艷陽天,
野鶴逐雲眾人閒。
彩幟飛揚童心悅,
紅球裝點酒食鮮。
(2016-10-2)

七絕 春日布村若克利區印度文化節見聞

七絕
春日布村若克利區
印度文化節見聞
江哲彥 作

雲淡風涼日新烘,
天竺古韻勁歌隆。
異族咖哩香醇醉,
皂液彩球吹玩童。
(2016-10-2)

渡江雲 布村春日賞粵曲

渡江雲
布村春日賞粵曲
江哲彥 作

布村春日好,雀躍綠樹,粵曲正閒悠。
水漫金山寺,觸犯天條,為許卻煩憂。
牛郎織女,會鵲橋、短暫難留。
遺恨淚、江山如畫,逝水向東流。

仙洲。張生龍女,煮海真情,恰知音信守。
清調回、貂蟬呂布,王允施謀。
又聞帝女花庵遇,故國破、駙馬相求。
聲抑鬱、滿堂歡喜歌優。
(2016-10-1)

七絕 題抗日戰爭宜昌保衛戰指揮部

七絕
題抗日戰爭宜昌
保衛戰指揮部
江哲彥 作

歲月滄桑緬當年,
槍林彈雨禦敵前。
長江峽險凌雲處,
英豪勇挫寇沉淵。
(2016-9-30)

七絕 閩歐茶音同源於 海上絲綢之路

七絕
閩歐茶音同源於
海上絲綢之路
江哲彥 作

洋茶原產閩南峰,
遠貿傳歐有遺蹤。
海上絲瓷揚帆起,
西人得此飲杯濃。
(2016-9-30)

七絕 老獅候風雨

七絕
老獅候風雨
江哲彥 作

老獅獨立沐春風,
路上車流遇燈紅。
夜裡狂飆加陣雨,
花枝塵土攪泥融。
(2016-9-29)

五絕 題北極綠光

五絕
題北極綠光
江哲彥 作

幽浮綠凌空,
夜色遺迷夢。
極北景如幻,
難分是西東。
(2016-9-28)

七絕 美人之最竟謎縱

七絕
美人之最竟謎縱
江哲彥 作

西施范蠡隱江湖,
雪夜風花逐仙鳧。
歲月如歌無人曉,
美人畢竟偎商賈。
(2016-10-5)

七律 預報明日風雨傾南洲

七律
預報明日風雨
傾南洲
江哲彥 作

預言慘烈有風生,
南海龍王怒圓睛。
雷雨狂飆明朝至,
雪霜雹霰自雲傾。
澳洲史未俱前例,
百姓卻需避餘驚。
防范天災多照顧,
虔祈無害禍從輕。
(2016-9-28)

七絕 讚洪偉國兄颱風夜聯誼

七絕
讚洪偉國兄颱風
夜聯誼
江哲彥 作

群主抗颱又聯誼,
中秋博餅不缺席。
單車遮雨風何懼,
感動全班讚聲齊。
(2016-9-28)

七絕 贈深田好友會

七絕
贈深田好友會
江哲彥 作

油麥青瑩脆滑新,
非凡花藝置瓶珍。
雲天風起掀來雨,
祈願平安暢途津。
(2016-9-27)

七絕 深田夫子饗客

七絕
深田夫子饗客
江哲彥 作

海蟹蒜香有紅湯,
魷魚韭菜炒絲薑。
深田聚會佳餚好,
主客杯觥話短長。
(2016-9-27)

望海潮 憂颱風又臨閩

望海潮
憂颱風又臨閩
江哲彥 作

梅姬風勁,妖飚鯰魚,已經登陸台灣。
摧樹撼墻,車行路阻,高樓牌塔折彎。
滿目廢痍攤。雨橫玻窗碎,眾店皆關。
暝夜戰驚,水侵室內,入眠難。

明朝去閩東南。但祈無大害,人馬平安。
商港暢通,航飛照舊,風調雨順天寬。
千里慮心擔。氣象頻看,鴻雁翾山。
只願欣榮好景,市井盡言歡。
(2016-9-27)

七律 日暮東風裊

七律
日暮東風裊
江哲彥 作

西山望月入黃昏,
尋鶴倚亭佇松村。
喜鵲鸚鵡爭枝歇,
鷯哥黃鷳鳴草墩。
新紅盈翠東風裊,
嫣紫滴青仙鄉痕。
合意陋居出行便,
陶公亦忘桃花源。
(2016-9-26)

七絕 藝文雅集再領教王老師談陶淵明詩

七絕
藝文雅集講座再領教
王老師談陶淵明詩
江哲彥 作

歸隱田園種豆稀,
鄰人為友結廬依。
繁桑垂柳菊花傲,
濁酒簞食看夕輝。
(2016-9-25)

七絕 杭州西湖秋景

七絕
題杭州西湖秋景
江哲彥 作

塔頂金光耀天城,
西湖歌女暫歇聲。
水波瀲滟遊人悅,
何處綠茵有新塵?
(2016-9-25)

七絕 和王夫子「嬋娟愁」

七絕
和王夫子《嬋娟愁》
江哲彥 作

千金難買老來瘦,
玉宇嬋娟競潮流。
不愛豐腴思嶙峋,
人間小弟歎橫秋。
(2016-9-25)

七絕 題黃德馨詩主妙照

七絕
題黃德馨詩主妙照
江哲彥 作

狂飆撼島樹成虹,
嘉嶼幽街有新躬。
八卦樓高飛鳥返,
天風海雨滌塵紅。
(2016-9-25)

七絕 歎煙花

七絕
歎煙花
江哲彥 作

捨命無私獻美時,
成花焰火娛人詩。
空中耀過金光艷,
即逝瞬間彩華馳。
(2016-9-25)

七絕 讚布里斯班河焰火

七絕
讚布里斯班河焰火
江哲彥 作

火菊焰瀑競流霞,
耀紫金紅墜雲紗。
曲水河橋騰星湧,
春來夜色放光華。
(2016-9-24)

七絕 讚濮貴新老師宋詞講座

七絕
讚濮貴新老師
宋詞講座
江哲彥 作

燦爛春光耀東風,
老師詳解宋詞通。
婉約豪放文華妙,
受益良多識泉充。
(2016-9-24)

七絕 海棠曳金風

七絕
海棠曳金風
江哲彥 作

雨打海棠損花枝,
書齋失色月虧時。
紅妝瑰麗仍鮮艷,
獨曳金風頤盈詩。
(2016-9-23)

七絕 南洲睡蓮甦

七絕
南洲睡蓮甦
江哲彥 作

仙蓮獨綻仲春時,
青葉如盤睡瑩池。
東風裊裊甦蛩奮,
西陽依依落霞遲。
(2016-9-23)

七絕 南洲鸚鵡怡春

七絕
南洲鸚鵡怡春
江哲彥 作

憨怡鸚鵡下坪茵,
蕪草叢中啄青蘋。
映樹斜陽天高爽,
南洲萬物正愉春。
(2016-9-23)

七絕 聞詩友歐陽少卿受傷

七絕
聞詩友歐陽少卿
受傷
江哲彥 作

驚悉輕騎失衡傷,
未知貴體可復康?
紅顏福氣還猶在,
祈佑詩媛愈如常。
(2016-9-23)

七絕 小白鷺回歸大自然

七絕
小白鷺回歸大自然
江哲彥 作

小鷺欣然翥翾空,
佳媛難捨望雲蓬。
相伴幾日生情愫,
一旦徘徊憶池中。
(2016-9-22)

七絕 仲夏荷風

七絕
仲夏荷風
江哲彥 作

燕子呢喃剪熏風,
旗袍綢影綠怡紅。
蘭亭暮色流霞好,
荷葉輕搖偎蓮蓬。
(2016-9-21)

七絕 新西蘭奧克蘭春意盎然

七絕
新西蘭奧克蘭
春意盎然
江哲彥 作

雨霧迷離落春紅,
晨熙步徑海來風。
鄰里閒遊隨黑犬,
奧市人家似仙宮。
(2016-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