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還是G19+1?

G20還是G19+1?
洪丕柱

西方有些傳媒將7月7到8日在德國漢堡舉行的G20形容成“G19+1”,這個1就是特倫普;特別是對氣候改變問題他毫不含糊地堅持美國退出巴黎協定的立場,使他成了峰會上的一名孤獨者、獨行俠。傳媒說他掙扎著要顯示非正統的策略(struggling to show unorthodox strategies)並將美國變成一個閉鎖的國家。
我看到有些媒體甚至對峰會領袖集體照中特倫普的位置也評頭品足:有一次他被排在第二排,而不是傳統上美國總統站在東道主身邊;還有一次他被排到第一排最右邊;但這次,排在第二排的法國總統馬克龍擠到前面去拍特倫普的肩膀並同他咬耳朵,然後就站到了他的右邊,傳媒對此評論說,峰會上的兩位“政治素人”(即從來沒有政治經驗直接當選總統者),一位最老、一位最小,大概是共同語言將他們聯繫起來了吧。後來才知道他是邀請特倫普在峰會後訪法,參加法國國慶(紀念7月13日攻打巴士底獄)的。但特倫普看來似乎一點也不計較他在團體照裡的位置!
這是否意味著特倫普的美國放棄了對世界的領導權?看到有中國傳媒乘機渲染中國對(一旦美國退出領導地位)的世界的影響和領導;儘管澳洲電視台的報道中,中國領導人的鏡頭並不太多。
且不討論一個百姓被關在防火墻內連對世界的知情權都沒有的國家是否能領導當今世界,但讓我們看看特倫普是否在乎領導世界,是否如傳媒所說他既無願望也無能力領導世界(neither the desire nor the capacity to lead the world)。
作為精明商人,特倫普知道當世界領袖的代價(其他哪個國家能承擔這個代價?)。比如,大多數傳媒只譴責特倫普退出巴黎協定,而沒說他為什麼要這樣做。
一個立志要使美國再次強大的總統,深知目前阻礙美國強大的是她沉重的債務。這債務除了國內福利等造成的入不敷出外,就是為了做世界一哥而需要為其承諾的國際義務付出的經濟代價:聯合國22%的經費來自美國,而她並不因此而比別人擁有更多權利:她只有同其他四個經濟貢獻不多的常任理事國同樣的一票的否決權,因此她的很多提議能輕易地被諸如俄國和中國否決;但聯合國沒有世界警察美國就等於沒有尖牙利爪的老虎,誰也不會聽它,難以維和。所以特倫普曾說過要考慮退出聯合國重建一個國際組織:對商人來說,我為什麼要花錢做冤大頭呢?
北約也主要是靠美國出錢撐著,特倫普在競選時早就說過這不公平,既是為了大家的安全,為什麼你們不多做些貢獻呢?這次他在峰會上要求德國為北約多出些錢,所以同梅克爾鬧得不開心,傳媒只是說他同傳統的盟國(traditional allies)不合。
巴黎協定為了讓一些經濟欠發達的第三世界國家也加入,答應補償它們經濟損失每年1000億美元,而其中的700億要美國負擔(奧巴馬為了充闊當老大,錢無所謂,雖然起先也沒簽字,但最後還是簽了,只要看看他八年使美國國債增加一倍就能知道了),特倫普覺得不公平(雖然他沒公開說有些國家簽了巴黎協定卻繼續在增加排放到2035年到頂峰後才承諾減排)。他知道這錢可以花在國內造墻阻止非法移民進美國搶奪美國工人的飯碗,從而增加美國工人的就業率;況且為了氣候改變問題,讓美國多少化石燃料行業的工人下崗,也是他不願意的(這並不是說他對減排無動於衷,因為他說過如果墻造好了,則維持其運行的所有電力均會來自可再生能源)。
他也知道對世界承諾的義務,使美國連改進自己的基礎設施的錢都沒有,讓去過美國的中國人譏笑美國的地鐵、機場還不如中國!他也說過要增強美國的軍事力量,特別是海軍,當然這也要花大錢。
所以他寧可做獨行俠,讓美國再次強大起來,強大才是硬道理,領袖不必去爭,自然就來。
雖然他對傳媒繼續抱不友好的態度(主要是對左派傳媒),但國內挺他的傳媒對峰會上他的表現非常支持,說他顯示出一個真正愛國者的本色,能頂住壓力,不拍孤立,絕不改變自己的原則。我覺得這是個很好的評價,因為澳洲人說到politician時常用一種貶斥的語氣,即他們多變、不誠實,當選了就會改變或不信守諾言。這一點在特倫普的身上至今還沒看到,他繼續“我行我素”,保持原來的風格,說話有時仍口無遮攔,繼續不管政治正確性,雖然有時行為不像傳統的總統,但上任第一天就開始履行自己的諾言,儘管遭到左派、自由派政治家和傳媒的猛烈攻擊。
比如他的女兒伊凡卡居然在他缺席時坐上了他的座位,令傳媒大嘩。但傳媒沒有說這是在一個婦女企業家(women entrepreneurs)發展的會議上,特倫普當然不會發言(但傳媒沒有報道他對梅克爾承諾美國向世界婦女企業家協會捐贈5千萬美元幫助女性發展),而伊凡卡是代表美國婦女企業家發言的,短時間地坐在他爸的座位上,並事先得到東道主梅克爾的點頭。難怪老特不得不發推特說“如果他不是我女兒,事情對她會變得容易得多(If she weren’t my daughter it would be so much easier for her)”。
對俄國,老特曾在4月份因阿薩德向無辜平民使用化學武器而向命令美海軍向敘利亞空軍基地發射了導彈,摧毀敘軍若干架飛機,令莫斯卡大發雷霆,威脅說這會危害俄美關係。但老特不為所動,反而收緊了對俄的制裁。所以特倫普同普京在星期五的首次會談備受關注。但這次會談也成了傳媒攻擊的目標:他原計劃同普京會面半小時,結果卻談了兩小時一刻鐘,還是他太太提醒他該去參加文藝晚會的。傳媒說他在同俄國的討論中花這麼多時間,是否輕視了自己的盟國?又說他得到了想要得的,即普京堅決否認對去年美國大選的干預。但傳媒並未正面報道敘利亞停火是兩人會談重要題目,建立“安全區”也是個重要議題,兩人的會談在這方面取得了進展(對於特倫普在中東沙烏地阿拉伯和約旦等國建立讓難民可以躲避戰亂的安全區的設想,本人在以前文章中已有提及),果然星期日敘利亞就實行了停火。但傳媒又說這不稀奇,從前也是打打停停的(such ceasefires have come and gone many times before)。至於特倫普是否放棄了北約對俄的制裁?,他說得很清楚:對俄關係的進一步發展要看它是否在烏克蘭停止對叛軍的支持,這是原則(Trump ruled out any immediate easing of sanctions on Russia while they remain at odds over the conflicts in Syria and Ukraine)。老特說:“我同普京總統的會談中沒談制裁,在烏克蘭和敘利亞問題解決前(我)什麼也不會做”(Sanctions were not discussed at my meeting with President Putin. Nothing will be done until the Ukrainian & Syrian problems are solved)。
其實特倫普並沒有放棄對自由世界的領導以及對北約共同防禦的承諾,這在他到達漢堡前訪問華沙受到狂熱的歡迎時發表的演講就可看出。但傳媒卻抓住他在講話中所說的“恐怖主義和官僚主義(terrorism and bureaucracy)是對基督教文明的威脅”(threats to Christian civilization)大做文章。作為政治素人,特倫普明顯地痛恨官僚主義(澳洲老百姓也一樣);作為毫不隱瞞信仰的基督徒,特倫普看到基督文明所受的威脅正來自同政治正確性密切相關的官僚主義。在職業政治家(career politician)看來,這些話是不該說的,但這的確又是事實,只有特倫普敢說!波蘭是個保守的基督教國家,它堅拒中東難民,所以絕對支持特倫普以及他對某些穆斯林為主的國家的態度。
特倫普退出巴黎協定使其他19國失望或惱火,雖然他們發表了聯合公報(common communique),這使漢堡峰會的成就只限於共同簽訂了一個17頁的主要是有關國際經貿金融投資等方面合作的聲明,以保證強勁、可持續、平衡並包含一切的發展(strong, sustainable, balanced and inclusive growth)為最高優先,使全球化得到重申。但在峰會外面人數眾多有時是非常暴力的反全球化抗議成了這次峰會的另一道風景線,不像杭州峰會那樣市民都被發錢去度假,使該市變成一座空城。其實特倫普並不熱衷於全球化,他知道全球化對美國經濟的損害:眾多工廠都遷往廉價勞動力的國家,包括中國,使這些國家的經濟高速發展,而美國經濟陷於停滯,因此他退出了TPP,制定減稅讓企業遷回美國的策略並初步取得效果;只是他不想再次讓大家掃興罷了。英國脫歐其實是對全球化的一個反動,而老特是支持脫歐的,因為普通百姓並未從全球化得到好處。峰會聲明也不得不承認全球化的好處並未被足夠廣泛地分享(its benefits have not been shared widely enough),說決心要讓全體人民均獲好處,至於如何,不得而知。
不過我對特倫普在峰會上的表現也不很滿意,就是他沒有利用峰會的機會嚴厲譴責北韓再次試驗長程飛彈,也沒有發動20國共同發表聲明譴責北韓,傳媒認為他浪費了機會對俄中施壓(put pressure on China and Russia),會使平壤三思而行(make Pyongyang think twice),因為俄、中均未為阻擋北韓做出足夠的努力。在特習會談中,特只是批評中國同北韓的貿易居然還增加了40%,沒有對中國表示更強的不滿。他只是說也許(禁止北韓試飛彈)會花比我預計、比你喜歡的更長的時間,但最終總會成功(It may take longer than I like, it may take longer than you’d like… but there will be success in the end),好像對北韓及中國的態度軟化多了。
前日在電視上看到前總理霍華德對特倫普的評價,說雖然他的領導風格不同尋常,但為人值得信任;藤博總理在峰會上同特倫普作過會談,特倫普答應澳洲鋼材出口美國,也說特倫普為人坦誠、容易交往。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