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動亂 – 雞蛋革命

伊朗動亂 – 雞蛋革命
洪丕柱

元旦前後,我的注意被伊朗局勢吸引。去年12月28日星期四,伊朗第二大城,東北部的馬仕哈德(Mashhad)爆發了居民上街抗議雞蛋等食品大幅漲價的事件。抗議很快擴散到全國,有人要求最高領袖哈梅內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辭職。哈梅內伊自1989年霍梅尼死後一直是最高領袖,至今已近30年。他們高呼政府是竊國大盜,使青年失業率高達28.8%(有些地方高達40%)。抗議日夜進行,直到星期天魯哈尼(Hassan Rouhani)總統呼籲冷靜已連續三天。他在國家電視台發表講話說按照憲法,伊朗人民有權批評政府和對政府表達不滿,承認公眾對伊斯蘭共和國衰退的經濟有怨恨;他並在總統網站發表聲明說批評沒啥了不起,抗議是機會而非威脅(Criticism is nothing, protests were an opportunity, not a threat),但又說我國會對付一小撮高呼口號反對法律和人民願望並侮辱革命的尊严和價值的人(insult the sanctities and values of the revolution);後來他又在推特上發軟話說政府需要注意人民對民生的需求和腐敗(pay attention to people’s demands on livelihood issues and corruption)但又警告若抗議使人民感到生命和安全受到威脅,政府會出手鎮壓(crackdown),“政府不會容忍那些損壞公物、違反公共秩序和製造社會動亂的人”(show no tolerance for those who damage public properties, violate public order and create unrest in the society)。
然而,反政府抗議非但沒有停止,反而迅速擴散到全國五十多個城镇,成為2009年以來伊朗規模最大的反政府示威,據路透社記者卡里米和龔蓓爾在元月2日報道,伊朗全國抗議活動已進入第六天,已有13人死亡(包括一名警察)。其實死亡人數從最初12月30日晚德黑蘭西南的道鲁得镇(Dorud)防爆警察打死兩名示威者之後不斷上升,到達12人,又到達13人(星期天),再增至16人(星期一)和21、22人(星期二),其中包括伊朗國家電視台官方報道的星期一晚在伊朗中部拿加夫阿巴德(Najaf-abad)市中心被示威者用獵槍擊中臉部致死的一名警察,嫌疑人已被逮捕。同時被捕人數也迅速上升到高達千名,而抗議也從對雞蛋價格的上漲發展到對政府、國家的對外政策、對神權制度和對最高領袖的全方位的抗議,高呼獨裁者去死!(Death to the dictator!)示威者們的行動逐漸變得更具暴力傾向,從社會媒體在網上發表的視頻、Youtube和推特可看到伊朗中部德黑蘭南面的城市沙興沙哈爾(Shahin Shahar)有三名抗議者被打死,抗議者開始攻擊和焚燒銀行;有六名抗議者在西部城市,離德黑蘭三百公里的土伊塞坎(Tuyserkan)被打死;社會媒體還播出視頻顯示在卡德麗疆(Qahderijan)鎮中心發生抗議者同保安部隊之間的激烈的衝突,抗議者試圖佔領已被部分焚毀的警察局。
伊朗國家電視台也播放了示威群眾打碎銀行玻璃窗、焚燒政府大樓、推翻警車和一輛被點火焚燒的救火車的視頻。社會媒體則以視頻顯示數以百計的示威者被捕;網上視頻顯示31日在首都市中心廣場,警察用催淚彈和高壓水龍驅散示威群眾,示威者推翻並放火焚燒警車以示抗議;甚至有“武裝抗議者”企圖衝擊軍事基地和警察局,致保安部隊向群眾開槍,打死十名示威者(伊朗國家電視台報道);而魯哈尼總統對示威者的喊話也從“有權抗議”變成星期一的誓言(vow)嚴厲對付“暴亂和違法者”(rioters and lawbreakers);此話馬上得到首席法官拉厲疆尼(judiciary chief Ayatollah Sadegh Larijani)的回應,星期一他在國家電視台敦促當局強硬對付肇事者,並警告反政府抗議者若繼續製造動亂繼續會面臨國家對“暴徒和破壞公物者”(rioters” and “vandals)的“鐵拳”鎮壓,說有人在利用局勢(exploiting the situation),這是錯誤的。傳媒並摘引伊朗最高國家安全委員會(Iran’s Supreme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秘書沙姆卡尼(Ali Shamkhani)譴責社會媒體在煽動暴力。
另有報告顯示在西部城市薩那大吉(Sanandaj)和克爾曼沙(Kermanshah),示威者放火焚燒交警崗哨,但無人受傷;在東南部城市查巴哈爾(Chabahar)及西南部城市伊拉姆(Ilam)、伊澤(Izeh)都有大規模的群眾示威,警方星期天在伊澤打死兩名示威群眾。視頻還顯示在德黑蘭市中心,示威者高呼“打倒獨裁者!(Down with the dictator)”所謂獨裁者即指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在另一些城市,如西部的霍拉馬巴德(Khorramabad),示威者更為大膽,他們指名道姓地高呼哈梅內伊丟臉,滾出這個國家!(Khamenei, shame on you, leave the country alone)。示威者攻擊警察局直到1月1日深夜(元旦在伊朗不是假日),新聞社和社會媒體報道說保安部隊竭力阻止自2009年以來的對宗教領袖的最勇敢的挑戰。按澳廣報道,1月1日晚當局開始採取行動鎮壓多日來遍及全國的抗議活動;據當地傳媒報道,在大批警察守衛下仍然有小批示威者高呼反體制的口號穿越德黑蘭市中心,直到警方逮捕多人首都的抗議才平靜下來。星期三政府出動革命衛隊(Revolutionary Guards)對抗議進行鎮壓。社交媒體發出未署名的聲明敦促伊朗人民在首都和五十多個城鎮堅持繼續抗議和示威,並報道新的抗議仍在在東部的比爾詹德(Birjand)、西部的克爾曼沙和西南部的沙德干(Shadegan)爆發。
警察雖然起初顯示一定的克制,但和任何專制制度一樣,一旦人民抗議擴大,政府馬上會封鎖社會媒體,使示威者無法交流信息:國家電視台已宣佈政府暫時限入Facebook公司擁有的Telegram messaging app和Instagram;還有報告說手機連接因特網亦被封鎖。政府的另一個舉動是組織親政府民眾遊行來反對抗議者。電視上可看到很多穿黑色長袍包黑頭巾的婦女和其他人士舉著伊朗國旗參加遊行,對比抗議青年中那些不戴頭巾的女性(魯哈尼總統已允許女青年可不戴伊斯蘭頭巾),人們能看到宗教保守勢力的反撲。西方政治分析家早就預測政府會得到四十年前參加宗教革命的那一代人,即體制內人士的支持,這是因為他們的意識形態以及他們在現政府的體制下所獲得的既得利益。但當前年青一代對政府及宗教領袖們來說是最大的挑戰,雖然由於伊朗革命衛隊(Iran’s Revolutionary Guards Corps or IRGC)的介入,抗議被逐漸平息。革命衛隊是同最高領導人直接聯繫的一個執行強硬路線(tough line)的強大的部隊,宗教領袖成立該衛隊的目的是維護伊朗的政教合一而宗教高於法律和政府的現制度。現被正式用來鎮壓抗議,人們認為這說明它的地位有了提升。
美國總統特倫普元旦發推特支持抗議者,因為政府在所有層面上的作為盡失人心(failing at every level)。他說“偉大的伊朗人民多年來遭到壓制,他們渴求食品和自由還有人權,而伊朗的財富遭到搶劫,是改變的時候了(TIME FOR CHANGE)!”特倫普後來又警告說:全世界都在觀看(the World is watching)!但魯哈尼總統說特倫普沒有資格對伊朗人民表示同情,因為他在幾個月前還稱伊朗為恐怖主義。魯哈尼並將特倫普描繪成從頭到腳趾都是伊朗國家的敵人(enemy of the Iranian nation from the top of his head to his very toes)。彭斯副總統發表推特說“伊朗人民的勇敢和不斷抵制使人對所有為自由和反對暴君(for freedom and against tyranny)的鬥爭產生希望和信心,我們應該支持他們。”以色列總理內登亞胡在他的Facebook頁面上表揚“勇敢的伊朗人民”上街抗議一個“浪費幾百億美元於散佈仇恨的體制,我希望伊朗人民在他們對自由的崇高追求中取得成功。”星期一他並在YouTube的一個視頻中說抗議者勇敢和英雄,他們訴求自由、公正和被剝奪了幾十年的基本權利。以色列情報部長星期一對抗議表示鼓勵,但又說以色列的政策是不參與德黑蘭的內部事務。英國外交大臣約翰遜發表聲明說對於抗議者所提出的合法和重要的問題應進行有意義的辯論,我們切盼伊朗當局允許這種辯論;他並說英國正密切注視伊朗事態的發展(watching events in Iran closely)。歐盟呼籲伊朗保證其公民和平抗議的權利(guarantee its citizens’ right to peaceful protest)並說它正在密切注視局勢。
        據澳廣和路透社報道,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發表講話將伊朗人民的抗議示威歸咎為美、英和沙烏地阿拉伯等國的挑唆,說社會媒體網絡上報道的有關在國內發生情況是“對伊朗人民發起的一場代理戰爭”(a proxy war)。對此,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莉說這純粹是胡言亂語(nonsense)。同所有專制國家一樣,他們永遠不會承認專制政體自身的問題,一但國內有反抗發生,便以假想敵出氣,指責海外敵對者。
什葉派穆斯林為主的伊朗是石油輸出國OPEC的一員,伊朗夢就是成為中東的地區小霸,一心要同沙阿(遜尼派穆斯林)爭霸,所以伊朗當局花費大量金錢並深深地捲入伊拉克、敘利亞和也門等國內戰;它派出民兵組織支持敘利亞的阿薩達獨裁政權,又在經濟上支持黎巴嫩的真主黨和巴勒斯坦的解放組織,在也門它支持同沙阿對抗的胡塞武裝組織。這使國內人民的經濟負擔越來越重,這就是為何抗議者對當局的對外政策感到憤怒。他們希望當局創造工作職位,而不是將錢浪費在鄰國的爭端上。
雞蛋革命與有三百萬人參加的綠色運動(Green Movement)之稱的2009年的抗議(該抗議遭殘酷鎮壓,30人致死,數千人被捕)不同的是後者是從首都發展到外地,而前者是從周邊城市發展到首都;後者是政治性的,即抗議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再次當選伊朗總統(抗議著頭戴綠色帽子故有此稱),前者從直接關係到民生:高通膨、高失業率導致生活困難,然後延伸到對政府官員和神職人員腐敗的抗議,直到對體制的抗議;後者以成年人為主,前者則以青年為主(被捕者中25歲以下年輕人佔90%以上)。抗議雖然被暫時鎮壓下去,但若經濟問題不解決,不能保證以後不會再爆發抗議,而現在看來解決經濟問題的可能性很小,由於原有親美派之稱的魯哈尼猛烈攻擊美國,特倫普很可能不會繼續奧巴馬對伊朗的解禁,伊朗經濟只會雪上加霜;另外,宗教領袖不會停止捲入中東的爭紛,伊朗的財政困難不會減輕。年輕人是一個國家的希望,若鎮壓年輕人並讓他們陷入絕望,而年老的宗教領袖又不肯退出政教舞台,靠高壓政策鐵腕維穩,這個國家會有前途嗎?
BBC波斯節目發表納吉(Kasra Naji)的分析。他說抗議反映著伊朗遍地都因經濟困難而民怨鼎沸,對政府不滿的情況還在繼續惡化。該節目的一項調查發現普通伊朗百姓的生活水平十年來下降15%。這次抗議主要是年輕人,蓋因其失業率高居不下,且主要發生在經濟更差的中小城鎮,可以理解他們為何要求推翻宗教體制(clerical regime)。這種抗議今後還可能再來,規模還會更大,如果經濟不改善的話。可是抗議沒有明顯的組織領導者,因為反體制者早就被禁聲或流放了。有些抗議者甚至呼籲回到巴列維(Pahlavi)國王時代,他的兒子目前仍在美國流亡,他發表聲明支持示威(BBC波斯節目是在倫敦用電視、無線電和互聯網發表的,在伊朗受禁)。又據《洛杉磯時報》發表的署名文章(作者Shaskank Bengali和Ramin Mostaghim),伊朗的貧富兩極分化十分嚴重,是德黑蘭的富孩子燃起了抗議(Rich kids in Tehran are fuelling Iran’s protests)。富二代們開著名跑車在德黑蘭街頭飆車,他們渾身珠光寶氣,名牌上下,一雙鞋就可能上千美元,他們有錢到國外度假,他們住在墻高院深的豪宅裡,普通百姓卻可能需要賣腎來養活兒女。這些富孩子當然是權貴的孩子。
按我的分析,對雞蛋革命的處理可看到伊朗統治階層的神經分裂:此次抗議的引發者恰恰是有溫和派之稱的魯哈尼總統,他很可能最後成為替罪羊!他在去年5月第二次當選,應是得民心的,但他接受的是一個經濟上千瘡百孔的爛攤!由於2009年的綠色運動,內賈德採取了討好人民的經濟補貼政策,對人民的生活費從汽油、能源到基本食品都有補貼,另外對家庭還有現金補貼。2013年魯哈尼上台時發現政府債台高築,不得不減少補貼,令油價上升;去年12月10日發佈政府今年的預算時,為了減赤,他又將現金補貼削減了,這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因為政府赤字太高,不得不多印鈔票,令貨幣貶值,造成雞蛋等價格上升;削減補貼又使人民口袋裡的錢減少,人民能不造反嗎?魯哈尼不敢得罪腐敗的宗教領袖們,削減開支只能動貧苦百姓的奶酪。從他在各種媒體上發表的前後矛盾的言論,後來又痛罵美國,可以看出他面臨的三明治式的低端人口和高端宗教領袖們之間的雙重壓力:宗教領袖們主張鐵腕鎮壓,魯哈尼卻說人民有權批評政府。
其實解決伊朗問題是推倒宗教領袖這個特權階層,霍梅尼的宗教革命使伊朗倒退一千年,回到神權時代!儘管現在你可以看到統治階層組織的支持宗教革命的遊行,向低端人口示威,但這只會是曇花一現的表面文章,社會矛盾沒有解決,魯哈尼變不出錢也變不出工作職位,宗教領袖們不會放棄地區爭霸的野心,青年們還是找不到工作,這個神權專制國家的生存只是拖拖時間。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