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加比終於辭職(更新版)

穆加比終於辭職
洪丕柱

11月15日津巴布韋發生不流血的軍事政變和權力轉移,鐵腕統治津巴布韋37年之久的總統,93高齡的穆加比在首都哈拉雷和第一夫人格蕾絲遭軟禁在家。軍方允許他同鄰國南非聯邦總統祖馬通電話。通電後祖馬說穆加比情況良好。一星期後,他於21日終於辭職。
國家復退軍人協會總書記瑪特瑪蕩達(Victor Matemadanda)說穆加比應被解除總統及執政黨Zanu-PF(Zimbabwe African National Union – Patriotic Front津巴布韋非洲全國聯盟-愛國陣線)領袖的職務。瑪特瑪蕩達是軍方和前副總統南加格瓦(Emmerson Mnangagwa)的盟友,前週穆加比將這位副總統廢了並將他開除出黨,還威脅要清洗一百多名同南加格瓦有關聯的官員。75歲的副總統幾十年來一直是穆加比的副手,是最忠於他的人之一。但長期以來他同第一夫人格蕾絲相處不好。這兩人都在為搶穆加比的接班權而勾心鬥角,但南加格瓦有軍方支持,軍方並不將2014年才公開參政的政治新手格蕾絲放在眼裡。這使我不由得想起那有政治野心的毛夫人江青,那些老帥都不服她。人們普遍認為穆加比廢掉副總統是為了讓老婆格蕾絲取而代之,將在下個月的黨代會宣佈。
陸軍總司令奇文噶(Constantino Chiwenga)將軍馬上在13日召開了一個沒有先例的記者招待會,警告穆加比若繼續清洗執政黨Zanu-PF內的官員,軍方會介入以結束黨內的混亂。開招待會時有數十名擔心被清洗的官員側立左右保駕。兩天後軍方果然介入了。
分析家認為軍方的介入顯示了解放時代的忠於副總統南加格瓦的力量和忠於年輕的第一夫人格蕾絲的力量間的較勁,因為他們覺得格蕾絲有望接管她93歲的丈夫的權力。看來穆加比確是因想把權力交給太太而將忠心的老部下一腳踢開。
政變在15日凌晨發生,前一天,週二,軍車已開達首都郊外。軍方佔領了首都哈拉雷的總統辦公室、重要政府部門、議會、機場和國家廣播局等戰略要地。首都一度氣氛緊張,坦克車在街頭巡邏,數以百計的市民去銀行排隊取錢以防不測。但全國秩序基本平靜。目前哈拉雷的生活已恢復正常。
軍方並不承認搞政變。週三晚對全國發佈戲劇性的電視廣播,軍方發言人默約(Sibusiso Moyo)少將堅持說“我們已說得很清楚這不是軍事接管政府,而是針對在總統身邊的那些引起社會和經濟困難的犯罪分子的(當然指第一夫人)。穆加比仍是總統。一旦我們完成使命,盼望形勢會恢復正常。
但傳媒認為這個事件帶有政變的一切特點:軍方已控制津國全境。軍方發言人說“穆加比及其家人的安全受到保證。我們的目的只是打擊政府內的犯罪。”分析家們認為軍方正同穆加比談判權力轉移問題。
第一夫人,穆加比的52歲的妻子格蕾絲,多年前是總統辦公室的一名秘書,在同穆加比發生了婚外性關係為他生下幾個孩子後,等穆加比前妻一死便同穆結婚成了第一夫人。穆加比打算讓她接替總統職位,在他看來格蕾絲是他最忠實的捍衛者,她聲稱穆加比在明年大選仍能保持權力,那怕作為“尸首”(corpse)參選也會贏!她的政治地位在過去幾年裡被丈夫大大提升,儘管她在國內不受歡迎:她生性張揚、兇暴、揮霍無度,使窮國津巴布韋人民非常反感,但她仍公開聲言對總統職位的興趣,因為黨內年輕黨員支持她,她領導黨內一個四五十歲的黨員的分支。今年初她甚至公開要丈夫命名一名繼承者。但這回看來這個如意算盤完蛋了。有跡象表明軍方正在清洗第一夫人的支持者們,有報道說他們被廣泛拘留,其中一名,Zanu-PF黨的青年同盟的負責人週三在電視上出現,為曾批評奇文噶將軍的行動向軍方道歉,他讀著一份聲明說“我們仍然年輕,我們還在成長,我們會從錯誤中學到教訓”。
因兇殘無情和眼皮虛腫而有“鱷魚”之稱的副總統南加格瓦一度是穆可能的接班人,但最近不斷受到總統和他夫人的羞辱,上週穆加比指責南加格瓦“不忠誠、不尊敬、欺詐、不可靠”並企圖陰謀篡權而將他去職。他和家人馬上逃離津巴布韋,說留在國內會有危險,並發表了一份五頁長的嚴厲譴責穆加比的領導權和格蕾絲的政治野心的聲明。因曾任國防部長,他同軍方和退復軍人團體關係良好,他們都宣佈支持南加格瓦。穆加比正式辭職後他重返哈拉雷,接管政府。
作為南非發展社區(SADC South Africa Development Community)國家的主席,該南非國家集團16日在博茨瓦納開會討論局勢,祖瑪呼籲“平靜和克制”(calm and restraint),敦促津巴布韋軍方不要製造對政府的不符憲法的改變(unconstitutional changes of government),要求軍方和政府“友善地解決政治僵局”。他說南非將派出國防部長和國家安全部長作為特使去哈拉雷會見穆加比和軍方。我覺得祖瑪的話有點可笑,難道獨裁者穆加比的無數次“當選”真的是按憲法而不是靠操縱、舞弊和壓制反對黨的嗎?15日非洲聯盟也發表一份不尋常的聲明號召軍方遵守憲法撤離首都。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號召津巴布韋國內各方顯示“平靜和克制並避免暴力”,他說他在密切監視局勢的發展。美國使館宣佈因局勢不穩而閉館,並敦促美國公民不要外出;英國使館也要求英國公民待在家裡。歐盟亦對津巴布韋事態的發展表示關注。
17日晚我從電視上看到南非的特使們在國會同穆加比及奇文噶將軍的合影,穆加比微笑著同奇文噶握手,使人民感到困惑,莫非這些特使的調停有了結果?
穆加比曾被國民看作該國在1980年取得獨立的英雄,他用毛的“槍桿子裡出政權”思想為指導進行武裝鬥爭取得獨立,成了總理,後來又成為總統。起初他在國內外聲名尚好。但取得政權後他同好多國家的“革命領袖”一樣緊抓權力不放,殘酷鎮壓不同政見者,並用暴力操縱選舉使自己連選連任,成了獨裁者。儘管身體日漸衰弱,走路搖晃、開會昏睡、不斷要到國外就醫,他仍然讓執政黨將自己提名為明年大選的總統候選人,94歲還想連任總統。
我小時候讀地理時,這個39萬平方公里的國家叫南羅德西亞,原來是有非洲麵包籃(breadbasket)之稱的非洲最富庶國家之一。但自他從白人少數政府統治下取得政權以來,它已變成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不斷的通膨:從2006年到2008年,通膨從1,000%飛升到11,200,000%,使津幣成了廢紙,此後這個國家的1600多萬人民只能用美元、英鎊、歐元或人民幣做交易。這一切始於2000年他製定了共產黨式“土改運動”的土地侵佔法(Land Acquisition Act),政府強逼白人農民無償交出土地分給黑人。這個運動引起了嚴重通膨、食品短缺和高達80%以上的失業率,使國家陷入動蕩和混亂。穆加比為此加強鎮壓,血腥踐踏人權,2001年津巴布韋被開除出英聯邦,因發現其選舉舞弊並充滿暴力。
被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先後訪華達十多次並曾被授予孔子和平獎(未接受)、經常向中國要錢要援助的穆加比,早年是社會主義的狂熱信徒。穆加比最初的上台是中國和前蘇聯在背後爭奪的結果,限於篇幅不予細述,最後穆加比倒向中國,憑這一點,他視中國為銀行!不過政變後無論是軍方還是新總統,看來仍然會求得北京的支持,無論是經濟還是政治,而中國也對穆的下台只作低調的報道。
1950年以來世界上大約五百次政變中,老穆是被推翻的最年老的領袖,而推翻一個統治了37年的比世界上任何領導人都要年老整整十歲的93歲的領導人的政變更是史無前例的。
我常為穆加比的長壽而驚奇,因為津巴布韋人的平均壽命僅40歲,這個國家大多數的人,從未見到穆加比之外的別的領導人,人們也許不知道沒有穆加比生活會怎樣,全國對政變和穆加比的受軟禁感到驚訝。在穆加比之後,國家會走向何方?雖然人們還不清楚。但18日首都還是爆發了有30萬人參加的反穆加比和格蕾絲的大遊行,群眾高舉寫著“領導權不是靠性傳播的”(Leadership is not sexually transmitted)的牌子。
政變後穆加比和格蕾絲的情況一度不明,說明內部討價還價很厲害;起先老穆拒絕辭職,但軍方提出若不辭職會議會對他提出彈劾。他最終同意辭職以保持體面,並提出很多條件,軍方答應對他和格蕾絲提供高級別的保護並免於被起訴、保證他們的福利條件、財產不會被沒收等。21日穆加比宣佈辭去總統和黨主席職務。24日,津巴布韋人民在首都體育場舉行盛大的南加格瓦就任臨時總統的典禮,他受到英雄的歡迎。他發言說要為全體人民服務(serve all citizens),所以反對黨領袖們也被邀參加。不過他也稱讚了穆加比,說他是父親、導師、戰友和領袖,群眾對此只報以稀落的掌聲。穆加比本人並未出席,官方說他需要休息。
津巴布韋人希望此次危機會開創一個較繁榮的未來。一名35歲的名叫馬桑戈的居民對記者說,“我們的經濟每況愈下,沒有工作,希望在穆加比時代後有一個較好的津巴布韋,我感到高興。他是去的時候了。”《衛報》認為穆加比也許會去新加坡或馬來西亞度過晚年,因為他在那裡擁有產業。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