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興亞人問題國際化

羅興亞人問題國際化
洪丕柱

近幾周來,幾乎每晚看電視新聞都會看到緬甸西部同孟加拉國和印度接壤的若開邦(Rakhine)的羅興亞(Rohingya)穆斯林扶老攜幼,帶著菲薄的家產徒步逃亡的報道。飢餓、疲勞、疾病襲擊著他們,他們的情景看上去非常淒慘,引人同情。自從8月下旬以來,羅興亞穆斯林的大逃亡問題逐漸引起世界關注,成為一個國際問題。
緬甸面積約67.66萬平方公里,人口5300萬(2016),主要是緬族(68%),官方承認的135個民族中,不包括人口110-130萬(誰也說不出確實數字)的羅興亞人,因為緬甸政府不承認它是該國的一個民族,而是非法移民的後代。他們在緬甸被稱為是“孟加佬”(Bengalis),意即來自孟加拉的非法移民(看他們的相貌可以發現同緬甸的其他民族很不同)。所以他們沒有緬甸國籍,沒有人口調查會去查明他們確切的人數。長期以來,他們在這個佛教徒為主(占全人口88%)的國家備受歧視。
緬甸的宗教,除了佛教,還有基督教(6.2%)、伊斯蘭教(4.3%)和印度教(0.5%,一千年前印度教曾是緬甸主要宗教),但屬於遜尼派的一個分支的羅興亞穆斯林不被算在緬甸的伊斯蘭教人口中,奇怪的是至今亦未看到有遜尼派穆斯林為主的國家出來為他們說話或表示要接收他們,倒是伊朗和巴基斯坦人走上街頭抗議緬甸對羅興亞人的迫害。不過巴基斯坦人大概忘了1970年代初他們鎮壓東巴(導致孟加拉解放戰爭)的種族滅絕的手段要更毒辣得多,姦淫燒殺,使1300萬孟加拉人逃離家園(近千萬逃進印度),至少30萬人被屠殺。
我覺得,這個被聯合國稱為全世界最受迫害的民族也好像是被世界拋棄了的民族:緬甸想排除他們,穆斯林國家又不想接受他們。
從1962年緬甸進入軍人統治以來,這個國家的宗教衝突,即佛教徒同羅興亞穆斯林的衝突從未停過,羅興亞人屢受驅趕並逃亡。主要有1978年代20萬羅興亞人的大逃亡、1991年25萬羅興亞人的大逃亡。2012年宗教暴力再次發生,又有12萬羅興亞人逃亡或流離失所,滯留在生活條件惡劣的營地,其餘羅興亞人也在搬遷和工作權利方面受到嚴格限制。不過那時羅興亞人從緬甸逃亡,孟加拉、巴基斯坦、沙烏地阿拉伯、馬來西亞和印度都曾大量接收過他們,阿聯酉、泰國、印尼也曾少量接收過他們。
這次大逃亡的規模超過前幾次:從8月25日以來,涉水逃過緬孟邊境的界河去孟加拉的羅興亞人已達38萬(9月14日晚ABC臺報道的數據),其中5萬住在印度提供的難民營里,錫克人的卡薩援助慈善組織(the Khalsa Aid Charity)的義工對他們發放食品和飲水。逃亡者占了羅興亞人口的三分之一。
從電視上(包括從衛星照片)可看到一些羅興亞村落被焚毀;人們指責緬甸政府對羅興亞人實行焦土政策(scorched earth tactics),但緬甸政府13日的數據是176個村落“空無一人”(empty)。還有顯示被燒焦的尸體和被警察射死的兒童的照片。孟加拉國的難民營人滿為患,衛生條件差,食品、飲水和醫療短缺,難民為爭奪食品和飲水打架。多國對此高度關注。各界猛烈批評緬甸政府對羅興亞人的問題處理不當,也譴責緬甸拒絕給羅興亞人以公民身份,導致他們成為無國籍者。孟加拉國緊急敦促緬甸政府停止羅興亞人的逃亡,在緬甸國內對他們提供安全地帶(safe zones)。逃亡的羅興亞難民也揭露緬甸軍警和若開邦的其他民族群體對他們的攻擊和殺害,使他們逃進山林,缺乏食品、飲水、住所和藥物。
聯合國更炮轟緬甸政府,譴責它明顯是在清洗羅興亞人。人權組織稱緬甸政府是有系統地強迫他們離開緬甸。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侯賽因(Zeid Ra’ad al-Hussein)11日指斥緬軍正在施行對羅興亞人的“教科書實例的種族清洗”(textbook example of ethnic cleansing)。另一名聯合國發言人,特別人權官Yanghee Lee在9月8日說,在軍警的鎮壓中有上千人(緬甸政府的數據是400人)被殺,其中大多可能是羅興亞人。她說,在前軍政府統治下的無畏的民主戰士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卻未能用她的道德權威來保護羅興亞人。Lee說我們現在得將素季的受監禁的民主偶像忘掉,因為現在她已成了一名政客而不再是人權衛士。她說,這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拒絕屈服要求她為羅興亞人說話的壓力,因而受到其他和平獎得主巴基斯坦的馬拉拉(Malala Yousafzai)和南非圖圖大主教(Archbishop Desmond Tutu)的指責。甚至有人建議諾獎委員會取消昂山素季的和平獎。
逃亡發生兩星期後,緬甸政府才表示要對流離失所的羅興亞人在緬甸境內若開邦當地提供幫助。若開邦政府支持的傳媒在9月9日報道說,“政府將在若開邦內的貌奪鎮(Maungdaw,對岸即是孟加拉),即這次暴力事件最集中的地區和羅興亞人的主要聚居區域的北、南和中部建立三座難民營,安置因暴力流離失所的羅興亞人。”這是緬甸政府第一次做出這樣的決定。據“緬甸全球新光”(the Global New Light of Myanmar)報道,“逃亡在外失去家園者將會獲得由當地紅十字會工作人員發放的人道援助和醫療照料。”
這次羅興亞人大逃亡的起因是8月24日清晨,羅興亞的民兵武裝團體“若開羅興亞救世軍”(the 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 – ARSA,該組織曾被緬甸列為同極端組織包括IS有聯繫的恐怖主義組織)在若開邦襲擊了30個警察據點和崗哨(posts),打死12名軍警。這導致從8月25日以來政府軍對羅興亞人的大規模鎮壓和報復。其實,近幾月來,若開羅興亞救世軍就同緬甸政府軍之間衝突不斷。這個羅興亞民兵武裝也襲擊過佛教徒和印度教徒,曾使27,000名佛教徒和印度教徒流離失所,需要在寺廟和學校裡接受政府幫助。佛教徒說,羅興亞人在屠殺我們。這就是為什麼緬甸政府包括昂山素季將羅興亞人的大逃亡歸因于“宗教衝突”和恐怖襲擊,而不承認是政府軍對他們的迫害。這也是昂山素季今年9月不去參加聯合國大會的原因。她甚至認為好些對羅興亞人的報道和照片是恐怖分子散發的假新聞、假照片。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稱羅興亞難民是災難性(catastrophic)和完全不能接受的,說羅興亞少數族群在佛教徒為主的國家受到種族清洗(ethnical cleansing),呼籲緬甸當局停止在若開邦的軍事行動、終止暴力、維持法治、保護平民、確保所有逃離者回來的權利並解決難民問題。9月13日安理會15國在瑞典和英國要求下舉行閉門會議第二次討論緬甸危機,同意公開譴責緬甸局勢。這是9年來安理會首次討論緬甸的局勢。英外交大臣約翰遜批評緬甸軍方嚴重侵犯人權造成悲劇,呼籲昂山素季用她的道德資本(moral capital)和權威促使軍方停止暴力;並說他已同素季交談過幾次。英國宣佈捐助2500萬英鎊幫流離失所的羅興亞人渡過難關。大赦國際危機回應主任哈桑(Tirana Hassan)也用種族清洗描述目前的境況,說證據確鑿,是對人類的犯罪,用系統性的攻擊驅趕平民出境。
昂山素季對她的批評者似乎並不賣賬。她於9月3日宣佈取消參加聯合國大會的決定,理由是需要應對本國的“恐怖主義”。她的發言人在6日說,下周素季將向全國人民發表一個公開的電視演講。他並宣佈素季不參加聯合國大會的三條原因:1.若開發生恐襲,國務院(state council)需要穩定若開局勢,處理公共安全和人道主義問題;2.該地區有人在煽起暴亂,必須加強保安措施;3.已獲悉緬甸可能發生恐襲,必須採取預防措施。當然這位緬甸國務資政的缺席會被解讀成她想避免在聯合國大會上因緬甸政府處理羅興亞人的做法受到廣泛的國際批評,使她的聲譽遭到損害。
我覺得聯合國人權官員和本人是穆斯林的馬拉拉對素季的譴責未免看問題過於簡單化了。素季從一個受迫害者變成國家最高領導人,看問題必定會從全國穩定和民意來看,兼顧軍方(緬甸軍方力量很強大,她可能某種程度上受制於軍方)、佛教徒和全國人民的感情和看法。據一項民調,緬甸人85%不喜歡穆斯林(這同世界上大多數非穆國家百姓的看法一致),認為穆斯林人口增長快(這從逃亡者中幼兒的數目可見一斑),對其他民族會構成威脅,同時伊斯蘭極端主義也會危害國家安全;況且羅興業人不是緬甸公民這件事有歷史根源,不能由她負責,即使她想讓他們獲得公民身份,也不是她一人能說了算,如果讓國會討論或征求民意,一定是通不過的。
另外,她必須預防恐襲,這是千真萬確的,因為羅興亞救世軍已取得國際恐怖組織和全球聖戰組織如基地和IS的支持。基地和IS均已發出警告,說緬甸當局對羅興亞穆斯林的迫害必會遭到報復。基地並發表一份聲明,敦促全世界穆斯林向羅興亞救世軍輸送金錢、武器和軍援,警告緬甸會因其野蠻對待我們的穆斯林兄弟而面臨懲罰,我們會讓緬甸政府嘗嘗它讓我們的穆斯林兄弟所嘗的味道(taste)。
面對上述情況。我的問題是,羅興亞人悲劇的根源在那裡?素季對此又能做些什麼?她難道真的不想用她的道德資本阻止軍方對羅興亞人的驅趕嗎?
對此,澳洲駐緬甸前大使威爾遜(Trevor Wilson)的話最能提供答案。他說 ARSA顯示出全球伊斯蘭恐怖組織的許多特征(attributes)並已宣稱同IS連接。它使用反獨裁的宣傳手法並表示要將武裝鬥爭引進一個以前“非武裝的政治鬥爭”(unarmed political struggle)中去的意圖。威爾遜將上述他所寫的話貼上某亞洲研究協會的網上論壇。他說:“ARSA是綁架了普通的羅興亞人作為他們自己的極端主義的掩護(我認為這應是羅興亞人悲劇的根源),其性質完全是機會主義的。威爾遜指出巴基斯坦和伊拉克的極端分子是ARSA的後台。ARSA領袖吐哈(Hafiz Tohar)曾在巴基斯坦塔利班受過訓。印度和孟加拉的情報官員在ARSA襲擊緬甸軍警兩天前曾截獲吐哈同巴基斯坦和伊拉克極端組織的三個電話。救世軍襲擊緬甸軍警的真實目的是引起軍方同昂山素季政府之間的矛盾(即如果軍方大力驅趕羅興亞人而素季出來阻止的話)。
威爾遜提供的資料可以理解為何素季不能站出來阻擋軍方的報復行動。缅甸的民主还很幼嫩脆弱,而半個多世紀的軍人獨裁使軍方力量很大,沒有軍方支持,成立才一年多的素季政府很難開展工作。那些責備素季沒有利用她的道德資本的人應該了解,素季這樣做正中了ARSA的陰謀:在軍方和素季政府間製造對立。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