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爾危機

卡塔爾危機
洪丕柱
從六月初開始至今,彈丸之地卡塔爾突然成為世界矚目的中心:6月5日,巴林、沙烏地阿拉伯、阿聯酋和埃及首先指責卡塔爾支持恐怖組織而宣佈同其斷交並切斷交通來往;然後中東、北非和印度洋島國也門、利比亞、馬爾代夫和毛里求斯等回教國也參加抵制卡塔爾,此即為“卡塔爾危機”。       
卡塔爾是波斯灣西南岸卡塔爾半島上的一個莞爾小國,面積僅11437平方公里,是個基本不毛的熱帶荒漠,原來只有些農牧漁業。但由於盛產石油和天然氣,幾十年來成了暴發戶和經濟發達的富國,在首都多哈海濱,壯觀的摩天樓群拔地而起;人口在近幾十年從60幾萬翻了數倍增為270萬,其中很多是來自菲律賓等國的外勞。
屬於波斯灣六國之一的卡塔爾(酋長國,最高元首為“埃米爾”)最初的反應比較溫和,極力否認並說沒有證據能證明它支持極端和恐怖組織,表示不會對此採取報復行動。土耳其企圖出來調停,總統安德文寫信給各國首腦,希望解決紛爭。
卡塔爾不敢採取激烈反應,因為是2022年足球世界杯的主辦國,目前它正在大力準備,建造世界杯比賽所需的大型運動場。但由於海灣國家對它抓住不放,通過斷交和阻斷交通來施壓,致建築材料難以運抵,拖延建築進度,很可能會使運動場等不能及時建成而無法主辦世界杯。如果問題不解決,也許會使世界足協FIFA取消它的主辦權。沙烏地阿拉伯(沙阿)、也門、毛里塔尼亞、阿聯酉、巴林和埃及六國已寫信給FIFA,要求剝奪卡塔爾的主辦國資格,他們引用FIFA會章,要求以緊急情況採取相關行動。不過7月份,FIFA已表態不會取消卡塔爾的主辦國的資格,使卡塔爾鬆了口氣。
阿聯酋和沙阿在此次危機中表現最為激烈,雖然他們說只希望卡塔爾改變政策而不是換領導人。阿聯酋關閉了卡塔爾航空公司在該國的辦公室;阿聯酋和沙阿都不准卡航的飛機使用它們的空中走廊,迫使卡航的航班改道飛行更長的航程。阿聯酋宣佈封閉卡航在該國的網站,並對任何來自或飛往卡國的飛機封閉航線,禁止持卡國護照或擁有卡國居住權的人入境或轉機。國際航空業為此在墨西哥開了會議,會後澳航宣佈按會議要求卡國公民不能乘坐澳航飛往杜拜,但澳航可對受影響的人提供其他途徑,因為澳航同杜拜的Emirates航空公司有乘客共享的夥伴關係。卡塔爾立馬回擊,禁止沙阿、阿聯酋、巴林和埃及的飛機使用它的機場。
此外,阿聯酋的郵局並在6月6日宣佈政府指示其停止所有寄往卡國的郵政服務直到進一步通知,所有未送達的郵件將退回原處並收取郵費。然後,阿布扎比油輪港務局通知任何從卡國開來或開往卡國的油輪不得進入並使用該港。路透社說這影響到台灣和香港的集裝箱船亦不能入港,需等待通知。為2022年世界杯建造新體育場和基礎設施的公司必須尋求新的建材來源,使船運支出上升了10倍!這些封鎖交通的辦法比斷絕外交關係更厲害!
這些措施使卡國遭受嚴重損失。股市一度狂瀉10%,雖然幾天後又部分恢復。另據路透社報道,由於多哈同其他阿拉伯國家的爭端,卡國貨幣里亞爾從2005年的最高點貶值到11年來最低點,投資基金逃離該國。標準普爾評級將對卡國的信用評級從AA降為AA-,並認為卡國經濟會進一步受損。更糟的是供應困難:卡國只同鄰國沙阿有一條陸上邊界而這條邊界已被沙阿關閉;飄著卡國國旗的船隻又被禁在鄰國許多港口停泊,使卡國內出現食品和日用品的搶購囤積潮,超市貨架被一搶而空,因為維持270萬人生活的基本用品全靠進口,其中40%需經沙阿邊境入境。土耳其和伊朗隨即通過空運和海運向卡國提供食品。但同鄰國的長期爭紛會影響卡國經濟,目前首都多哈的哈馬德國際機場已變得冷清,卡航不得不取消飛往18個城市的航班。占卡國GDP5.2%的旅遊業(2016年遊客為263萬)已受嚴重打擊。只有石油和天然氣出口尚未受影響。卡國財長說卡國有充足的外匯儲備和資源保衛它的經濟和貨幣,它開始從阿曼進行海運,避開使用阿聯酋港口。面對無限期的隔離和制裁,土耳其站在卡塔爾一邊。
卡國外長塔尼(Bin Abdulrahman Al Thani)飛往俄國求助,10日同俄外長拉夫洛夫會談,但按克里姆林宮消息,普京沒有接見他。他並先後訪問了北京和巴基斯坦,同中國外長王毅和巴國總理沙里夫(Nawaz Sharif)進行會談。中巴均敦促雙方通過談判解決分歧。        約旦將其同卡塔爾的關係降級,並禁止Al Jazeera電視頻道。據路透社報道,6月8日中非回教國乍得繼塞內加爾和毛里塔尼亞6日宣佈召回駐卡大使亦步其後塵,說是要同沙阿團結一致;但該國外長也號召通過對話解決不斷升級的分歧。目前同卡國斷交的回教國已達十四個。
巴林甚至宣佈該國同情卡塔爾將構成犯罪,只要對卡國表示同情或反對巴林政府的措施,不管以何種方式如傳媒、推特等表示,均會被處以懲罰,包括五年監禁加罰款。沙阿馬上跟進,可判3到15年監禁加數額巨大的罰款。我認為限制人民的思想是嚴重侵犯人權,但回教國也許不管這一套。
位於多哈的Al Jazeera新聞網絡拒不屈服,表明它將繼續其編輯政策,代總裁蘇瓦格(Mostefa Souag)在辦公室接見路透社記者時說,他拒絕海灣國家指責說它的報道干擾了他們的事務,該新聞網絡已在阿聯酋被封殺。
海灣合作理事會(GCC)的六國中,目前科威特和阿曼仍同卡塔爾保持來往,科威特希望對雙方進行調停。但阿聯酋外長嘎嘎旭(Anwar Gargash)博士說卡國應停止使用傳媒推銷其恐怖主義議題。巴林要求卡國疏遠伊朗,巴林外長哈里發(bin Ahmed al-Khalifa)說解決這場危機的條件很清楚(crystal clear),即卡塔爾必須糾正其路線(redress its path)回到以前的承諾上來(go back to all previous commitments),遠離我們的頭號敵人(our number one enemy)伊朗。它必須認識到它的利益同我們相關,而不是同另一個搞陰謀想要控制並分裂我們的國家(that conspires against us and wants to dominate and divide us)相關,它并必須停止支持恐怖組織,不管它是遜尼派還是什葉派的,他的政策必須有利於他的人民(stop supporting terrorist organisations, Sunni or Shi’ite, and its policy has to be for the benefit of its people.)。
據科威特科新聞社消息,科威特埃米爾薩巴(al-Ahmad Al-Sabah)對阿聯酋做了“兄弟般的”訪問(brotherly visit);當晚他又訪問卡國,同卡塔爾埃米爾塔尼(bin Hamad Al-Thani)會談,會談細節沒有披露,接著他又去見了沙阿國王傑達(Salman in Jeddah)。        雙方都在盡量爭取國際支持。沙國外長居倍爾(Adel Al-Jubeir)訪問了法德兩國。在訪德時他同德外長加布里爾(Sigmar Gabriel)在聯合記者招待會上說,我們視卡塔爾為兄弟國家和夥伴(a brother state, as a partner),“但在兄弟做好事或錯事時你得告訴他。”他說目前危機是件痛心的事,但我們不尋求調停,我們相信海灣國家理事會有能力處理這個問題。
阿聯酋外長嘎嘎旭博士也到處講話。他說卡塔爾是我們鄰居,它應當承諾海灣地區的安全和穩定規則,必須停止扮演本地區極端和恐怖主義的主要推動者的角色。他說阿聯酋和其他國家對卡國採取行動不是為了推翻其政體,而是要它改變政策,但在勸說卡國改變政策方面,我們已走進一條死胡同,這個危機是多年來因為卡國破壞性的政策及它對極端和恐怖組織的支持而造成的。他強調說為了修補關係,必須提出一系列要求,但多哈企圖讓人覺得海灣和阿拉伯國家是在干涉它的外交政策。他並強調2014年也曾出現過類似危機,當時雙方同意執行一系列的政治步驟來解決問題,但卡塔爾埃米爾塔尼雖誓言他的國家會執行這些步驟,卻沒有履行諾言。對於Al Jazeera電視頻道,他說,卡國應當停止用這個媒體來傳播極端主義。他並要求多哈取消同聯合國和美國已施加制裁的組織和個人的關係,但他們中有些還住或駐在卡國,包括基地組織、穆斯林兄弟會、哈馬斯等,在卡國均有安全的避難所。嘎嘎旭博士相信目前進行調停不會得到好的結果,雖然科威特埃米爾薩巴陛下(Al Ahmed Al Jaber Al Sabah)是本地區最傑出廣受尊敬的領袖之一。他並強調從這次爭紛中漁翁得利的是伊朗,而卡國同伊朗有很好的關係。不過對6月6日德黑蘭議會和霍梅尼墓地遭到ISIL的雙重恐襲死了至少12人、傷38人(這是伊朗首次遭到恐襲),嘎嘎旭博士也嚴厲譴責,說我們的立場很清楚,任何國家發生對無辜人民的恐襲都會受到阿聯酋的譴責。
美國從一開始很就關注卡塔爾危機。白宮發佈聲明說,6月7日特倫普總統打電話給阿布扎比王儲(Crown Prince)兼阿聯酋武裝部隊最高副司令賓⦁扎伊德(Sheikh Mohammed bin Zayed),同他討論了該地區和全球性的問題以及共同努力對抗極端和恐怖主義,承諾加強該地區的和平和穩定。特倫普對阿聯酋和沙阿的立場表示支持,也希望雙方停止爭紛,呼籲海灣國家團結,但反對資助恐怖組織的原則不能犧牲。此前特倫普亦曾打電話給卡塔爾埃米爾塔尼,願意為解決雙方的爭紛提供幫助或調停,如果必要,他邀請雙方來白宮開會。
6月22日,海灣和阿拉伯國家對卡國提出了以滿足13個條件來終止對卡塔爾制裁,包括凍結同伊朗的外交關係、關閉其外交機構;斷絕同恐怖組織的聯繫,交出恐怖人物;停止對沙阿、阿聯酋、埃及、巴林、美國和其他國家所認為是恐怖組織的資助;關閉Al Jazeera和其他卡國出資的新聞機構;關閉土耳其軍事基地并停止同土軍在卡國境內的軍事合作;停止干擾其他主權國家的內政;同其他阿拉伯國家在軍事、政治、社會和經濟上取得一致。7月5日,卡國對這些苛刻的條件作了負面反應(negative response),外長說鄰國們“要求我們交出主權,我們絕不同意。”
7月11日,美國務卿蒂勒森飛往該地區在各國間作交叉(shuttle diplomacy)的外交。他看到了這個要求的單子後說看來有些要求卡特爾確實很難做到(very difficult for Qatar to meet)。他就資助恐怖分子一事同卡塔爾簽了一份備忘錄。對蒂勒森來說,卡塔爾是對他的一大考驗(big test)。
7月15日,法外長勒德利昂(Jean-Yves Le Drian)訪問海灣四國沙阿、阿聯酋、科威特和卡塔爾旨在使雙方對抗降溫。他在阿聯酋同王儲賓⦁扎伊德並在科威特同埃米爾薩巴會談要求以談判來營造一個“建設性的氣氛”(constructive atmosphere)。        卡國繼續地要求對話,外長塔尼說某些鄰國指責卡國支持伊斯蘭恐怖組織沒有證據;但鄰國認為卡國支持的穆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和哈馬斯(Hamas movement)屬於恐怖組織。雖然卡國屬於美國領導的反ISIL聯盟,但伊拉克的什葉派領袖指責卡國向聖戰分子提供經濟支持。18日,四國外長終於不再堅持13條要求,代之以承諾6項泛泛的“原則”,包括同恐怖和極端組織作鬥爭、拒絕給他們提供資金援助和避難處、停止激起仇恨和暴力、不干涉其他國家內政。
紐約時報報道說,最後期限過了會是怎樣,Al Jazeera是否能度過卡塔爾危機?卡國和沙阿都向同阿薩德作鬥爭的敘利亞叛軍提供資金和武器,但同基地組織不發生聯繫。卡國的鄰國也抓到一份報告說卡向伊拉克的什葉派民兵、伊朗的保安部門和基地組織付過十億美元作為他們釋放在伊被劫持的王家成員的贖金。7月18日,NBC新聞援引美國情報官的說法,美國務部希望很快終止這個危機並讚揚了卡國在反恐中的作用,因為卡國有美在中東最大的軍事設施伍戴義德空軍基地(al-Udeid airbase);特倫普希望海灣國家的團結有利於擊敗中東的恐怖主義。
中東回教國的關係犬牙交叉極其複雜,但主要圍繞著沙阿同伊朗在阿拉伯世界爭霸的鬥爭,這從卡塔爾危機可見一斑。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