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鳥緣1-10集

我與鳥緣

首篇-雛鳥获救

在中國時我最常做的兩個夢是在空中飛和上公廁(中國傳統式的蹬式)總是踩在糞便上。記得一位好朋友(熟讀解夢一書)曾解釋過後者-踩糞是交好運,但沒解釋飛夢。我也沒把這些當著一回事。

有趣的是,自踏入了澳洲這塊美麗的國土飛夢再也沒出現過,踩糞夢到是偶爾出現過兩次。

記得在中國度過的年月中我僅直接接觸過一次鳥-那還是1960年,我家買了兩只和平鴿很快就與我接了緣。不幸的是,後來得知它們不是買來做寵物的而是準備為我繼母表奶吃的。當事實終於發生了我大哭大鬧了一場而且深刻在我童年的記憶中。

沒想到數十載後當我來到布里斯本第一次遊覽市政大廳廣場時驚喜的看到和平鴿是那樣自由自在的在廣場上停落戲耍。不用操練,瞬間我就被它們包圍了,一隻還竟然跳到我的右肩上。插图

時又過三年,我定居在布里斯本。屋前屋後的樹上數種鳥天天來訪。當時門前的一棵大樹上成了Magpie的領地。一天一隻雛鳥失足落到了地上,我上前捧起,那軟絨絨感一下就觸動了我。在不知如何帮助它時,對面的一位老太太告知向RSPCA求助,在我迷迷糊糊都不知RSPCA是何人時,電話打了僅五分鐘救護車便到將雛鳥帶走了。救護車消失了好一會我還呆呆地站在那。不知怎麼會直接聯想到中國的孩子能得到如此迅速的急救嗎?

我與鳥緣-待續
———————————————————————————-
我與鳥緣 – 續: 鳥虱驚嚇

好像我是被有目的的考驗似的,不久又一隻雛鳥失足落下,不同的是這次RSPCA太忙不能前來相助指示我直接送到附近的一戶自願護鳥人家。我將雛鳥帶進屋,折騰了好一會找了一個紙箱剪了個窗口又將報紙剪成細條鋪放其內,儘量使雛鳥躺著舒服。當我找到了目的地,一中年澳女已在門口等候,時已值傍晚,當我將雛鳥遞給她時燈光下看到她的手臂上爬有一些小飛蟲,順口便問這些是什麼?她不經心地回答是從這些鳥身上來的。我便沒再多想。

在開車返回家的路上情況就突變了,先是感到腰部一圈癢癢,很快全身奇癢!車停在家門口,車燈下可見類似那澳女手臂上的小飛蟲。當我電話告訴公公後才知那是鳥虱!不管我怎麼洗燙,那一夜是噩夢。

到底是老人家有招,公公建議買「Bomb」炸彈,第二天過來親自指導怎樣使用。一場鳥虱驚嚇總算平息了,但之後有一段時間仍心有餘悸。

看來我是通過了考驗,此次受驚並沒改變我對鳥的愛,不久便擁有了我的第一隻愛鳥-Berty. 我與鳥的緣份才剛剛展開。
待續
———————————————————————————–
我與鳥緣 – 續二: Berty 「友誼大使」

Berty在鸚鵡科中被稱為雞尾鸚鵡(Cockatiel)是世界上最常見的中型鸚鵡之一。我們當時選購時除了覺得它的體型和顏色適合外也是被它的小紅腮所吸引。我和先生毫無異議的挑選了它。對它的性別的辨識乃是後話。我給它起名Berty是因為我覺得B開頭以我們播音的行話是雙唇音,發出的聲音集中又響亮。可能也是我對當年在播音主持的專業學習時對以B開頭的繞口令訓練記憶最清的原因之一「八百標兵奔北坡,炮兵並排北邊跑,炮兵怕把標兵捧,標兵怕捧炮兵炮」。建議讀者不妨常練一練,它可以帮助你鞏固並區分發音、同時還能鍛煉唇舌靈活度。

我對Berty唯一不願做的事是剪短它的翅膀。我左右徘徊是選擇帶它到屋外的大環境裡玩耍還是將它天天關在鳥籠中,最後還是選擇了前者。
Berty站在我的肩膀上漫步于鄰里很快成為我們每天傍晚最喜愛的戶外活動。每次聽到Berty發出的興奮響亮的叫聲很受感染。興奮之中它時而飛入低空像是刻意操練它的翅力 但也不回避它想往自由的本性。我後來相續兩次更新鳥籠並任其在客廳玩耍但還是覺得人類可將狗貓做寵物但將鳥類關在室內、籠裡是較殘忍的。

很快地,Berty便成為我們這條街上的孩子們好朋友同時也成為我與左鄰右居交往的友誼大使。插图
待續
———————————————————————————–
我與鳥緣 – 續三:Berty手術

說實話我是在寫此文-續三之前才谷歌(google)搜尋怎樣修剪雞尾鸚鵡 (how to clip a cockatiel’s wing feathers). 讀的越多使我後悔的越深! 我如在十八年前買了Berty之後讀些有關文章也不至於導致它受傷(但也不會有此續文了)。
由於對養鳥的知識瞭解甚少,既沒有分期逐步對稱修剪鳥的翅膀也沒有給予它一些必要的輔助訓練以使其掌握如何利用自己的身體去飛和降,等等…更為甚者,一開始便將它放在肩上到戶外活動將其置於時刻會被狗貓攻擊或撞車的危險環境。 好在後者從未發生。但”crash landing/迫降” 久而久之導致腹部受傷既成事實。

在左鄰右舍的孩子們與Berty結為好友後, 幾乎每天傍晚戶外最興奮的活動是將Berty頻繁地拋入空中然後目睹其降落, 而且大部分時間是重重地降落在柏油路上。可憐的Berty, 別人的快樂成了它不可傾訴的痛苦。它的腹部結了一個大血泡膿腫直到一天血流出才使我恍然大悟即刻送到附近的獸醫診所求醫。手術後的Berty恢復的很快,但我還是心有餘悸,戶外迫活動也就減少了。
從此以後,我們對它寵愛有加。客廳便成了它籠外的活動場所。它最愛降落在窗簾上並將天花板的木沿當成它嚼磨嘴角的最理想的对象。我們對它這一破壞行為也就視而不見了。
插图
待續
———————————————————————————–
我與鳥緣 – 續四:來訪客

一天聽先生叫我「維和有客來訪」我第一反應是住我斜對面的來自馬拉西亞的陳太太,她常常送她做的好吃的菜來,我從衛生間跑到前門走道沒看見任何人,我沒對先生說「你開玩笑」因這不符合他。先生見我納悶說「take another look」再看一下,我走到沙門前往外一看一隻小Dove /鴿子站在門前!我問先生「我開門它會進來嗎」?先生說「我哪裡會知道」。我有點傻了!當我開門後見它像老朋友一樣大搖大擺的走進來(不是飛進來)穿過過道直奔客廳。那時我第一個行動便是取出Berty的食喂它,它順其自然地接受了款待。我開始有點興奮了,立刻騰出一個放雜誌的籃子(現還保存著)並將報紙撕成細條鋪墊在內,又找到了一個理想的位置 放置籃子 – 洗衣房的櫥頂上,就這樣一個溫暖的小窩一氣呵成。但小鴿子不領情地走到門前執意要出去,那我只好尊重它的旨意了。此訪使我仿佛與的鳥緣份(特別是與野生的)更貼近了一步。但事後也再沒有過多的奢望。

事過沒兩天,小鴿子又出現了,此次不是從前門(它好像對我們的環境做了細緻的勘探似的),我和先生坐在餐廳桌旁聊天已有好一會兒,座在這個位置對任何不敲門的訪客是易被忽視的。突然先生看見了小鴿子站在廚房窗外的臺階上(廚房外有天棚,能到這個位置對於鳥來說不是容易的),感覺好像是在那等待我們的注意已久。我問先生「我開後門它能進來嗎?」先生說可試試。
插图- 來訪鴿和我替它預備的小窩
待續
———————————————————————————-
我與鳥緣 – 續五:鴿子再訪

當我將後門打開,鴿子便從窗戶的臺階上飛下來個急右轉超低空飛進來穿過了洗衣房又右轉直接降落在餐桌上。此次再訪對我們來說真是喜出望外。同時驚喜的是我們的Berty竟然對此突然闖入生活的同類異己絲毫沒顯示妒忌,慷慨大方地分享所有並與其和平共處。(見插圖)

接著我們順理成章地給鴿子起名了,當然仍是B起頭。鴿子好像很喜歡我們稱它Bessi 。

Bessi仍然進出自由,並很快地成了左鄰右舍孩子們的好朋友(見插圖)。

待續
———————————————————————————–
我與鳥緣 – 續六:Bessi進駐

自從Bessi成為我們的來訪常客,不僅給我們(當然包括Berty)而且給左鄰右舍的孩子們增加了很多樂趣。

一天傍晚,我開門出去見一隻很小的鳥站在門前,第一眼根本沒辨認出是Bessi,當我走近,它仍然不飛時我立刻感到是它。當我蹬下撫摸它時才發現它失去了整個尾巴。它的尾巴相當於幾乎它身體一半的長度,所以這時的它顯得很小。它進家後我能意識到它此次不像往常的短訪沒有想出去的跡象,所以我的直覺告訴我替它準備住宿。小窩和它初訪時我佈置的一模一樣,所以很快就準備就緒並放置在洗衣房的櫥櫃頂上。不需做任何訓練,它竟然就住下了!據鄰居分析像是它的尾巴被貓咬住,當它極力掙脫時丟失的。我當時在海外工作的先生也是這樣認為。

就這樣Bessi很安定的留居恢復,在屋內有友好的Berty作伴。每天傍晚飛出屋站在到屋頂上伸腰展翅呼吸新鮮空氣成了它必不可少的一項活動。孩子們伸出溫暖的小手臂上讓其隨意降落玩耍。

鳥類的羽翅長得很快,一個多星期後Bessi基本上恢復了原狀。我的直覺告訴我它的留住已結束。看著它又很強壯的飛如空中消失在我的視野裡真的有些依依不捨但我理解它是屬於大自然的。

待續
———————————————————————————–
我與鳥緣-續七:Bessi第二次求助

自Bessi失尾進駐修養一個多星期返回大自然後又恢復了時常來訪的程式,其中一次間隔了兩個多星期使我真的很想它。當它終於又出現時,我說“你出遠門回來了?”

在心靈溝通上,與Bessi之間似乎勝於我自己的愛鳥Berty。一天傍晚,我一出門便見到Bessi一動不動的在門前站著,蹬下一看它是一條腿站在那,在仔細一看,它的右腿的一腳趾在流血!我立刻去取用於小鳥的消炎水(曾用於Berty腹部傷口的),它竟然就像一乖孩子一樣伸出右腿讓我塗敷藥水,顯然百分之一百地相信我的護理 (我的Berty是不會伸出一條腿讓我觸摸的)。此次它顯然無意留住。接後兩天它仍然傍晚來訪讓我塗藥水直到傷口痊癒(癒合很快)。

不久,我回中國探訪的計畫就緒,在出發的前一天的傍晚天下著小雨Bessi出現在門前,我很詫異“它怎麼會有如此靈感,來向我告別?”但即刻便注意到它又是一條腿站立,一查看,此次似乎比腳趾流血要嚴重的多,像是一條腿被折斷了!鑒於繁忙RSPCA指示我直接送過去。從將Bessi置入小紙盒中到約20分鐘的行程,Bessi乖的竟然沒做片刻的掙扎,靜靜地聽我一路不停的安慰。將Bessi提交給RSPCA的值班人員後,我在那等候著診斷結果的同時流覽了周圍的環境。見小狗小貓各自有一間清潔的小屋和小鋪悠閒的住在那兒,感慨萬千。

當我被告知Bessi的腿沒被折斷時我很感寬慰!但它得被留住治療。工作人員說他們通常是將康復的小鳥放回它們所屬的領地,這使我倍感寬慰。告別了Bessi,感到沒有比將它交給如此有能力的有愛心的專家更放心的了。第二天我仍帶著對它的掛念踏上了回中國的旅程。

一個月後從中國回歸的第一件事是電話RSPCA諮詢,為了弄清因果,隨後又駕車過去,終於獲知Bessi由一志願護鳥人家收養並沒再放回它所在領地,其主要原因是認為它過於溫順放回後再次受傷的可能性很大。据知收養人很喜歡Bessi。失望感難免,但想像Bessi生活在如此愛鳥人家也就自我安慰了。

有很長一段時間仍報有Bessi會突然出現在門前的幻想。甚至今日每次見到鴿子還情不自禁的多看一眼。
我與鳥緣尚未到此截止。
待續
———————————————————————————–
我與鳥緣-續八:替Berty找伴

隨著時間的推移,對 Bessi的返回已不抱任何幻想便開始計畫為Berty找伴。
每次乘先生從海外回來休息便利用週末一起出去物色,好像沒多少買鳥者能告知準確的性別。 最後也就本著不管是何性別能使Berty有伴為先。 第一次挑選了一隻非常漂亮、全黃色的幼鳥取名Barry。 由於是hand-reared/人工一手養大的Barry非常溫順其性格與Berty非常相似,它們和平共處倒也安定。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意識到兩只是同性別。仍然沒放棄繼續物色的念頭。 一次在週末跳蚤市場我們倆同時被一隻身材魁梧尚具有野性的雞尾鸚鵡所吸引,它的乳白色的兩翅點綴的深灰色邊更具英俊。 它立刻便成為我們家的成員取名BB。 當我的手指第一次被它啄破時便意識到它不是hand-reared/人工一手養大的。 開始對它存有畏懼,隨著感情的培養特別是它喜歡我用嘴喂它喜愛的葡萄我們就逐漸貼近了,但它對Berty和Barry不友好甚至有點專橫。 那時,三隻鳥之間從未出現過做愛之舉,所以其性別仍然是個謎。

BB 似乎沒有長期住紮的意念,一次乘後面沒關好飛了出去。 我們當時認為會像Berty一樣會認家再飛回來,但我們用了整個下午發現了它並看著它落在一戶後院,然後飛到我們頭頂的電線上與我們對視了整整一個多小時終於下定決心飛離了我們。 它明顯是不想回首但顯然與我們還是有感情的。

想像它不是hand-reared/人工一手養大的應具有生存能力我們也就不多慮了並給予它美好的祝願。

下期請看我與鳥緣 -續九:”Baby Sitting/照看婴儿”
———————————————————————————–
我與鳥緣-續九: 「Baby Sitting」

2004年五月朋友蘇紅一家去歐洲度假請求」baby sitting 「照看她家的一隻小鳥. 很巧合也是 玄鳳鸚鵡 而且其名也是 B 起頭叫 Buddy. 我在她家多次見過 Buddy 已不陌生 , 但從未與它直接玩耍過 , 其主要原因是它不像是從小由人工餵養的 , 既不溫順又會咬人 , 在家只和蘇的先生親近 , 大部分時間是被關在鳥籠裡. 朋友友之求義不容辭 , 在他們出發前的週末我驅車到蘇紅家專程接它.
出乎意料的是 Buddy 的性格和特有的技能使我驚喜萬分 , 從森林湖到我家近半個小時的路程 Buddy 逗的我一路大笑不止 . 它是個絕妙的話夾子像是從蘇的先生和兩個少兒那學了不少雜句 . 更有甚者 , 它學電話鈴聲以假亂真 . 它精力充沛 , 底氣十足且聲音亮脆 , 一路不厭其煩地反復表演不覺得便回到了家.那時的 Berty 已三十有餘 (根據谷歌搜尋,以人類 1年= 鳥 4年計算. 壽命是 15-30年). Buddy的突然介入頓時改變了Berty的命運, 也使我們對 Berty 的性別終有一明確的認定.
待續
———————————————————————————–
我與鳥緣-續十: 天賜良緣

Buddy 像是理解此住是短暫的所以來個 」 wast no time」不需引見,更不需環境適應,很快就以主人的身份進入了角色. 它顯然是個果斷的決策者,毫無猶豫地選擇了Berty並單刀直入地向其求愛,這才使我們恍然大悟,首次對Berty 的性別 有一明確的認定 – 它是個 girl ! 所謂單刀直入 , Buddy 毫無疑問 是個地地道道地一心無二用 boy, 對年輕的金黃色的美麗的 Barry 不屑一顧 , 甚至執意要將它從籠中驅逐出去 , Barry 被它咬的叫聲很慘 . 無耐 , 我只好讓 Barry 單住在另一小籠裡 , 算是平息了風波.

使我最為欣喜的是,我的Berty在暮年之際終於喜配良緣.一天當我突然發現籠中有一鳥蛋時 ,驚喜中有點不知所措, Berty 生蛋了 !(我原本就是對看動物產的一窩窩蛋有種著迷的感覺).

公公是位手巧的老人 , 得知後便很快地測量了鳥籠做了個小木屋放置於籠中 , 尺寸大小非常適合 , 一小門可隨意進出 . 我將蛋放入木屋裡 , Berty 在門外向裡好奇探測的可愛的神態使我倍加愛它 . Berty 很快就判定了木屋的安全和舒適在內產了第二蛋.

插图
待續-由于最后一集有点伤感,故至今尚未成稿

注释:此版是将1-10集记录在一起,由于注意到有的续集时而在网站上消失。

发表评论

要发表评论,您必须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