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是反人类的凶手

最近,在中共官方网站的论坛里有一篇文章,题目是《达赖是反人类的凶手》。整篇文章延袭了共党60年如一日的‘构陷,栽赃,污蔑’的文风,再一次体现御用腿子‘搅屎功能’的中国特色。

一. 仅因为曾被希特勒接见过的哈勒在1946年逃到西藏,因此判断哈勒是‘达赖喇嘛的恩师’;仅因为达赖喇嘛和哈勒同住在西藏,因此判断哈勒‘对11岁的达赖喇嘛产生某些影响’–‘莫须有’的判断,完全是一个梦游者的呓语,一个癫狂者的臆断。

二.作者说:“由于达赖不可饶恕的缓慢,而让中央政府在1959年废除了农奴制,取消劳役制和私人宗教法庭……3月28号,农奴制在西藏被废除。”真实的情况是,1959年中共军队在西藏大开杀戒,屠杀藏民。中共的暴行激起了世界人民的愤慨。1959年9月,爱尔兰等诸国在联合国第十四届大会上提案,谴责中共摧毁西藏宗教之暴行,引起世界各国的支持,大会通过第一三五三号决议案:“申明大会对联合国宪章及世界人权宣言原则之尊重,为发展法治为基础之和平秩序所必须。促请中国尊重西藏人民之基本人权,及其特有之文化与宗教生活。”作者罔顾事实,颠倒黑白,心理阴暗可见一斑。

三.作者说:“达赖叛逃后,做了许多分裂国家的事。”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中间道路”是达赖喇嘛为和平解决西藏提出的主张。1989年10月10日,诺奖评委会将1989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达赖喇嘛,表彰他“为西藏自由和对非暴力和平解决西藏问题作出的努力和斗争”。小葱拌豆腐的事实昭然天下,作者还要栽赃抹黑,可怜可悲!

四,作者说:“达赖怀有欲望和野心,怀念失去的权利和他们粉饰的时代”。看到这里我几乎喷饭—这究竟是说达赖还是说中共?2013年6月尊者达赖喇嘛在悉尼演讲时,我提出一个问题:“西藏的政教合一已经存在几百年。二年前,您主动放弃了政治领袖的地位,对藏传政教进行改革,请问,您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
尊者说:“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觉的西藏的制度有弊端。弊端在于,权力只掌握在少数人手里。1951年我担任了政教领袖。第二年,我就开始实施西藏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了让体制更趋完善,1957年,西藏实行独立的司法制度。1959年我流亡到印度,继续实施我的理念。1961年,西藏实现议会制。2001年,开始直选西藏的领导人,这时我已进入半退休状态。二年前,我完完全全退下来,把政权交给民选的领导人。”至此,谁是野心家,谁是权欲者的问题不辩自明。

五,作者说:“多年的流亡生活,让达赖练就了一身说谎的本领,给自己披上合法和人权的外衣”。其实中共最擅长的就是一手软一手硬,一手谎言一手暴力。现在不要说地球人,就连猪坚强都知道中共是最大的撒谎者和人权恶棍。在14亿民众要求普选要求真相的今天,中共封网,封贴,构陷,抓人,企图把中国拉到文革的年代。面对一波波风起云涌的反弹,黔驴技穷的中共,只得让高检高院二条恶狗发飙吠吠,造成‘人大不立法,二院来立法’的愚人节丑闻,让世界人民笑了个前仰后合。

六,作者说“自焚是反人类反社会的行为。”其实这句话应改成“制造自焚的黑推手,才是反人类反社会的行为。”中共是制造60年悲剧连续剧的推手,是制造自焚的魁首。“庆父不死,鲁难未已”。只有从根本上铲除恶魔,才能杜绝悲剧的发生,杜绝自焚的发生。作者最后说:“笔者欣闻一个‘国际法庭’支持正义,为什么国际法庭不以反人类罪逮捕达赖?”天呐!难道你不知道中共的‘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已被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法庭起诉?不久的将来,中国将召开一场纽伦堡大会,中共这个千夫所指的侩子手,必将被押上历史的审判台。而你这个有特色的搅屎棍子,用你的话来说就是:“拙劣的表演加快了他被钉上反人类耻辱柱的过程。”
2013/9/27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