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屆聯大全會開幕:特倫普發表高調演講

第72屆聯大全會開幕:特倫普發表高調演講
洪丕柱

第72屆聯大在上週一(9月18日)開幕。今屆聯大最大的看點包括美國總統特倫普的首次出席和演講(他將花四天時間出席大會),以及去年年底當選為聯大新秘書長的古特雷斯宣佈的改革聯大的決心。
星期一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哈雷女士將特倫普介紹給聯合國。她在大會會議廳介紹特倫普時說他有一種商人的眼光,他能看到偉大的潛力,不光是聯大的改革運動,而且是聯大的本身。
特倫普在發言時也說,“我老實對你們說,實際上我能看到就在馬路對面的偉大潛力,只是因為這個理由,聯合國會在這裡成為如此成功的項目。”我注意到這位商人總統的用詞:他將聯合國看成是一個偉大的項目(project)。” 特倫普指的是就是在聯合國總部大廈對馬路的特倫普大廈。
周一,特倫普坐在古特雷斯身邊,利用他等待已久的機會,毫不令人驚奇地在開幕式上的講話中批評這個世界性的機構並吹噓自己在商務交易上的成功。其實早在今年初,甚至在去年大選期間特倫普就批評了聯大這個機構。他一貫是聯合國的苛刻批評者(harsh critic of the UN),曾揚言說聯大對美國來說是個不公平的機構,美國對它的預算貢獻了22%,支付了它的28%的維和費用,而它同僅有幾萬人的小國一樣也是一票的投票權,而美國在安理會的一些有建設性的提議,常能輕易地被別國否決(比如在以色列問題上)。對一名精明的商人來說,花這麼多的錢,常常為他人做嫁衣裳,有時還要弄些氣來受,比如曾被人指責入侵伊拉克等,真是冤大頭!所以他曾威脅要退出聯合國,另組新的國際組織。
看來這是精明商人在談判之前的一個討價的方法:不滿足我的要求我就退出!然後對方就會軟下來,願意商量。特倫普放此言的作用就是如果你不改革,提高效率的話,我可能會退出。不用說,美國如果真的退出,聯大在解決很多國際問題上就很少會有同樣的權威性。我曾說過,沒有美國,聯大的維和部隊只是一隻沒有利齒的老虎。
果然,他在開幕式上單刀直入地說聯合國機構臃肿、效率低下、預算不透明、過分依懶美國捐款。他說“近年來聯合國並未發揮它最大的潛力,由於官僚主義和管理不善(bureaucracy and mismanagement),雖然從2000年以來它的常規預算增加了140%,員工增加了一倍以上。按我們(美國)的投資,我們沒有看到它相應的結果。”當然當著坐滿大廳的世界各國領導人或外交部長的面,包括澳洲外張畢肖普(總理藤博通常每年要去紐約參加聯大全體會議,但因副總理喬伊斯的雙重國籍問題尚未解決,讓他走不開,所以由畢肖普全權代理)他的言辭還算比較和緩。
模仿去年的競選口號,特倫普說“我的主要信息是:要讓聯合國偉大(make the United Nations great),但不是再次”,而它“有如此巨大的潛力(such tremendous potential’)”。他說他讚揚並讚成古特雷斯秘書長的改造聯合國的計劃,說“我知道在秘書長領導下,這正在改變,而且是在迅速地改變著。”
特倫普給聯大的另一個重要信息,就是出於平壤不斷升級的導彈和核試,美國和中國領導人“承諾通過制裁對北韓施加最大壓力(maximizing pressure)”。聯大也會按特倫普總統和中國習近平主席的承諾,通過強烈執行聯合國安理會的決議,對朝鮮施加最大壓力。白宮說,這兩位領導人在一次電話會談中討論了朝鮮繼續蔑視國際社區及其努力,想使東北亞局勢不穩(destabilise Northeast Asia)。特倫普總統在周一還同以色列總理內登亞胡、法國總統馬克龍會晤,並參加了一場同拉美各國領袖的工作晚餐。
秘書長古特雷斯在一次同特倫普聯合主持的會議上說,我們共同的目標是讓聯合國在21世紀更專注於人而較少於過程,更重於辦事(deliver)而減少官僚主義。他還說,我們共同的目標是在推進共同的價值觀的同時實現錢的價值。古特雷斯說,最近有人問他在半夜是什麼事使他常睡不著,官僚主義是最簡單的答案。我們的結構好像是碎片、拜占庭的程序、無窮無盡的審批(red tape)。為了為我們所支持以及支持我們的人民服務,我們必須靈敏而有效、彈性加效益(nimble and effective, flexible and efficient)。他發表十點聲明以支持聯合國的改革,目標是簡化手續、下放決策權、增加透明度、效益和可靠性。
他並在近月來提出聯合國計劃在該機構內部的中高層管理職位上做到兩性平等;在致力於組織的和平和安全的部門,要重視預防和調節;並要終止性虐待。在今天的高層會議上,聯合國宣佈在領袖圈(Circle of Leadership),包括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承諾終止免罰制度,加強措施在為在國際部署維和和政治任務中防止性剝削和性虐待。在今天的演說中。古特雷斯說他也注意到了聯合國開發系統的改革,要它變得更加有協調性,著重於人,並更可靠。在議程中為了可持續性的開發幫助17種優先的國家。古特雷斯說,這些目標,將通過“我們所服務的人民的生活中的可感知的結果來衡量,信任那些支持我們工作的人民,並通過他們艱難地獲得的資源來衡量。”他引用特倫普總統的話,說總統在多個場合下說聯合國有巨大潛力,而“我們全都有責任確保我們能實現這個潛力。”古特雷斯在9月18日還誓言要檢討聯合國的官僚主義,使這個世界性的組織更加強大,更加對人民負責。他聲言他的改革得到了128個國家的支持
特倫普在星期二的聯合國大會全會上(the UN General Assembly)做了他的主旨講話:一篇被稱為是歷史上最勇敢的,令人眼目一新的講話,贏得世界一片彩聲,因為他敢於毫不含糊第點名嚴厲譴責伊朗、委內瑞拉、朝鮮等危及當今世界安全和秩序的流氓國家以及敘利亞獨裁者阿薩德,並說“我們星球的苦難在於那些少數的邪惡政權;當今世界的禍患是一小撮流氓政權(rogue regimes)違背聯合國所遵循的每一條原則,它們既不尊重自己的國民,也不尊重他國主權”。他的講話被認為是直率、大膽、正義感十足,而我從視屏上看他講話:他是脫稿講的,顯出很雄辯的演講能力。他的演講多次被掌聲打斷。
他用最大的篇幅斥責朝鮮,說“沒有哪個國家比墮落的朝鮮政權更蔑視他國和本國民眾的福祉。朝鮮當局應為數百萬餓死的生命負責,也要為無數朝鮮人民所受的監禁、酷刑、殺戮和壓迫負責。”他並提到被朝鮮關押的美國大學生瓦姆比爾在回國後幾天就去世、提到金正恩謀殺自己兄長等惡行。他更譴責朝鮮肆意追求核武和導彈是整個世界面臨失去無數生命的威脅。他不點名地譴責了同這樣一個政權做生意、提供武器和經濟支持的國家。他說“美國有極大耐心,但若出於被迫而保衛自己或盟國時,我們將別無選擇,只能徹底摧毀朝鮮”。他稱三胖為“火箭男(Rocket man)”並說他正在將自己及其政權推上自殺之路(on a suicide mission)。他说“无核化是唯一能接受的结果,安理会最近以15:0一致通過兩項嚴厲制裁朝鮮的決議,”他並“特別感謝中俄與安理會的其他成員國一起投票支持制裁。”
對於“帶著民主面具的腐敗的獨裁(corrupt dictatorship)政權”伊朗,他說:“它把一個歷史文化悠久的富裕國家變成一個經濟枯竭的流氓國家”,“它沒有利用資源來改善民生,而是將石油利潤用來資助真主黨和其他恐怖組織,這些組織殺害無數穆斯林,攻擊其和平的阿拉伯鄰國和以色列”。
對於委內瑞拉,他呼籲它全面恢復民主和自由。他說“委內瑞拉的問題不是沒有認真執行社會主義,而是因為他們太忠實執行社會主義那套了(引起熱烈鼓掌)”。他說“從蘇聯到古巴到委內瑞拉,真正接受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的地方,它都帶來了痛苦、毀壞和失敗(anguish, devastation and failure)。那些宣揚這些侮辱人類尊嚴信條(discredited ideologies)的人,只是給那些生活在這殘酷制度下的人民增加了痛苦。”特倫普雖然沒有點某些這類國家的名,但我從本人和家庭的痛苦經歷來說,深深同意他所說的!
以色列總理內登亞胡說這是30年來聯合國最勇敢的演講。他講出了當今世界面臨巨大危險的真相,發出強烈呼籲來對付危險並確保人類的未來。阿富汗總統說美國幫助我們走向穩定,他宣佈了打擊恐怖分子和穩定南亞的策略。日本和韓國高度評價特倫普對朝鮮的核挑釁和朝鮮半島無核化所採取的強硬立場。美前駐聯合國大使博爾頓(John Bolton)說這是特倫普總統迄今最好的演講,明確又直截了當,在聯合國史上從來還沒有這麼直接地批評(聯合國中邪惡的成員國)的。白宮前國家安全助手高爾卡博士(Dr Sebastian Gorka)說聯合國已成了人權惡棍國家教育我們民主國家的地方(即美國出了錢買氣受),而特倫普總統的發言“擊中了邪惡黑暗的心臟。”美國共和黨前議長金尼奇認為總統的演講保衛了美國利益和價值觀,是卓越而令人矚目的(remarkable and  compelling)。當然民主黨議員中也有人對此演講不以為然的。
按日程,畢肖普在周五(22日)代表澳大利亞向大會致辭。畢肖普的日程還包括同日本外長Taro Kono、瑞士外長Didier Burkhalter和以色列外長Yuval Rotem的會晤。畢肖普在發言中以嚴厲的言辭(harsh words)指責金正恩挑戰、抵制、無視(challenged, undermined and ignored)聯合國安理會的權威,號召全體會員國特別是五個常委國應確保對該政權的制裁得到嚴格執行,以強迫朝鮮放棄其非法的核計劃。她說澳洲也會起到自己的作用以助危機的解決(Australia will play our part in helping to resolve this crisis)。
憤怒的三胖揚言要在太平洋進行氫彈試驗,並咒罵特倫普為“精神錯亂的美國老糊塗(mentally deranged US dotard)”朝鮮駐聯合國代表在週六的發言中說特倫普才在走向自殺。當然誰在走向自殺,世界人民看得最清楚。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