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篇耐人尋味的文章讀後

兩篇耐人尋味的文章讀後
洪丕柱

最近幾周澳洲的重大新聞之一就是Fairfax傳媒和澳廣(ABC)的《四方》(Four Corners)的新聞節目對中國“軟實力”對澳洲政治的影響,在自去年大選以來展開的長達半年多的聯合調查之後發表的一些報道。這些節目的內容被澳洲各傳媒,從報紙到電視到電台到網絡新聞做了廣泛報道,引起從商界、學術界到政界的重視,並導致各黨進行辯論、討論、要求全面調查和制定相關的限制或禁止政治獻金的措施。
正在這當兒,不久前在《澳洲人報》(The Australian)上接連兩天刊登的兩篇文章,引起我的關注。
第一篇是前新州州長和聯邦工黨政府外長,現任悉尼科技大學(UTS)澳中關係研究院院長(ACRI)的卜卡(Bob Carr)寫的,題為《一筆中國人的政治獻金不足以成為醜聞》(One Chinese political donation does not a scandal make)。從標題看就知道它顯然是在為給兩大黨做了巨額政治獻金的華人億萬富翁辯解。他說澳廣《四方》的時事節目播放一周後出現了“微不足道的披露”,即兩位中國人給澳洲政黨捐款的證據,緊接著在澳廣和Fairfax傳媒上就出現了聳人聽聞的內容(sensational lines),諸如“中國買下了我們的政壇(China buys our politics)”、“中國現金(Chinese cash)”的文章。卜卡並點名澳廣的記者烏爾曼,譏諷他揭露前聯邦貿易部長、聯盟黨前排議員羅博(Andrew Robb)為建設共產黨支持(Communist Party backed)的“貿易園”(日照貿易園Rizhao Trade park )而進行遊說的說法。卜卡還爭辯說實際上另一名華裔富商是澳洲公民而不是外國人,把他看作外國人是“很出格的想法”;他並振振有詞地說難道出生在捷克、黎巴嫩、希臘的澳洲人都應當被禁止向澳洲政黨捐款嗎?這是個很出格的想法(big step)。
卜卡應可算是個重量級人物,雖已退出政壇,這篇文章仍應該是挺有分量的。可是第二天,該報馬上又發表了被他點名的澳廣記者兼政評員烏爾曼(Chris Uhlmann)的反駁文章《卜卡沉湎於對中國影響的忽視之罪》(Bob Carr fascinates with sins of omission on Chinese influence)。烏爾曼是個區區記者,但他不畏懼重量級人物,不買賬卜卡的批評。不管文章內容如何,我首先欣賞的是澳洲對言論自由和公平的捍衛,不管你身份如何、觀點如何,在報上發表言論的權利是平等的。至少從烏爾曼無情爆料卜卡故意不提的大量情況來看,卜卡大該會因諷刺了一名微不足道的記者而後悔,因為它揭露了卜卡文章的片面性和蓄意隱瞞的一系列事實。這又是拜言論自由所賜,讓百姓能獲得真實消息,供他們在自己做出判斷時參考,而不是只聽大人物一面之詞。
比如他說卜卡故意不提聯合調查涉及的包括中使館直接控制中國留學生團體、威脅支持對民主的訴求直到有效控制了大部分華文傳媒的事。同烏爾曼一起進行调查的記者麥肯錫(Nick Mckenzie)曾問一位中國留學生領袖她是否會向大使館匯報,如果有中國留學生要組織人權抗議,她說肯定會。對此我不擬妄加評論,只是覺得有點不解,為何這幾周來可算是澳洲最重要的、關係到國家安全和政治獨立的基於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披露的消息的聯合調查,澳洲所有主流媒體都非常關注並跟進報道的重大消息,好多華文報紙卻隻字不提?烏爾曼還提到為何卜卡避而不談他的悉科大同事馮崇義副教授在中國被國安部扣留盤問十天的事。
烏爾曼說,2015年澳洲安情局曾警告自由黨、工黨和國家黨,這兩大金主同中共都有聯繫,但兩大黨並未聽取警告,繼續從兩人那裡收取獻金。兩名億萬富翁黃向墨和周澤榮都在中國大陸出生,都是房地產開發商。周已是澳洲公民,但黃的公民申請尚未批准,因為安情局正在審查他。兩人共向兩黨獻金達670萬澳元之鉅,這使他們成為澳洲最大手筆的個人政治獻金者(卜卡卻未提這點)。他們也是悉科大最慷慨的捐助者,周捐款造了悉科大的周澤榮大樓;奇怪的是在該大學工作的卜卡也未提這些;而其實他對這兩人都非常熟悉!在他做新州州長時任命周的女兒為其顧問。作為悉科大的澳中關係研究院(ACRI)院長,他應向讀者透露,正是這位黃某,在2014年向悉科大捐了180萬澳元來建立卜卡現在為院長的研究院,並親手遴選卜卡為院長(had hand-picked Carr for the director’s job),這是黃對目前在澳廣工作的里奧丹(Primrose Riordan)親自誇口的(boasted)。他是這麼說的“在我們建立該研究院ACRI時,有人曾向我推薦過一位來自政界的更有影響的人物,但我決定邀請卜卡,因為我覺得他是個很好的學者。”(When we established the institute, ACRI, someone recommended an even more influential figure from politics to me but I ­decided to invite Bob Carr because I consider him to be a very good academic)。
讀了這段話,我想起澳洲專業和政界人士非常注重迴避“利益衝突”(conflict of interest),作為職業操守的一條重要原則,這是澳洲防止腐敗的舉措之一。作為政界大佬,卜卡不會不知道。他既要站出來為這些政治金主辯護,就應公開他同他們的這層緊密的關係才對;但一公開,就有利益衝突之嫌,所以他選擇了隱瞞。烏爾曼現在將這層關係撕破,卜卡為何要為他們辯護的原因就暴露了。烏爾曼說,到底這個職位是否需要學者來擔任並不要緊,因為目前澳洲各大學正在討論一個問題:過分依懶中國金錢,學術研究是否會被扭曲,ACRI正好就是這場熱烈討論的焦點,對這情況本身就值得調查!
烏爾曼又說,現在先撇開周不談,只談卜卡會承認的另一個證據,澳洲安情局關注的是黃的錢可能來自繋在背後的繩子,那麼讓我們來測試一下這個設想吧。我們曾報告在去年聯邦大選前,黃許諾給工黨40萬澳元,就在工黨國防發言人康梵(Stephen Convey)說了澳洲應當讓其海軍挑戰中國在南中國海海島周圍的12海里的海域,說北京正在將南中國海軍事化(Beijing is militarising in the South China Sea)的第二天,黄某召開了一個專為華文傳媒開的媒體招待會(讀到這裡,我感到好奇,不知黃由誰授權可以召開澳洲華文媒體招待會),來自雪梨的參議員達斯蒂亞里(Sam Dastyari,有人譯成鄧森)參加了這個華文媒體招待會並跟黃富翁並肩站在一起,說“南中國海是中國自己的事務”,同自己黨的外交政策唱反調!而達斯蒂亞里對黃的公民申請是如此關注,他和他的辦公室多次向移民部請求批准黃的公民申請。
烏爾曼繼續說,黃手中依然捏著這40萬尚未付款的獻金,一星期後又在另一個傳媒招待會出現。在這個會上,工黨宣佈將其政治同盟、商人、工黨黨員周西蒙(Simon Zhou)放在其參議員候選人的選票上的第七位。在這個場合,黃某對中國國家廣播電台發表講話說:“隨著中國國力不斷上升,海外華人的地位也在上升,現在海外華人已意識到他們需要讓他們在政治上的的聲音被聽到。為了保障華人的利益並讓澳洲社會對華人付出更多的注意。”(As China’s power keeps rising, the status of overseas Chinese is also rising.  Now overseas Chinese realise that they need to make their voices heard in politics. To safeguard Chinese interests and let Australian society pay more attention to the Chinese.)
讀到這段話,我覺得有點迷惑了,是否黃某對澳洲華人參政的歷史一無所知,還得靠他的政治獻金和宣傳中國國力來提升華人的政治地位?澳洲在聯邦和州的層次早就有了多名華裔議員或參議員。僅昆州就有過國家黨聯邦參議員劉威廉(Bill O’Chee)、自由黨聯邦議員Michael Johnson、工黨州議員蔡偉民(Michael Choy)。新州和維州華裔背景的議員和參/上議員更多,有些還是越南難民背景的,好像沒有誰是靠中國大陸國力上升而當選的。而目前聯邦工黨參院領袖Penny Wong(黃英賢)是馬來西亞背景,她被選進聯邦參院並擔任領袖甚至在前工黨政府中做過部長已不知多少年了!要知道,澳洲並非一個勢利的民族,並不存在移民靠祖籍國強大就能當選議員或參議員的情況。好些議員、參議員來自希臘、黎巴嫩等小國。這大概能說明黃某對澳洲價值觀毫不了解(憑這點他就不能入籍),還是在用他的大陸眼光:有錢能使鬼推磨來看澳洲人的政治觀念吧。當然,從基督教的信念來看,人毫無例外都是有罪心的,比如貪財,包括卜卡本人,所以要制定一個多黨輪替執政的公平的好制度來防止人的,包括議員們的罪心的膨脹,並使人們能有公平機會來從政。民主制度,讓選民和納稅人監督、管控人民公僕,包括政府和議員,以及自由民主的價值觀,雖不是萬能,卻是目前人類能發現的最好的制度。
我又想起在其他地方讀到周西蒙涉嫌黃金交易詐騙醜聞並被澳稅局要求交付2000萬澳元的稅金和罰款。
烏爾曼又說,類似的政治獻金還有一些例子,包括黃的盟友王國忠(Ernest Wong,周西蒙是他招募進工黨的)空降進入新州上議院(parachuting into)。此人是在新州一度有影響的前上議員魯真達(Eric Roozendaal)空出其上議院議席後頂替他的議席的,而魯真達後來就被黃某聘用了!
卜卡諷刺烏爾曼對聯盟黨政府的前排、內閣成員、貿易部長、澳中自貿協定談判的澳方特使羅博(Andrew Robb)的不妥指責,使我記起曾看到過這樣的消息:去年大選前,羅博本準備參選,後來忽然放棄並辭去了聯盟黨政府內閣的職位,第二天就被一間叫Landbridge的中國公司聘為高級經濟顧問,領取稱為咨詢費的88萬澳元的高薪。須知這個年薪比澳洲總理的年薪大一倍都不止,而羅博其實在辭職前早已在領取這個公司的薪金了!貿易部長的腦袋裡裝著多少關於澳洲經濟的機密信息,就這樣去為中國公司當顧問了!而這正是2013年租借了達爾文港99年的公司。奧巴馬在聽到這消息時非常惱火,因為美國空軍基地就在達爾文港附近!這個公司的老闆叫葉成(Ye Cheng音譯),是中國全國政協委員!
烏爾曼還舉了很多卜卡不願提到的其他例子,有些我從來沒聽到過,限於篇幅就不一一羅列了。
最近同時被澳廣報道的還有澳洲國立大學去年拒絕了一名中國背景的億萬富翁級的房地產開發商的數百萬澳元的捐款,因其校長(Vice Chancellor)得到安情局警告說該富翁的捐贈同中共有關。猜想該富翁就是黃某。上面提到的卜卡所在的悉科大包括其為院長的ACRI亦獲得黃周等億萬富翁的捐款,卜卡何不就此做出評論?我天真地想,已故香港愛國的億萬富翁邵逸夫老人給大陸數以百計的學校提供了數以億計的捐款,這位黃富翁這麼有錢,何不學習邵老榜樣,給真正資金緊缺的中國內地窮困地區的學校雪中送炭地給予捐助呢?
讀了這些文章,我的感想是有獨立的、可向政黨、政府、大學等發出警告的安情局和獨立的,能批評、揭露、監督政府、政黨、領袖的傳媒,對於澳洲的安全和民主,應該是件好事。

兩篇耐人尋味的文章讀後

兩篇耐人尋味的文章讀後
洪丕柱

    最近幾周澳洲的重大新聞之一就是Fairfax傳媒和澳廣(ABC)的《四方》(Four Corners)的新聞節目對中國“軟實力”對澳洲政治的影響,在自去年大選以來展開的長達半年多的聯合調查之後發表的一些報道。這些節目的內容被澳洲各傳媒,從報紙到電視到電台到網絡新聞做了廣泛報道,引起從商界、學術界到政界的重視,並導致各黨進行辯論、討論、要求全面調查和制定相關的限制或禁止政治獻金的措施。
正在這當兒,不久前在《澳洲人報》(The Australian)上接連兩天刊登的兩篇文章,引起我的關注。
第一篇是前新州州長和聯邦工黨政府外長,現任悉尼科技大學(UTS)澳中關係研究院院長(ACRI)的卜卡(Bob Carr)寫的,題為《一筆中國人的政治獻金不足以成為醜聞》(One Chinese political donation does not a scandal make)。從標題看就知道它顯然是在為給兩大黨做了巨額政治獻金的華人億萬富翁辯解。他說澳廣《四方》的時事節目播放一周後出現了“微不足道的披露”,即兩位中國人給澳洲政黨捐款的證據,緊接著在澳廣和Fairfax傳媒上就出現了聳人聽聞的內容(sensational lines),諸如“中國買下了我們的政壇(China buys our politics)”、“中國現金(Chinese cash)”的文章。卜卡並點名澳廣的記者烏爾曼,譏諷他揭露前聯邦貿易部長、聯盟黨前排議員羅博(Andrew Robb)為建設共產黨支持(Communist Party backed)的“貿易園”(日照貿易園Rizhao Trade park )而進行遊說的說法。卜卡還爭辯說實際上另一名華裔富商是澳洲公民而不是外國人,把他看作外國人是“很出格的想法”;他並振振有詞地說難道出生在捷克、黎巴嫩、希臘的澳洲人都應當被禁止向澳洲政黨捐款嗎?這是個很出格的想法(big step)。
卜卡應可算是個重量級人物,雖已退出政壇,這篇文章仍應該是挺有分量的。可是第二天,該報馬上又發表了被他點名的澳廣記者兼政評員烏爾曼(Chris Uhlmann)的反駁文章《卜卡沉湎於對中國影響的忽視之罪》(Bob Carr fascinates with sins of omission on Chinese influence)。烏爾曼是個區區記者,但他不畏懼重量級人物,不買賬卜卡的批評。不管文章內容如何,我首先欣賞的是澳洲對言論自由和公平的捍衛,不管你身份如何、觀點如何,在報上發表言論的權利是平等的。至少從烏爾曼無情爆料卜卡故意不提的大量情況來看,卜卡大該會因諷刺了一名微不足道的記者而後悔,因為它揭露了卜卡文章的片面性和蓄意隱瞞的一系列事實。這又是拜言論自由所賜,讓百姓能獲得真實消息,供他們在自己做出判斷時參考,而不是只聽大人物一面之詞。
比如他說卜卡故意不提聯合調查涉及的包括中使館直接控制中國留學生團體、威脅支持對民主的訴求直到有效控制了大部分華文傳媒的事。同烏爾曼一起進行调查的記者麥肯錫(Nick Mckenzie)曾問一位中國留學生領袖她是否會向大使館匯報,如果有中國留學生要組織人權抗議,她說肯定會。對此我不擬妄加評論,只是覺得有點不解,為何這幾周來可算是澳洲最重要的、關係到國家安全和政治獨立的基於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披露的消息的聯合調查,澳洲所有主流媒體都非常關注並跟進報道的重大消息,好多華文報紙卻隻字不提?烏爾曼還提到為何卜卡避而不談他的悉科大同事馮崇義副教授在中國被國安部扣留盤問十天的事。
烏爾曼說,2015年澳洲安情局曾警告自由黨、工黨和國家黨,這兩大金主同中共都有聯繫,但兩大黨並未聽取警告,繼續從兩人那裡收取獻金。兩名億萬富翁黃向墨和周澤榮都在中國大陸出生,都是房地產開發商。周已是澳洲公民,但黃的公民申請尚未批准,因為安情局正在審查他。兩人共向兩黨獻金達670萬澳元之鉅,這使他們成為澳洲最大手筆的個人政治獻金者(卜卡卻未提這點)。他們也是悉科大最慷慨的捐助者,周捐款造了悉科大的周澤榮大樓;奇怪的是在該大學工作的卜卡也未提這些;而其實他對這兩人都非常熟悉!在他做新州州長時任命周的女兒為其顧問。作為悉科大的澳中關係研究院(ACRI)院長,他應向讀者透露,正是這位黃某,在2014年向悉科大捐了180萬澳元來建立卜卡現在為院長的研究院,並親手遴選卜卡為院長(had hand-picked Carr for the director’s job),這是黃對目前在澳廣工作的里奧丹(Primrose Riordan)親自誇口的(boasted)。他是這麼說的“在我們建立該研究院ACRI時,有人曾向我推薦過一位來自政界的更有影響的人物,但我決定邀請卜卡,因為我覺得他是個很好的學者。”(When we established the institute, ACRI, someone recommended an even more influential figure from politics to me but I ­decided to invite Bob Carr because I consider him to be a very good academic)。
讀了這段話,我想起澳洲專業和政界人士非常注重迴避“利益衝突”(conflict of interest),作為職業操守的一條重要原則,這是澳洲防止腐敗的舉措之一。作為政界大佬,卜卡不會不知道。他既要站出來為這些政治金主辯護,就應公開他同他們的這層緊密的關係才對;但一公開,就有利益衝突之嫌,所以他選擇了隱瞞。烏爾曼現在將這層關係撕破,卜卡為何要為他們辯護的原因就暴露了。烏爾曼說,到底這個職位是否需要學者來擔任並不要緊,因為目前澳洲各大學正在討論一個問題:過分依懶中國金錢,學術研究是否會被扭曲,ACRI正好就是這場熱烈討論的焦點,對這情況本身就值得調查!
烏爾曼又說,現在先撇開周不談,只談卜卡會承認的另一個證據,澳洲安情局關注的是黃的錢可能來自繋在背後的繩子,那麼讓我們來測試一下這個設想吧。我們曾報告在去年聯邦大選前,黃許諾給工黨40萬澳元,就在工黨國防發言人康梵(Stephen Convey)說了澳洲應當讓其海軍挑戰中國在南中國海海島周圍的12海里的海域,說北京正在將南中國海軍事化(Beijing is militarising in the South China Sea)的第二天,黄某召開了一個專為華文傳媒開的媒體招待會(讀到這裡,我感到好奇,不知黃由誰授權可以召開澳洲華文媒體招待會),來自雪梨的參議員達斯蒂亞里(Sam Dastyari,有人譯成鄧森)參加了這個華文媒體招待會並跟黃富翁並肩站在一起,說“南中國海是中國自己的事務”,同自己黨的外交政策唱反調!而達斯蒂亞里對黃的公民申請是如此關注,他和他的辦公室多次向移民部請求批准黃的公民申請。
烏爾曼繼續說,黃手中依然捏著這40萬尚未付款的獻金,一星期後又在另一個傳媒招待會出現。在這個會上,工黨宣佈將其政治同盟、商人、工黨黨員周西蒙(Simon Zhou)放在其參議員候選人的選票上的第七位。在這個場合,黃某對中國國家廣播電台發表講話說:“隨著中國國力不斷上升,海外華人的地位也在上升,現在海外華人已意識到他們需要讓他們在政治上的的聲音被聽到。為了保障華人的利益並讓澳洲社會對華人付出更多的注意。”(As China’s power keeps rising, the status of overseas Chinese is also rising.  Now overseas Chinese realise that they need to make their voices heard in politics. To safeguard Chinese interests and let Australian society pay more attention to the Chinese.)
讀到這段話,我覺得有點迷惑了,是否黃某對澳洲華人參政的歷史一無所知,還得靠他的政治獻金和宣傳中國國力來提升華人的政治地位?澳洲在聯邦和州的層次早就有了多名華裔議員或參議員。僅昆州就有過國家黨聯邦參議員劉威廉(Bill O’Chee)、自由黨聯邦議員Michael Johnson、工黨州議員蔡偉民(Michael Choy)。新州和維州華裔背景的議員和參/上議員更多,有些還是越南難民背景的,好像沒有誰是靠中國大陸國力上升而當選的。而目前聯邦工黨參院領袖Penny Wong(黃英賢)是馬來西亞背景,她被選進聯邦參院並擔任領袖甚至在前工黨政府中做過部長已不知多少年了!要知道,澳洲並非一個勢利的民族,並不存在移民靠祖籍國強大就能當選議員或參議員的情況。好些議員、參議員來自希臘、黎巴嫩等小國。這大概能說明黃某對澳洲價值觀毫不了解(憑這點他就不能入籍),還是在用他的大陸眼光:有錢能使鬼推磨來看澳洲人的政治觀念吧。當然,從基督教的信念來看,人毫無例外都是有罪心的,比如貪財,包括卜卡本人,所以要制定一個多黨輪替執政的公平的好制度來防止人的,包括議員們的罪心的膨脹,並使人們能有公平機會來從政。民主制度,讓選民和納稅人監督、管控人民公僕,包括政府和議員,以及自由民主的價值觀,雖不是萬能,卻是目前人類能發現的最好的制度。
我又想起在其他地方讀到周西蒙涉嫌黃金交易詐騙醜聞並被澳稅局要求交付2000萬澳元的稅金和罰款。
烏爾曼又說,類似的政治獻金還有一些例子,包括黃的盟友王國忠(Ernest Wong,周西蒙是他招募進工黨的)空降進入新州上議院(parachuting into)。此人是在新州一度有影響的前上議員魯真達(Eric Roozendaal)空出其上議院議席後頂替他的議席的,而魯真達後來就被黃某聘用了!
卜卡諷刺烏爾曼對聯盟黨政府的前排、內閣成員、貿易部長、澳中自貿協定談判的澳方特使羅博(Andrew Robb)的不妥指責,使我記起曾看到過這樣的消息:去年大選前,羅博本準備參選,後來忽然放棄並辭去了聯盟黨政府內閣的職位,第二天就被一間叫Landbridge的中國公司聘為高級經濟顧問,領取稱為咨詢費的88萬澳元的高薪。須知這個年薪比澳洲總理的年薪大一倍都不止,而羅博其實在辭職前早已在領取這個公司的薪金了!貿易部長的腦袋裡裝著多少關於澳洲經濟的機密信息,就這樣去為中國公司當顧問了!而這正是2013年租借了達爾文港99年的公司。奧巴馬在聽到這消息時非常惱火,因為美國空軍基地就在達爾文港附近!這個公司的老闆叫葉成(Ye Cheng音譯),是中國全國政協委員!
烏爾曼還舉了很多卜卡不願提到的其他例子,有些我從來沒聽到過,限於篇幅就不一一羅列了。
最近同時被澳廣報道的還有澳洲國立大學去年拒絕了一名中國背景的億萬富翁級的房地產開發商的數百萬澳元的捐款,因其校長(Vice Chancellor)得到安情局警告說該富翁的捐贈同中共有關。猜想該富翁就是黃某。上面提到的卜卡所在的悉科大包括其為院長的ACRI亦獲得黃周等億萬富翁的捐款,卜卡何不就此做出評論?我天真地想,已故香港愛國的億萬富翁邵逸夫老人給大陸數以百計的學校提供了數以億計的捐款,這位黃富翁這麼有錢,何不學習邵老榜樣,給真正資金緊缺的中國內地窮困地區的學校雪中送炭地給予捐助呢?
讀了這些文章,我的感想是有獨立的、可向政黨、政府、大學等發出警告的安情局和獨立的,能批評、揭露、監督政府、政黨、領袖的傳媒,對於澳洲的安全和民主,應該是件好事!

打開文章繼續閱讀 . . .

英國大選結果意外:懸持議會!

英國大選結果意外:懸持議會!

6月8日星期四的英國大選引起了全世界的注意,而結果令人震驚,或至少說是跌碎了太多人的眼鏡:它沒有產生明顯的贏者,倒使英國下院產生了一個懸持議會(hung parliament),而本來人們是以為保守黨會贏得壓倒性(landslide)的勝利的!
有評論家說,這次大選都是輸家,沒有勝者:保守黨是大輸家,蘇格蘭民族黨(SNP)也是輸家,推動脫歐最賣力而最成功的英國獨立黨(UKIP)竟然全軍覆沒,連一個席位都沒拿到,當然工黨也沒贏。但如果要說有贏家的話,工黨領袖考斌(Jeremy Corbyn)振振有詞地說他是贏家而梅首相(Theresa May)是輸家(loser),因為本來看上去要大敗的工黨反而增加了席位,而他在黨內的地位也得到了加強。
據10日最新消息, 打開文章繼續閱讀 . . .

曼城恐怖屠殺和相關的討論

曼城恐怖屠殺和相關的討論
洪丕柱

上周二上午有事去女兒家,聽她驚恐地說在手機上看到曼徹斯特昨晚發生恐襲,大吃一驚,當時確定已有19人喪生。回家看晚間新聞,死亡增為22人,最小只有8歲,傷者增為116人,其中23名危急,大部分是青少年和兒童!ISIS馬上宣佈對此負責。
這次恐襲以死傷人數來說,是2005年7月7日死52人,傷數百人的倫敦地鐵自殺爆炸案(兩名作案青年也是土生土長的穆斯林,同基地組織有聯繫)以來最大的。 打開文章繼續閱讀 . . .

委內瑞拉亂象:會不會成為另一個敘利亞?

委內瑞拉亂象:會不會成為另一個敘利亞?

洪丕柱

近日我常在關注委內瑞拉危機。從4月1日以來局勢的確在日益惡化,以致美國5月17日在聯合國發出警告:委內瑞拉已處於崩潰邊緣,有可能變成另一個敘利亞或南蘇丹(could turn into another Syria or South Sudan)! 打開文章繼續閱讀 . . .

委內瑞拉亂象:會不會成為另一個敘利亞?
洪丕柱

近日我常在關注委內瑞拉危機。從4月1日以來局勢的確在日益惡化,以致美國5月17日在聯合國發出警告:委內瑞拉已處於崩潰邊緣,有可能變成另一個敘利亞或南蘇丹(could turn into another Syria or South Sudan)! 打開文章繼續閱讀 . . .

法國總統大選:它的震撼意義

法國總統大選:它的震撼意義
洪丕柱

星期天(5月7日)法國即將進行第二輪總統選舉投票。上星期三晚,兩名候選人在電視上進行了一次辯論,1560萬選民觀看了辯論。中間派(Centrist)、親歐盟的候選人、39歲的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在兩小時半的激辯中佔了上風,人氣大增,對觀看電視辯論者進行調查發現,63%的觀眾認為他有說服力,所以目前五個民調顯示他以14%到20%的優勢領先48歲的樂邦(Marine Le Pen)。歐盟的傳媒也認為馬克龍是這次殘酷的辯論的贏家。馬克龍贏得總統大選應無懸念。
第一輪投票的結果是馬克龍24%,樂邦21.3%,她沒有如預期的拔得頭籌。做過法國總理的費勇20%,瑪蘭熊(Melenchon)19.6%,其他两位候選人共11.1%,其中現總統奧朗德的社會黨的候選人只獲6.4%的選票!此後費勇等候選人的支持者大部分會轉投馬克龍,5月3日的民調結果是48%:35%,馬克龍領先,17%的人尚未表態。所以可以說電視辯論是為了爭取尚未表態者。 打開文章繼續閱讀 . . .

特倫普的頭百日

特倫普的頭百日
洪丕柱

上星期六(4月29日)是特倫普入主白宮滿百天的日子。他跑到賓州去了,在那裡用近於大選的形式開了個轟轟烈烈的盛大慶祝會,卻沒去參加在白宮傳統召開的記者招待會。這當然使傳媒非常失望,因為這是從雷根以來的總統第一次沒有參加這種招待會,顯示了特倫普仍同傳媒過不去的決心,因為他不久前在推特上說,不管他在首個百日內有任何成功(很多),傳媒仍然鐵了心要“殺害”他(the media will “kill” him)。 打開文章繼續閱讀 . . .

一名偏要同澳洲價值觀唱對台戲的穆斯林女士

一名偏要同澳洲價值觀唱對台戲的穆斯林女士
洪丕柱

藤博總理發表談話要求移民擁抱澳洲價值觀後才幾天,就在4月25日全國隆重紀念已有一百年歷史的、反映澳洲價值觀的澳紐軍團日和向歷年來為捍衛澳洲的自由民主獻身的烈士們致敬的當天,一名名叫阿卜呆勒-馬結特(Yassmin Abdel-Magied)的26歲的穆斯林女士在她的Facebook上發表了這樣的言論,要把澳洲紀念在歷次戰爭中為國捐軀的烈士的“毋忘先烈”(Lest We Forget)改成“毋忘曼努斯、瑙魯(澳洲設在巴新、瑙魯的難民甄別中心)、敘利亞、巴勒斯坦”(Lest We Forget Manus, Nauru, Syria, Palestine),公然同澳洲價值觀對抗,污衊澳洲政府的離岸甄別難民的政策,污衊澳洲政府反對敘利亞的獨裁者阿薩德和支持以色列打擊巴勒斯坦哈馬斯恐怖組織的立場!
這名阿卜呆勒-馬結特也許人們並不陌生, 打開文章繼續閱讀 . . .

擁抱澳洲價值觀!

擁抱澳洲價值觀!
洪丕柱

近來世界上發生的大事極多,遍佈亞歐南美各洲:朝鮮半島的危機、金三胖試射飛彈失敗和可能進行的第六次核試;土耳其公投讓總統安德温取得獨裁的權力,可能會令該國脫離世俗國家而倒退回伊斯蘭國家,國內反對聲不斷;委內瑞拉危機,生活苦不堪言的人民爆發大規模示威,抗議馬杜拉政府讓經濟陷入崩潰;英國首相梅突然宣佈將在六月份提前大選,說是以便人民決定是否授權她更好地進行脫歐談判,歐盟認為她是一廂情願;法國大選和大選前發生的恐怖分子的襲警案(IS宣稱對此負責),23日全國進行了第一輪投票;還有美國副總統彭斯訪問澳洲,等等。
正在此時,藤博總理在不久前做了移民必須忠於澳洲的講話後突然又做了一系列講話、作出了一系列移民政策的決定,包括取消457簽證,將澳洲工人的就業放在第一位;4月20日更發表了強調澳洲價值觀並要求移民從內心接受並承諾擁抱澳洲價值觀(commit to embracing Australian values)的講話, 打開文章繼續閱讀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