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州又逢大選(下)

昆州又逢大選(下)
洪丕柱

競選進入了第三週。本週對工黨來說突然交了好運,從天上掉下了一顆轟擊LNP和一國黨的炮彈:一國黨聯邦參議員羅伯茨(Malcolm Roberts)因雙重國籍辭職,一國黨將其昆州候選人弗雷澤(Anning Fraser)補上。可是弗雷澤到了參院,剛做完“處女演講”才一小時,就宣佈退出一國黨成為獨立議員。帕拉殊馬上抓住機會拿起這顆炮彈攻擊一國黨和LNP,說這說明誰要是同一國黨合作,他們的議員隨時會退黨,政府就會不穩定!帕拉殊治理無方,玩這種小聰明很厲害,靠它吃飯!
我覺得這是澳洲選舉制度的弊病:我尊敬真正靠自己打拼上位的獨立議員,但是有些獨立議員,如以前帕瑪黨的,是投機派,靠參加某黨獲得機會,免費使用了該黨的資源、經費和影響(自己參選不會有這些條件)當選後宣佈退黨為獨立議員。我非常鄙視這種人。澳洲選舉制度應該有規章避免這些欺騙黨和選民的獨立議員,因為選民是由於他們所代表的黨而選他們的,至少要他們退賠所使用了的某黨的資源和競選費用。
也許這是帕拉殊時來運轉的機會。星期四晚上人民論壇的帕拉殊、尼柯斯和一國內黨領袖迪克森的辯論中,帕拉殊又獲得了勝利,但帕拉殊和尼柯斯都有說不清楚的事:尼柯斯說不清是否靠一國黨的支持組成少數政府,帕拉殊說不清關於阿達尼項目的醜聞。
辯論開始時尼柯斯表現出色,但在是否會在一國黨的支持下組成政府時他有點支支吾吾。帕拉殊在回答這個問題上態度堅定而不含糊,結果獲得勝利,板回了起初兩周競選的劣勢,得到了60%的未決定投何黨的選民的選票。這更證明我所說的昆士蘭選民由於不關心政治,基本政治常識很差,因為其實在很多其他問題上尼柯斯回答得更好。帕拉殊說寧可做反對黨也不要一國黨的支持,這個“豪言壯語”使她獲得很多掌聲,但在我看來這話一分錢也不值,因為她知道政治上左傾的工黨,哪怕同政治上遠右的黨組成聯合政府,因為沒有共同的政治價值觀,政府將很難運作,所以她的“寧可”分文不值。但是一個政治上居中和中右的黨,同遠右的黨更有可能有政治上的交集,聯合政府更易運作,這是選民必須懂得的,況且LNP中有原來國家黨的黨員,國家黨本是以農民為主的黨,同代表邊遠地區和農村地區利益的一國黨較易合作。所以尼柯斯對這個問題的回答顯得過於軟弱含糊,使人不滿或感到不誠實。其實他大可不必感到尷尬或理虧,可以冠冕堂皇堅定響亮地說:昆士蘭政府必須代表全體昆士蘭人民的利益,包括邊緣和農村地區人民的利益;如果這些地區的選民選擇一國黨做他們的代表,我當仁不讓應該同該黨合作,以照顧那些地區的人民的利益,否則如何稱得上代表全體昆士蘭人民的利益?如果工黨堅決拒絕讓代表這些地區的議員進入政府,我想邊緣和農村地區的選民有權拋棄工黨!
有人評論說尼柯斯輸在經驗不足,這話有理,因為帕拉殊的豪言壯語對解決昆士蘭的問題毫無助益,純屬大話空話,尼柯斯應當揭穿這一點:運營一個政府靠政策而不是“寧可做反對黨”之類的空話。儘管如此,對尼柯斯來說,辯論的失利是一個打擊,因為他的個人支持率本來就低於帕拉殊,這是他提升個人支持率的最好的機會,他很可惜地失去了這個機會,不管那些選民有多無知,不知最後一週他是否能再度佔上風?對帕拉殊來說,前兩個星期拿不出什麼好政策只能靠抹黑戰術的競選,這可能是個翻身的機會。
《信使報》發表了評論家霍頓(Des Houghton)評辯論的文章,他覺得同保守政治的鬥士紐曼相比,尼柯斯太過彬彬有禮和紳士風度,對帕拉殊處理阿達尼項目的借款醜聞(因男友衝突的利益暴露才否決高達10億的鐵路借款)攻擊不力,沒有讓她出血,因為政治是刀刀見血的鬥爭。他給尼克斯打7分,帕拉殊表現平庸(除了大話)最多只得4分,而一國黨的迪克森應得8分。他說LNP/一國黨聯合至少比工黨/綠黨聯合要好(星期五晚看電視看到前總理霍華德獨自到昆州助選,他對記者說綠黨是澳洲政壇真正的極端份子,同我的看法一致)。他並揭露工黨從各工會接受巨額競選捐款,所以帕拉殊說的“將昆州放在第一位”其實是將工會放在第一。他還揭露了工黨大量骯髒的秘密,限於篇幅不予摘引了。
說到帕州長的阿達尼項目的借款醜聞,最新公佈在《信使報》上的統計是42%的選民說他們更不願意投工黨的票了,47%的選民說他們更不信任帕州長了,55%的選民認為私人項目不應得到政府的貸款,但帕拉殊直到她“突然”知道男友是貸款咨詢團隊的成員,才因避免利益衝突而否決該鐵路項目的貸款。所以說尼柯斯真的很可惜錯過了追著這個問題狠打帕州長的機會。霍華德亦就阿達尼礦批評帕拉殊說不知道她的真正立場是什麼,她沒有明確表達過自己的立場(我在上期評論中已分析了為何)。
我感到不解的是我所念念不忘的本州810億的州債及何時我們可以重返AAA信用評級,失望的是在辯論中帕州長和尼柯斯都不敢提這件事。上面講過帕州長心裡有鬼,因為工黨政府設法掩蓋債務;尼柯斯大概是因為紐曼從前為減債砍掉了14000名政府僱員而飽受工黨攻擊和抹黑戰術:工黨說當時的財長尼柯斯亦應對此負責,所以他也不敢提本來可以重拳出擊的工黨處理州債不當的問題。這說明工黨恐嚇戰術的成功:抹黑戰術是成本最低而效果可能是最好的戰術,所以帕拉殊高喊柯斯要為紐曼的猛砍公務員負責,使尼柯斯在債務問題上顯得小心翼翼,甚至不敢提巨額州債到底是誰造成的。
最近我看到由於財長皮特表現差勁,工黨內部對他意見很大,帕拉殊表示如她再次當選,皮特將位置不保的消息;但後來又讀到帕女士講皮特對創造工作職位有功,不會砍掉他。上期我講了工黨掩蓋州債的事,傳媒說州債已達810億,每年光付利息就要18億!皮特不承認,說這是神話,但又說不清楚。現在看到進一步的報道:皮特用將州債轉移到州政府擁有的電力分配公司的辦法,使它看上去減少了40億,又挪用40億政府員工的公積金去付州債!我想帕拉殊可以炒掉皮特,但她責任難逃,因為她不可能不知情或沒批准他做這麼重大的事,她曾說過對她的內閣百分之百地支持,想來這就是她為何後來又說不會炒皮特的原因吧!
最近經濟和就業方面的消息也對工黨政府不利:幾天前公佈的10月份全國的失業率從5.5%降為5.4%,但昆州的失業率卻從5.9%上升為6.0%,儘管創造了不少工作職位,仍是全國最高的州之一;2016-17財政年度的GDP增長率也已出來,昆州為1.8%,遠低於皮特在預算案中的預測4%,也大大低於昆州近10年平均值2.4%,在全國同塔斯馬尼亞一起墊底(昆州略高)。這是工黨管理經濟無方的又一明證。工黨用旋風Debbie做藉口,但如果你看看特倫普治理下的美國,儘管今年多次多州受特大颶風襲擊,最近公佈的GDP成長仍達3.2%,失業僅4.1%,為17年來最低。這就是為何我有資格要求選民為了州的經濟利益不投工黨,因其財務管理糟得可怕,又不誠實,無法信任!經濟開發和管理能力應該是選民首要關心的問題,不管哪個黨同哪個黨組成政府,只要搞好經濟,人民生活能提高。工黨經濟表現差勁,難道還要讓它再耽擱昆州三年嗎?
18日我看《信使報》,看到尼柯斯比較明確地談了同一國黨的關係以及對減低州債的問題,雖然晚了一些,但我想選民應能接受,他說:我們是人民的僕人,應當接受人民的意願(即人民選出的代表),所以我們應該同人民所提供的議會一起工作。我想帕拉殊是極為傲慢的,拿著槍對準昆州選民說:我不會尊重你的觀點!(霍華德在昆州表示支持LNP的關於一國黨的策略)至於州債,我明確保證LNP政府的債務一定會低於工黨的811.6億。
其實本週早些時間,我看到一項民調,57%的昆州選民讚成LNP同一國黨換票,在支持一國黨的選民中。75%願意將意向票轉投給LNP,尼柯斯有什麼可害怕的呢?
18日的《信使報》因帕拉殊內閣的一條醜聞向政府提出責問:兒童安全部長范迪曼(Shannon Fentiman)居然未經審查就錄用了一名曾因犯了多重兒童色情罪而被判過刑的罪犯殊菲爾德(Hayden Scholfield)作為該部的工作人員,真是僱傭一條狼去管羊!帕政府馬上對此進行損害控制。
邊遠地區和農業區繼續對帕州長的“昆士蘭第一”表示質疑,比如蔗農和糖業。糖業在昆州是個大產業,昆州有4千戶蔗農,但在議會里KAP和LNP比較支持他們的利益,而工黨不聞不問,認為州政府背叛了糖業和蔗農的利益。在州長自己的選取伊娜拉,選民也表示不滿,說她至今沒有露過面,是否太忙於其他選區?
最近工黨和LNP的主要政策繼續出籠,包括工黨撥款1.54億減少醫院排隊等候的時間,LNP同聯邦政府一起撥款2.15億建設陽光海岸醫院的聯通公路。
最近的Sunday Mail的民調顯示,在一國黨的撥票下,LNP能以52:48勝出工黨。但工黨詭計多端,LNP絕不能掉以輕心,吸取上次大選輕敵的教訓,應當全力以赴直到最後一刻。
最後一周的競選,各黨還會推出更多的政策,評論家和民調會對兩黨爭奪最激烈的選區進行民調,分析選情,請讀者自己注意,本人的大選分析到此為止。(完)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