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黑戰術成功,帕拉殊有望連任;撥票策略失當,尼柯斯慘遭敗績

抹黑戰術成功,帕拉殊有望連任;撥票策略失當,尼柯斯慘遭敗績
洪丕柱

痛苦的等待:上星期天我看到70%的選票點數後是工黨、LNP各43席,但星期一當四分之三的票點數後,議席數變成工黨對LNP為43:35,星期二結果同樣,星期三78%的選票已點,結果是45:37。即每天點票後議席數都會變化。看來工黨會取勝,但帕州長仍然說話比較謹慎,只說“有信心”而不說肯定會勝。
經過一星期痛苦的等待,到週末局面逐步明朗:如ABC電台分析家格林(Anthony Green)所預測的,工黨基本上可贏47席,比上屆增加,够勉強組成多數政府,所謂勉強是因為議長要佔一席。LNP(自由國民黨)可憐只得39至40席,比上屆減少,且丟失了幾名很可能成為未來領袖的大將,如影子財長愛默生。作為反對黨,LNP對帕拉殊的壓力會明顯減少。我預言,這樣一來LNP起碼得過兩屆才能翻身,因為失去了可能的領軍人物,尼柯斯不大可能連任反對黨領袖,新領袖出現需要時間,LNP會出現幾年領袖荒。近20年來,自由黨和國家黨都沒出現強大的領袖,從華生、包昆、藍布魯克、史必靈包格到西尼等走馬燈似的調換,直到紐曼放棄布里斯本市長成為LNP領袖。另一個可能性是LNP會重新分裂成原來的兩黨,像聯邦那樣成為聯盟黨,多年來它們分而合、合而分,最後在2008年通過前國家黨領袖史必靈包格的努力合併。紐曼下台後,農民出身的史必靈包格曾再次出山。他是一名非常正直的政治家,有很多點子,也極為努力,但他一本正經從來不笑的臉使他顯得刻板,得不到選民歡迎,支持率一直很低,終於被尼柯斯替代。自從彼蒂那張開大口的笑臉征服昆州以來,昆州選民就愛上了嘻嘻哈哈的領袖,包括笑口常開看上去和藹可親卻無甚政績的帕拉殊。
這個對昆州來說糟糕的結果,使人們不禁要問,為何一個無甚政績的黨,而且在競選的前兩週拿不出任何好政策的帕拉殊,居然可以連任?
選舉重劃和選舉法改變有利工黨:在工黨和綠黨夾擊下丟失席位的愛默生點票晚在他的選舉指揮部對記者說了兩條非常正確的理由:1)選區的重劃,使他本來很安全的選區變成對他來說很難獲勝的選區,因綠黨選票大量增加;2)選舉法的改變對工黨有利;而這個改變,政府只在生效前18分鐘才通知其他黨,故稱為18 minutes’ notice,既未征求其他黨的意見也沒同他們討論過。這再次證明我的看法:帕拉殊治州無方但玩小聰明很有點子。
為什麼選舉法的改變會改變選舉結果呢?本來選票上沒有硬性規定你選幾個人,你可以只勾自己中意的候選人而不勾其他任何候選人,這樣選出的人能較正確地反映民意。現在你必須在每個格裡都打勾,包括你痛惡的候選人,只是以次序反映你的喜愛度,這樣在換票中你的票就可能被投向你所痛惡的人,因為每個選區得票最少的候選人的票被其他候選人瓜分而不是丟棄,加上每個選區都有某黨對自己的支持者如何投票的指示,一旦這個指示的策略有問題,這個黨就可能將自己反對的黨的候選人選上去,而初級選票得票最多的人卻會因撥票的結果輸給初級選票少得多的人。總之我覺得這個改動使最終的得票數無法反應真正的民意,而且點票變得繁瑣而緩慢!這次LNP因撥票策略失當,就出現了幫助幾名工黨候選人出線的怪事。難怪點票當晚,在ABC電台觀戰席上的LNP代表對工黨代表說:你們當選的人,沒有一名獲得50%以上的選票,倒是我們幫助你們好多人當了選!工黨對此話沒有反駁,就是說,它心中明白。LNP很大程度上輸在給其支持者的如何投票的指示有問題!
工黨既然要做這種改變,他們一定做過分析這樣做對他們有利,然後不征求意見就突然宣佈,不給討論機會,使人措手不及。可惜LNP的策略家要麼在制定換票策略前沒有很好地做過功課,了解每個選區特別是關鍵選區選民的意向,要麼時間太匆促,來不及做深入調查。還有一個可能性是他們相信選民會主要看政策投票,所以花很多時間制定好的政策。可惜如我所指出的那樣,昆州懵懵懂懂的選民多,好政策的威力不如抹黑策略有效。我這樣說不是沒有根據,因為直到投票前,還有好些華人選民問我到底該投哪個黨,他們根本不知道各黨的政策!
抹黑戰術成功:尼柯斯雖有可親的笑臉,但帕拉殊用抹黑戰術對付他大獲成功!她揪住他在紐曼政府中任過財長職務不放,直到最後一刻:大家可以看到在選舉日,這種抹黑的漫畫照片貼滿所有的投票站,不斷提請人們不要投LNP。傳媒曾評論尼柯斯過於謙謙君子風度,無法對付潑辣女帕拉殊。這話不錯。
我覺得奇怪,尼柯斯居然會在工黨的抹黑,包括他是紐曼削減14000名公務員的“幫兇”下變得說話小心謹慎,在辯論中連帕拉殊政府處理州債不當這樣一個能讓工黨出血的問題都不敢理直氣壯地提,好像自己為昆州還掉了幾十億的債倒是做了虧心事似的!還有工黨對關係就業的阿達尼礦的自相矛盾的政策。上屆財長和影子財長的辯論,尼柯斯非常雄辯,駁得皮特體無完膚,這次辯論,居然他會輸給帕拉殊,不是抹黑的結果嗎?
他居然也不敢提醒選民高達860億的使昆州的信用從AAA下降到AA的州債是帕拉殊的前任布賴連續五年預算赤字造成,敗家女布賴還賣了很多州產。紐曼的競選諾言是三年反虧為盈,四年恢復AAA信用等級,既然他以絕對優勢贏了大選,他有民意實現大選諾言削減公務員。工黨政府的特點是人浮於事,公務員隊伍龐大,故削減並無錯,況且紐曼並非對被裁者不負責任,他花了8億解散費安置被裁員工。當時我在政府工作,政府採用優惠條件讓員工自願而非強制成為redundant(冗員),很多人自願下崗,包括我,申請三次才獲批准,因工作需要走不開,離開時還拿了一筆可觀的以工齡計算的解散費。紐曼政府並創造了很多就業職位,所以削減並未使昆州失業率提高,而帕拉殊政府現在的失業率還超過紐曼政府的失業率呢。當時吵得最兇的是工會,他們示威遊行抗議裁員,可說2015年和今年帕拉殊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靠了工會的力量。聯邦工黨領袖蕭登以後如能當選,也會在很大程度上依靠工會力量。好多健忘的選民認可了帕拉殊的抹黑而不問問紐曼為何要削減冗員。
LNP撥票失策:LNP的失利在我看來撥票戰術失策是個原因。比如南布利斯本選區,LNP為了將綠黨放在最後,寧可把票給工黨,結果救了特拉德,其實如果將票撥給綠黨,儘管綠黨能在議會得到一席,但工黨就無法達到以多數贏得大選的目的。LNP將票撥給工黨而救了工黨議席的還有洛根等選區。LNP僅在59個選區同一國黨達成相互撥票協議而不是全部選區,否則情況會不一樣,即是說在有些選區工黨是靠了一國黨或LNP的票出線的,如曼斯菲爾德(Mansfield),得票情況為LNP的候選人以40.4%領先工黨的39.7%,工黨候選人靠一國黨的票淘汰了LNP的候選人出線。還有埃斯普利(Asply)、奧瑪尼山(Mt Ommaney)和紅地(Redland)等,如果一國黨同LNP換票則這些選區全為LNP而非工黨勝出。所以25日晚電視上觀看點票的各黨代表中,LNP代表對工黨代表說我們的票救了你們的候選人!工黨沒有反駁,因為它明白,它的議員極少是靠自己得票超半數而當選的。在洛開普敦,僅獲32%選票的工黨候選人歐儒克(Barry O’Rourke)也是靠了LNP和一國黨的間接撥票而勝出原市長斯特雷洛女士(Margaret Strelow,她原為工黨,因爭奪候選人失利退黨成為獨立候選人)。這些失策,LNP在選後總結中應好好地逐席檢討。
一國黨害了LNP有評論家說,LNP同一國黨的聯盟(association)是有毒的(toxic)。我不知道這位評論家本人支持何黨,想來是工黨支持者。事實是,雖然我看到有評論家指出兩大黨的選票都有下降,目前它們相加只獲三分之二多些的選票,已失去絕對的統治地位,但我沒看到任何評論家分析說為何工黨只降1.5%而LNP下降高達7.8%,是因為它同一國黨的聯盟嗎?當然不是。
我早就指出,遠右的一國黨主要是從LNP而不是從工黨那裡奪走選票,在偏遠地區可能從LNP中的原國家黨那裡奪走選票,即這7.8%的選票大多被一國黨拿走了!如果說一國黨害了LNP,只能從這點來看。另一個數據是高達75%的一國黨支持者願意撥票給LNP,這說明他們是對LNP不夠右而失望,轉而支持一國黨。國家黨原稱鄉村黨(Country Party),它的價值觀比較傳統,基督徒多。我曾拜訪過國家黨前參院領袖昆州參議員鲍斯威尔,他公開宣稱自己是天主教徒。現在昆州的LNP或聯邦的聯盟黨正在逐漸拋棄傳統價值觀,藤博總理等競相宣布支持同性婚姻(為了選票?)不免使持傳統價值觀者失望,而一國黨公開宣稱反對同性婚姻、反對“安全學校”、反對伊斯蘭極端分子等(穆斯林大多投了工黨)。對LNP或聯盟黨失望者,包括它們的議員退黨而成獨立議員,如伯拿底(Cory Bernardi),當然不少人會轉而支持一國黨,其中有我認識的華人基督徒,除了兩大黨都忽視他們的利益之外。這是藤博政府在制定下屆競選策略時必須認真考慮的。如果今天还在將一國黨當種族主義來批,就未免落伍了,前工黨議員蔡偉民和若干工黨鐵桿就是這樣為工黨助選:不斷發message到人們的手機用20年前的語言來為帕拉殊拉票。
我說過我不以黨派而以政績論政府。其實彼蒂時代之初我很支持工黨,因為曾任高斯政府衛生部長的彼蒂幹得不錯;我曾為史蒂文⦁羅伯遜(我原住在他的選區)、約翰⦁布蘭迪(同我工作關係很密切的教育培訓部長)、朱迪⦁斯密斯(我搬家後住在她的選區)等工黨議員助選,包括免費為他們將競選資料譯成華文,他們都是很好的議員;我也曾撰文大力呼籲華人支持蔡偉民。自從彼蒂莫名其妙突然辭職將州長交給布賴(由於不對外宣告的內鬥)後,不知何故這些議員紛紛辭職,昆州經濟也不斷下滑。理應換LNP來治理了,卻不幸紐曼、尼柯斯在工會和帕拉殊夾擊下無法在昆州政壇站穩,看來昆州只能繼續在全國經濟中再墊底幾年了。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