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州又逢大選(下)

昆州又逢大選(下)
洪丕柱

競選進入了第三週。本週對工黨來說突然交了好運,從天上掉下了一顆轟擊LNP和一國黨的炮彈:一國黨聯邦參議員羅伯茨(Malcolm Roberts)因雙重國籍辭職,一國黨將其昆州候選人弗雷澤(Anning Fraser)補上。可是弗雷澤到了參院,剛做完“處女演講”才一小時,就宣佈退出一國黨成為獨立議員。帕拉殊馬上抓住機會拿起這顆炮彈攻擊一國黨和LNP,說這說明誰要是同一國黨合作,他們的議員隨時會退黨,政府就會不穩定!帕拉殊治理無方,玩這種小聰明很厲害,靠它吃飯! 打開文章繼續閱讀 . . .

津巴布韋軍事政變,穆加比遭軟禁

津巴布韋軍事政變,穆加比遭軟禁
洪丕柱

上週三(15日)津巴布韋發生不流血的軍事政變和權力轉移,鐵腕統治津巴布韋37年之久的總統,93高齡的穆加比在首都哈拉雷和第一夫人格蕾絲遭軟禁在家。軍方允許他同鄰國南非聯邦的總統祖馬通電話。通電後祖馬說,穆加比情況良好。
國家復退軍人協會總書記瑪特瑪蕩達(Victor Matemadanda)說穆加比應被解除總統及執政黨Zanu-PF(Zimbabwe African National Union – Patriotic Front津巴布韋非洲全國聯盟-愛國陣線)領袖的職務。瑪特瑪蕩達是軍方和前副總統芒加格瓦(Emmerson Mnangagwa)的盟友,上週穆加比將這位副總統廢了,並威脅要開除一百多名同芒加格瓦有聯繫的官員。75歲的副總統幾十年來一直是穆加比的副手,是最忠於他的人之一。但長期以來,他同穆加比的妻子格蕾絲相處不好。這兩人都在為接替穆加比而做準備, 打開文章繼續閱讀 . . .

昆州又逢大選(中)

昆州又逢大選(中)
洪丕柱

首先要提醒一下這次大選的選舉法由於工黨政府的改動,變成了強制性的意向投票(CVP Compulsory Preference Vote),要將選票上所有空格都填滿,即您的第一選擇(投您支持的黨)和所有其他選擇,按您的意向即喜愛的黨派的次序填寫,但是不能留出空格。LNP曾抱怨這個改變太突然,並未征求過其他黨派的意見或同大家討論過。但現在除了遵守別無選擇。這一來,各黨對欲投其票的支持者的How to vote卡上意向的次序就會改變。我的看法是按您自己選擇次序反映你的政治理念就可,雖然有些黨您可能根本不了解。 打開文章繼續閱讀 . . .

昆州又逢大選(上)

昆州又逢大選(上)
洪丕柱

寫了那麼多國家的大選:澳洲、美、荷、法、德、奧、紐西蘭之後,冷不防聽到州長帕拉殊在10月29日宣佈昆州將於11月25提前舉行大選!競選時間只有短短四周。雖然還不算太意外,因為一段時間以來人們都在猜測昆州會提前大選,究竟什麼時候還不知道,很多人以為要到聖誕、新年之後。一國黨領袖漢森正作為聯邦參院代表在國外訪問,她一回來就對帕拉殊開炮,說她選擇乘她不在時宣佈大選真是懦夫(應是懦婆)。前工黨州長彼蒂也曾表示乘主要政黨領袖不在時宣佈大選的做法不妥。
其實從帕拉殊意外上台後我就不再願意寫昆州大選的評論,因為 打開文章繼續閱讀 . . .

繆勒出手了!後果會如何?

繆勒出手了!後果會如何?
洪丕柱

繆勒(Robert Mueller)何許人也?他是聯邦調查局FBI的第六任主任(Director),今年73歲,比特倫普年齡還大。他從2001年由共和黨前總統小布殊任命此職務起一直做到2013年退休,歷時共12年。一般來說FBI主任任期為十年,他卻被小布殊後2009年就任的民主黨總統奧巴馬繼續留任,直到2013年,然後由科米(James Comey)代替。科米只做了三年多主任,今年被特倫普總統免職。科米和繆勒系同事,兩人關係良好。
今年五月份繆勒再次出山,被司法部任命為調查“通俄門”的特別檢察官(special counsel/prosecutor),領導一個團隊對所謂的俄國政府干擾去年美國的總統大選進行調查。 打開文章繼續閱讀 . . .

咖啡引起的回憶

咖啡引起的回憶
洪丕柱

一晃眼,在澳洲生活已經快三十年了。這三十年中我明顯感到咖啡在澳洲已遠超茶而成為第一飲料,雖然我們仍然習慣將上下午休息稱為茶休(tea break);但三十年前我在澳洲喝第一杯咖啡時,就明顯感到它已經是澳洲的大眾飲料了,而這第一杯咖啡是我終生難忘的,因為它喚起了剛到澳洲的我對咖啡的回憶。而那時國人喝咖啡的還很少,將它看成高檔的、不太適合喜歡喝綠茶的中國人喝的飲料;直到我退休前,我接待的中國代表團中,還有不少人不會喝咖啡,甚至拿了調牛奶和糖的小匙,從咖啡杯裡舀起咖啡,送進嘴裡喝,叫負責招待他們的我哭笑不得。
我是先從中國飛到悉尼的,在那裡同兩位先到澳洲的上海老鄉會合,在國王十字街的一套舊公寓裡和擠在一間房內、睡在地板上的撿來的床墊上的八名中國學生同住了兩晚, 打開文章繼續閱讀 . . .

紐西蘭總理終於產生,新政府好景能有多久?

紐西蘭總理終於產生,新政府好景能有多久?
洪丕柱

據10月20日紐西蘭報道,在9月23日的大選選出一個“懸掛議會”(工黨46席36.9%,綠黨8席6.3%,國家黨56席44.4%,紐西蘭第一黨9席7.2%)四星期後,工黨領袖嘉幸妲⦁阿爾登(Jacinda Ardern)突然登上了總理寶座,成為紐國第三名女總理和160年以來最年輕的總理,結束了國家黨近十年的統治。
像她那樣享有如星塵灑落頭頂突然升任(stardust-scattered rise)總理的好運,是大多數政治家們不敢夢想的。四星期前她還穿著工作褲在家油漆圍籬, 打開文章繼續閱讀 . . .

奧地利大選:政治右轉,選出全世界最年輕的俊男國家領導人

奧地利大選:政治右轉,選出全世界最年輕的俊男國家領導人
洪丕柱

維也納消息,10月15日,有640萬選民參加投票的奧地利議會大選(上屆大選為2013年)結束,31歲的庫爾茲(Sebastian Kurz)領導的人民黨(People’s Party – OVP,政治上中右)獲勝,取得最高的得票率(31.4%),獲61席(是最大的贏家,增14席),成為奧國第一大黨,黨領袖本人就成為奧地利Chancellor(即總理,同德國一樣稱呼)。他同時成了 打開文章繼續閱讀 . . .

從“仲春節”談起

從“仲春節”談起
洪丕柱

收到墨尔本的一位很出名的文友發來的一封伊妹兒,附寄了幾幅非常美麗的金色的秋天的照片,伊妹兒的原文很簡單:
        諸位十月是澳洲的仲春,因此這輯美麗的金色秋景是其他國家地區的。
        但定居澳洲的華裔們,卻興高彩烈的在春季裏過著「中秋節」?實在是「身在曹營心在漢」呢?末能面對居留地的時序,又如何高
唱「融入主流社會」呢?

看了這個伊妹兒,我頗有同感,未經仔細思考,也在昆華作協的群裡,針對各位作家和詩人的眾多詠“中秋”感懷一類的佳作和相互間的“中秋節問候” 打開文章繼續閱讀 . . .

馬克⦁萊頓訪談錄

馬克⦁萊頓訪談錄
洪丕柱

10月4日,正好在瀏覽晨間新聞時看到並聽了7 News在晨間秀(Morning Show)節目中採訪了前工黨領袖馬克⦁萊頓。我對這個採訪聽得津津有味,覺得這真是一個非常難得的精彩的採訪,故此按自己所記下來的,寫下來同讀者們分享。
萊頓以敢言著稱,我覺在今天,這樣敢說真話的,一度是政界聞人的人真的不多了。
在2004年的大選中,當時作為反對黨工黨領袖的萊頓(已故工黨總理惠特拉姆曾是他的政治上的導師),給人的印象是粗魯,我沒有看好他。在大選中最著名的一個鏡頭是他去某電台做競選講話, 打開文章繼續閱讀 . . .