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克爾贏了大選嗎?

梅克爾贏了大選嗎?
洪丕柱

上週日(9月24日),令全世界矚目的德國大選結束。報道說,梅克爾毫無懸念地贏得了大選,創歷史地第四次蟬聯德國總理(Chancellor)。
報道沒有錯,她確是贏得了大選,再次就任總理。但我從她在宣佈勝利的一張照片上發現了她不自覺地顯露出的一絲凝重的表情:應該說,她預見到了這屆政府組成和運作的困難和這屆總理的難當!從某種程度上,即從相對的角度上來看,她實際上是輸了大選。
我這樣說是因為大選結果她的基督教民主/社會聯盟(CDU/CSU)只獲得33%的選票,比預測的40%左右要低不少,只比去年該黨最低潮時的支持率32%略高一點,更比上屆的42%掉了8.5%,僅獲246個席位(占席位總數34.7%),比上屆306席少了60席之多!所以應該說,這次大選,梅克爾和她的CDU/CSU是最大的輸家!有傳媒說梅克爾贏了個“空心的勝利”(hollow victory),這話不錯。
那麼誰是贏家呢?比CDU/CSU更靠近政治光譜右端的兩個黨都成了大贏家,得票率都有大幅增加!自由民主黨(FDP)增5.9%達到10.7%,佔有80個席位;四年前才成立的極右黨派德國另類黨(AfD)首次進入議會並一躍成為第三大黨,取得12.6%的選票(+7.9%)和94個席位(13.3%)!可以說梅克爾的很多選票都跑到比保守黨CDU/CSU更右的這兩個政黨的口袋裡去了。在勝利的鼓舞下,AfD 信心大增,誓言要同入侵的外國人作鬥爭,雖然該黨領導層對今後政策的方向有分歧,領袖之一,較溫和的佩特里(Frauke Petry)說她在進入議會後會作為獨立議員,而不會成為該黨的一員。
AfD在四年前成立,原是由一幫經濟學教授組成,反對梅克爾出大錢幫助希臘度過經濟危機。後來梅克爾允許百萬中東難民進入德國,它轉向成為反移民的黨派。令我不可思議的是,AfD 在前東德地區的表現特別出色,在那裡它是支持率最高的黨派,獲得高達21.5% 的選票!在全國範圍內,AfD在中青年選民(35-44歲)中支持率最高,達16%;另一方面,AfD的支持者中近4成經濟收入高於德國平均收入;而它在70歲以上的選民中支持率僅7%。這是個問題,因為中青年和高經濟收入的選民的活動能力和影響均超過老年選民。
在政治光譜上位於CDU/CSU左邊的社會民主黨(SPD)的情況也不妙!它只獲得20.5%的選票,比上屆掉了5.2%,只獲得153個席位(21.6%),比上屆少了40個!兩大黨全都掉了支持率,而政治上更靠左的政黨左黨(主要得票區在前共產黨老巢東柏林)和綠黨,這次得票率卻稍有增加,分別為9.2%和8.9%(增0.6%和0.5%,分別擁有69和67個席位)。其他小黨共獲5.1%的選票。
叫梅克爾頭痛的第一個原因是,上屆政府組成很順利:她同社民黨(SPD)談判一拍即合,很快就達成協議,這是她在前三次當選中第二次同SPD組成聯合政府。但這次,SPD明確地講了,它寧可作為在野黨或反對黨,不想再次同梅克爾組成執政的大聯盟。
叫梅克爾頭痛的第二個問題是,排除了同SPD組成聯合政府,誰可以聯合呢?梅克爾早就宣佈不會同極右的AfD聯合組成政府,實際上AfD正是衝著她的移民政策來的,而她失去的選票,大多數落到了這個極右黨的票倉!剩下三個黨,右翼的FDP比較容易合作,但另兩個比SPD更左,合作難度更大!儘管梅克爾有很高的政治技巧,面臨這種組合,日子怎麼過,她的心中還沒有底,這就是為什麼在慶祝勝利的時候,她的臉上會掠過一絲愁雲!
在兩個左黨裡面,看來梅克爾別無選擇,只能取一個左得較少一些的綠黨。這樣的組合被稱為“牙買加搭檔(Jamaica’ alliance)”,因為象征這三個黨的顏色放在一起看起來像牙買加國旗的顏色。這個聯盟看來較有可能被採納。但這個牙買加搭檔或聯盟,並不太容易操作,而在德國也是第一次!
靠左邊的綠黨是個大雜燴,當然也是過度宣傳環保的黨。這個黨沒什麼經濟頭腦,有時可能到了寧要環保可以犧牲經濟發展的程度,同時又不分良莠地歡迎移民,同澳洲綠黨有一定的相似性。但更靠右邊的保守的自由民主黨是個注重經濟發展的黨,追求自由競爭,甚至為此也有脫歐的傾向,所以梅克爾對它也不能高枕無憂,它有可能會成為她右脅底下的一根刺!在民主國家,一般來說,靠右的黨比較愛國,為此也比較痛恨非法移民。美國總統特倫普就是美國的保守黨共和黨的,而且是共和黨內靠右邊的,這能說明他為什麼宣揚美國第一、禁止來自一些穆斯林為主的國家的和來自專制政權國家的人入境、要築墻阻擋來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以及退出巴黎氣候和約,經常遭到靠左的民主黨的強烈抵制。
梅克爾如果要採納牙買加聯盟,那就要將兩個政治理念和政策很不相同,雖然還沒到水火不相容程度的黨糅合在一起,難度可想而知!這是貨真價實的走鋼絲。聯合政府談判八字還沒有一撇,綠黨就受到了來自自民黨的攻擊:指責它過分著迷於禁止化石燃料的發電廠和汽車。自民黨黨魁,39歲的林德納(Christian Lindner)說,綠黨得走很長的路才能到達牙買加搭檔的談判桌旁。而綠黨領袖之一艾克達特(Katrin Göring Eckardt)也說,談判會是很艱難的。
不過綠黨和自民黨也不是沒有共同之處:兩黨都重視教育系統改革、都想改變各州間發展不平衡的狀況(比如地處原東德的州就比較落後)、都重視提高互聯網網速和從不同角度重視人權,就看梅克爾如何平衡這左右兩派政治力量而不讓自己掉下鋼絲!
SPD表明要做反對黨有其如意算盤:看梅克爾在這個搭檔裡能撐到幾時,是否會弄到百姓怨恨。它要為下屆大選奪取勝利作好準備。但SPD的黨魁舒爾茨冠冕堂皇地說,他的黨作為反對黨是為了防止(如果SPD進入政府的話)AfD成為反對黨(餘下的四個黨裡它是老大了),使它更能擴大影響。此話也有道理。不過梅克爾已經說了,德國的外交政策不會受AfD左右。
去年歐洲幾個國家,如荷蘭和法國的大選,都出現了右或極右翼政黨的選票大增,到了幾乎能奪取政府的程度 ,而且他們的成功都是靠著反移民,特別是中東北非的穆斯林非法移民(英國的脫歐在相當程度上也同反穆斯林移民有關)和脫歐的宣傳。這次德國極右的AfD的票源的增加,也是反對穆斯林移民,雖然它的增加程度稍小,因為梅克爾及時承認錯誤加上她的政績和個人魅力。
德國雖然是歐盟的中堅,但它的國內也並不是沒有脫歐的願望,因為政治上靠右邊的黨FDP和AfD都感到歐盟過多地依靠德國,這對德國是很不公平的。比如自民黨就說,德國應將它的預算盈餘和外貿盈餘中的300億歐元(357億美元)用於對國內人民減稅而不是答應外貿夥伴的要求縮減盈餘額。它認為歐盟各國應該更有責任感改善自己的經濟,不能太依賴德國。這正是它的票源的基礎,因為很多德國人真的是這麼想的!在同俄國的關係上,FDP還認為德國應該同俄國改善經濟上關係(有點接近特倫普的想法),逐漸解除對它的制裁。
德國《每週新聞》評價說林德納知道他的選票的來源,所以如果對梅克爾讓步過多,他很快會喪失他的票源。不過保守的《法蘭克福日報》說,保守黨的聯盟(指CDU/CSU和FDP的聯盟)對國家來說可能是個較好的政府。25日梅克爾說她原來希望大選的結果會好些的,現在我們在分析我們為什麼會丟失選民,特別是那些投向AfD的人。她發誓要通過好的政策和針對他們的問題來贏回背離她的右邊的選民(win back right-wing voters)。她說它將會同自民黨和綠黨就組成大聯盟進行對話。我看她可能會對FDP比較寬容些。這就是為何歐盟已經開始有些神經緊張了。不過德國議會的議長朗波特教授(Prof. Norbert Lambert)說,歐盟的團結絕對是梅克爾的優先考慮。
德國是世界上僅次於美、中、日的第四大經濟體且是個科技、工業和經濟發展健康的強國,在歐洲是龍頭老大,在世界也有舉足輕重的影響,比如英國就認為自民黨進入政府對英國的脫歐談判會有好處,因為自民黨領袖林德納曾說過“我們希望有個強大而經濟繁榮的英國”,而他很可能會出任外交部長。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應該了解一點德國的政治。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